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子美穗脱裙子:超完美计划

我们一行人去西北旅游。

我们的假期有限,财力也有限,但偏又贪婪,想尽可能多地玩。这就需要有个很好的计划。幸好我们中有一位是导游出身,他在出发前两个月就拿出了周密详尽的计划,之后五日一大修,两日一小改,等到终于出发时,沿线大小景点、车船班次、公里数以及民风民俗、餐厅旅社、土特产品他几乎能倒背如流。

一路上我们照计划行进,环环紧凑丝丝入扣,在那片从未介入过的土地上竟然如鱼得水。当然,这得归功于那个完美的计划。

然而一切均在预期之中,又让我们觉得有缺陷。尤其是受沿途壮悍、辽远而神秘的景象的蛊惑后,我们开始不满足于按部就班,恶作剧地试图破坏原有计划,但我们终于发现那计划根本没法破坏,它实在是太完美了!

进入新疆境内,我们按计划包了一辆车,我们从吐鲁番出发,过托克逊、过库尔勒、过轮台、过库车、过阿克苏,我们去喀什。

没想到那一带遭遇大水,好好的公路被冲成一截一截。从来都是如此稀缺如此宝贵的水在戈壁上漫无边际地流淌。我们不得不一再绕道而行,红色的车在红色的土路上摇摇晃晃扬起红色的尘埃,像大海里一条飘零的小船。

天渐黑了,我们中有一人发病,预定到达的城市还遥在数百里之外。路边孤零零地出现一家小店,放着不堪入目的影碟,卖着极其可疑的吃食。我们必须考虑何去何从。

——难道只能在这儿住下吗?——前方可有稍安全些的宿营地?

——不,我们必须按计划赶到预定城市。

最后说话的,仍然是超完美计划的制定者。

这时,我们中间有一位提了个建议:往回走不远,岔道几十里,好像有个小县城,何不去那里?

真的?有吗?大家都看着我们的权威——计划制定者。他却摇摇头。

那晚,我们终于找到了小县城,病人得以治疗,队伍得以休整。次日顺利到达喀什。

尽管我们仍以为那计划完美无缺,举杯庆贺时,他却不好意思地说:可是对于计划外的东西,我真的一无所知。

>>>>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