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罪过

“哈利,”戈帕尔说,“你能教我学游泳吗?”

“当然可以!”哈利爽快地回答道。

“再有几天就是暑假了,那你就在假期教我吧。”于是,两个小伙子就这样说定了。

戈帕尔花了一个星期学习 游泳基础。他很乐意跟哈利学习 游泳。过了几天之后,他告诉哈利,他不想老在浅水里游了。“我想到水深的河段去游,我还想学学怎样潜泳。”“戈帕尔,”哈利警告道,“要那样,你得学会怎样换气,你会吗?”

“只要你教给我怎么换气,我一定行的。到现在,我不是一直是个好学生吗?”

“没错。你学得很好。没什么可怕的,潜泳的方法和在水面上游泳完全一样,惟一不同的是要学会憋气!”

“没问题。”戈帕尔回答道。“一、二、三——开始!”于是,两人同时潜入水中。就在这时,一堵高高的水墙沿河急冲而下。戈帕尔顿时从哈利的视线中消失。面对凶猛可怕的水流,哈利用尽全力,奋力游到岸边。爬上河岸,他浑身颤抖地站在那里,眼睛绝望地在波涛汹涌的水中搜寻着戈帕尔。突然,他想起最近收音机里播放过的一条消息:为了保证希拉库德水库的安全,水库将随时开闸放水。他突然吓得不能动弹。眼睛盯着打漩的水流,他想起了奶奶说过的一句话:“即使你意外地导致某人死亡,也等于你把他杀害。”哈利吓得慌忙跑向火车站,跳上一辆刚刚启动的火车。他想逃脱干系。上车不久,疲倦的哈利就打起了瞌睡。

火车停下时已是深夜。邻座把哈利推醒,因为他在睡梦中老在喊叫。“怎么回事,孩子?你喊叫什么?”身边的邻座问他。“你有什么东西吃吗?你已经睡了五个多小时了。”

“我实在太饿了,先生。”哈利含着泪说。邻座给了他几块烤饼和几个土豆。哈利在众目睽睽之下狼吞虎咽地把食物吃光。看着邻座对其身份疑惑的目光,哈利说:“为了每天能吃上两顿饱饭,先生,我正在到处寻找工作。”

“我经营一家饭店,你愿意到我那里去工作吗?”邻座主动问道。

“当然愿意,先生!”哈利巴不得地回答道。哈利工作的地方是一家很大的海边饭店。这里除了卖饭,也卖酒水。他白天睡觉晚上工作,因为饭店一直营业到凌晨两三点钟才关门。

哈利和戈帕尔是好朋友,他从不想有什么不测发生在戈帕尔身上。但在命运之神的手中,人们都是玩偶 。他自己经常这样想。有时,他劝导自己是否该向戈帕尔的父亲彻底坦白自己的罪过。

半个月很快过去,一切平安无事。可要是有人认出他来怎么办?要是他被捕并证明有罪怎么办?想到这些可能。他恐惧不已,吃不香寝不安。睡梦中,他甚至梦见警察残忍地打他。其中一个警察手里拿着棍棒向他走来,准备把他的眼睛弄瞎……哈利惊叫着一下从床 上坐了起来,他浑身出虚汗,受惊地四下看了看。

他的心慢慢从惊恐中平静下来之后,才再次躺下。

像这样的噩梦哈利做了很多。

他在极度折磨中深感内疚和痛苦。

在这里待了近两个月,哈利再也待不住了。他向老板提出要回家看看。

于是,哈利登上开往家乡的火车。他决定到家之后什么也不做,先把戈帕尔的命运搞清楚。

下车后,他擦了擦脸上和手上的灰尘,并在头上缠了块头巾,便急忙朝戈帕尔家走去。到达朋友家时,天色已黑。他在门前停下,只见戈帕尔家客厅里的灯光亮着。哈利透过窗子,看到戈帕尔正坐在客厅里与他的爸爸聊天。哈利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怕自己看错了。于是他用手揉了揉眼睛,晃了晃脑袋。再次仔细看了看。没错!就是戈帕尔。戈帕尔身后的墙上,挂着一幅用花环装饰的男孩巨幅画像。哈利仔细地盯着画像看了很长时间。最后他发现。画像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