商鞅是怎么死的:商鞅被杀之后又施以车裂

《资治通鉴》是史书,跟电视剧《大秦帝国》不一样,影视剧里的商鞅是让人爱戴和痛惜的,史书中记载的商鞅却不一样。

商鞅通过十几年的变法,使秦国变成了当时天下最强的国度,这是秦国最后统一天下的政治经济基础。这一点,几乎没有异议,但是商鞅这个人,却额外有些事需要单独说说。

变法之后,商鞅亲率秦新军在河西之地大败魏国(《资治通鉴》里是骗了公子卬而胜的)之后,他获得了秦孝公封给他的土地,这是秦孝公当时招贤令上承诺过的。

秦封卫鞅商於十五邑。号曰商君。

401a0004bc77ce8525f4.jpg

其实当商鞅接受招贤令来到秦国,他的悲剧命运就已经注定了,我们试想,国君答应跟你分享国家,你就真的接下来了。那么,国君之下的那个政治利益集团认可吗?这个时候,卫鞅或者说公孙鞅,才真正成为商鞅,时人称为商君,国有二君,怎么好?

商鞅的变法是以商鞅的铁血手段实现的,也就只有商鞅的铁血手段才有可能实现变法的成功。

初,商君相秦,用法严酷,尝临渭论囚,渭水尽赤。为相十年,人多怨之。

商鞅到了秦国担任丞相的职位(最初的左庶子,后来的大良造只不过是称呼上的差别罢了,他所行使的是国君支持下的丞相之权),他制订法律极为严酷,不但如此,他还曾亲临渭河处决犯人,血流得河水都变红了。

杀人杀得河流都变色,这种变革有多么毅然决然,可想而知。有一天,商鞅的朋友赵良来看他,商鞅问赵良,我跟百里奚(秦穆公时的宰相)相比如何?赵良说,你不杀我,我才敢说给你听,商鞅答应了他,于是赵良说:

“五大夫,荆之鄙人也,穆公举之牛口之下而加之百姓之上,秦国莫敢望焉。相秦六七年而东伐郑,三置晋君,一救荆祸。其为相也,劳不坐乘,暑不张盖。行于国中,不从车乘,不操干戈。五大夫死,秦国男女流涕,童子不歌谣,舂者不相杵。今君之见也,因嬖人景监以为主;其从政也,凌轹公族,残伤百姓。公子虔杜门不出已八年矣。君又杀祝欢而黥公孙贾。《诗》曰:‘得人者兴,失人者崩。’此数者,非所以得人也。君之出也,后车载甲,多力而骈胁者为骖乘,持矛而操戟者旁车而趋。此一物不具,君固不出。《书》曰:‘恃德者昌,恃力者亡。’此数者,非恃德也。君之危若朝露,而尚贪商於之富,宠秦国之政,畜百姓之怨。秦王一旦捐宾客而不立朝,秦国之所以收君者岂其微哉!”

赵良说:“五大夫(百里奚),本来是楚国的一个乡野之人,秦穆公把他从卑贱的养牛郎,提拔到万民之上、无人可及的崇高职位。(这种经历,略微相似于商鞅,只不过,商鞅并没有屈辱的童年和少年,他是贵族出身)他在秦国做国相六七年,向东讨伐了郑国,三次为晋国扶立国君(政治影响力),一次拯救楚国于危难之中。他做国相,劳累了也不乘车,炎热的夏天也不打起伞盖(日常行事作风)。他在国中视察,从没有众多车马随从前拥后呼,也不舞刀弄剑咄咄逼人。五大夫死的时候,秦国的男女老少都痛哭流涕,连儿童也不再唱歌谣,舂米的人也不再唱舂杵的谣曲,以遵守丧礼(死后国人的表现)。现在再来看您。您起初以结交主上的宠幸心腹景监(这一点,赵良说的不完全正确,不管什么进身之途,商鞅是响应招贤令而来)为进身之途,待到掌权执政,就凌辱践踏贵族大家,残害百姓。弄得公子虔被迫杜门不出已经有八年之久(因为鼻子被割了,并且被罢免了职务,我们来想想,一个本来有可能当上国君的人,当前国君的哥哥,军机重臣,被另一个大臣割了鼻子,又无处说理)。您又杀死祝欢,给公孙贾以刺面的刑罚。《诗经》中说:‘得人心者兴旺,失人心者灭亡。’上述几件事,可算不上是得人心。您的出行,后面尾随大批车辆甲士,孔武有力的侍卫在身边护卫,持矛挥戟的武士在车旁疾驰。这些保卫措施缺了一样,您就绝不出行。《尚书》中说:‘倚仗仁德者昌盛,凭借暴力者灭亡。’上述的几件事,可算不上是以德服人。您的危险处境正像早晨的露水,没有多少时间了,却还贪恋商於地方的富庶收入(十五个县呢,地不少,人口也不少),在秦国独断专行,积蓄下百姓的怨恨。一旦秦王有个三长两短,秦国用来逮捕您的罪名还会少吗?”赵良的苦口婆心是有道理的,杀了那么多人,河水都染红了,连国君的哥哥也被你割了鼻子,暴政是不得人心的,现在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杀了你,你却还在这里享受商地的富贵,如果现在的国君死了,看你怎么办?

商鞅不听,他正直的如法律条文。国君答应我的封地,法令规定的收入,而且也确实是我制定的变法政策使秦国强盛起来了,我的富贵是我自己挣来的。当然,这是商鞅自己的看法,赵良做的假设,只过去了五个月就变成了现实。

五个月之后,秦孝公病死。

秦孝公薨,子惠文王立。公子虔之徒告商君欲反,发吏捕之。商君亡之魏;魏人不受,复内之秦。商君乃与其徒之商於,发兵北击郑。秦人攻商君,杀之,车裂以徇,尽灭其家。

4020000201af9d8a0297.jpg

秦国秦孝公去世,他的儿子即位为秦惠文王(看,老爸在世的时候是公,到了秦惠文王时却称王了,秦国确实强大了。)。因公子虔(就是鼻子被割的那位)的门下人指控商君要谋反(我们上一篇说过,要扳倒一个名臣,有个办法百试试百灵,就是说他造反),于是,惠文王便派官吏前去捕捉他。商鞅急忙逃往魏国(邻国),魏国人拒不接纳(商鞅也是个糊涂蛋,魏国怎么可能接纳你,他们恨不得撕吃了你),还把他送回到秦国。商君只好与他的门徒来到封地商於,起兵向北攻打郑。秦国军队向商君进攻,将他斩杀,车裂分尸,全家老小也被杀光。以上这是《资治通鉴》里的原话,商鞅被逼之后,还是真的带兵攻打郑国了,并不是完全任人宰割的,只是他没有打得过他一手造就的秦新军,被抓住后,缓都没缓,马上被车裂(所谓车裂,就是把人的头和四肢分别绑在五辆车上,套上马匹,分别向不同的方向拉,这样把人的身体硬撕裂为几块,所以名为车裂。有时,执行这种刑罚时不用车,而直接用五条牛或马来拉,所以车裂俗称五牛分尸或五马分尸。要把人的头跟四肢砍下来都得花不少力气,更何况是用拉扯的。而受刑人身受的苦处更可想而知。真到撕开的时候,恐怕受刑人已经不会觉得痛苦了,痛苦可能是那个正在拉扯的时候,但依历史,商鞅是被杀之后又施以车裂的)了,全家老小不论年龄,全部杀死(电视剧《大秦帝国》里,商鞅和白雪是有一个儿子的,但历史上并无其人)。

以上《资治通鉴》里的记载,与《史记.商君列传》里的记载大致相仿,司马光用的史料也大都是司马迁提供的,只是赵良跟商鞅讨论一节,司马迁记得更为详尽,与本文内容无关,我们按下不表。

商鞅的死是注定的,在旧时变法而不被旧的既得利益人报复是不可能的。商鞅死是政治斗争的必然结果,而秦惠文王坚持商鞅的制定的政策不变(秦惠文王自小被放逐,是吃过大苦的人,也是亲眼见过商鞅变法对国家的好处的人,所以,他杀了商鞅,却依然坚持法令的实行,算得上是个明君),保持了秦国的日益强大。

>>>>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