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领导好紧好爽|邻居的艳妇爽翻天

QQ截图20200731173318.png

我的大脑一片混乱,不想再想这些烦人的事情。我在桌上趴了一天,今晚还不知道那份工作怎么样呢。

“林峰喝点东西吧,我看你趴了一天了,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啊?”

我缓缓睁开眼睛坐起身,诗笑笑手里拿着一杯奶茶递给了我,“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忙的,就尽快告诉我,能帮的一定会帮你的。”

诗笑笑眼中充满了同情,与我视线相交,却急忙避开不再看我。

“谢谢……我自己能解决。”我拿过奶茶喝了一口,肚子里确实有饿了,睡了一上午也到吃饭的时间了。

“去吃点东西吧,要不要一起去?”

“嗯,好啊……正好今天张伟有事,不能陪我一起吃饭。”这是我和笑笑第二次一起吃饭,第一次是刚刚交往的时候,第二次是分手的时候。

敢问哪个女子能跟着一个自身三餐温饱都没有着落的人,所以她选择离开了我,和张伟那个富家公子走在了一起。

不过这是她的选择,我也很赞同,她跟着我会吃很多苦,我也于心不忍,长痛不如短痛,权衡之下还不如分开,也算是一个完美的结局。

我和诗笑笑来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面馆,点了两碗牛肉面。一时间却觉得有些尴尬,从交往到分手,每次都是在这家面馆,不知道是不是蕴含着某种寓意。

“你怎么不吃了?”诗笑笑脸色很差,吃了两口便不吃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诗笑笑拿过饮料喝了一口,柔声说:“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你选择是对的,良禽择木而栖。”

我不想刺痛自己内心的伤疤,也不想让诗笑笑难过,说是分手其实只是所谓的借口罢了。

“我也不想的,我想要的是那种不一样的生活,可是这种生活你给不了。”

“你不用和我说这么多,我心里明白。”如果是我的话也会选择吃美味佳肴,不会选择吃牛肉面,更何况张伟嘴上不饶人,但是对诗笑笑却很好。

诗笑笑脸色有些犹豫,冲我问到:“林峰你和林老师真的是姐弟?”

上次在夏家餐馆那一幕让在场的同学都为之惊讶不已,我这个当事人都有些诧异,何况他们这些旁观者呢。

“这个……”

“林小弟,你在这啊,我找了你半天了。”林澜从后面走了过来,不知道是不是一直跟着我们俩个走进了餐馆,然后坐在后面偷听我们谈话。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说到她她就来了。

“林……林老师。”诗笑笑站起身冲林澜打了声招呼,接着冲我说道:“你们先聊吧,我吃饱了先回去了。”

林澜点了点头坐到了椅子上,伸出手指在我的鼻子上刮了一下,“你没事吧,身上还疼吗?”

“不疼了……”

“我心疼……你怎么这么傻啊,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林澜撅着嘴,一脸心疼的样子柔声说,“下次你可不许这样了。”

“你的老板?我都让你搞得迷糊了,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男的是谁?!”既然她提起了这件事情,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任何事情都有解决的办法。

“其实我不叫林澜,我叫苏澜!”

“我有点搞不懂了,你的那俩个父母是怎么回事?!”

“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只是担心我所以才来市里看我,这没有什么奇怪的。”

苏澜要了一杯果汁,喝了一口缓缓说;“至于那个男的其实是我的男朋友,只不过关系有些不正常而已。”

“你救我的那天是我陪客人喝酒的时候,被他们下了迷药,幸好有你出现,我才逃过了一劫。”

“你和我说这些,我也帮不了你,你为什么不报警?!”

“如果我报警,我家人的安危都会受到危险。”

我彻底弄明白了,自己竟然被无端卷入了进去,意外救了这个美艳的女人。

而且这个女人竟然是被人包养了,可惜啊这么漂亮竟然被猪拱了!

“好了,我的事情也说过了,不过你真的很好,我倒是真希望有你这样一个弟弟,以后对着外人我们还是以姐弟相称。”

说出这些事情,苏澜的气色好了很多,如释重负一般肩上明显轻松了很多。

“原来我就是那只替罪羊,你们联起手来给我来个仙人跳,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

“你生气了?”

“我哪敢啊!”我撇下了这一句话,起身便走出了餐馆。

我就觉得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主动有美女送上门,而我却犯贱硬是往前凑。

我买了一些水果和午饭,坐车去了医院,这几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来医院看望母亲了。

我走进了医院,坐着电梯到了住院部。此时正赶上中午吃饭的时间,我走进了其中一间病房,老妈正坐在床上看着书。

“妈!我来了……您最近好些了吗?”我走到了床前,老妈放下了手中的书,“我买了您最爱吃的瘦肉粥,快趁热吃了吧。”

“没事,最近好了不少……”老妈心疼的看了看我:“小峰,你最近瘦了很多,是不是学业太累了?”

我拉过椅子坐了下来,拿起一个苹果和水果刀,“没什么累不累的,最近新找了一个工作,今晚去看看,那老板很赏识我,所以工资也很高,这样我就可以有钱给您治病了。”

“妈这病已经很多年了,你也不要太拼命挣钱了,你看你瘦了很多妈很心疼。”

“三号病床的病人,您的药费还没有交,去交费处补交一下吧。”这时一名女护士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些药物走了过来,“你母亲的病情好了很多,但是需要调理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麻烦你了……”我起身走出了病房,来到了缴费处,把药费补交了一些,随后等老妈吃完了午饭,我就离开了。

除了医院之后,我还刚走出没几步,就看到两个身穿皮衣的男子拦住了我,我一眼就认出来他们,他们俩个就是昨晚在苏澜家里揍我的那俩个人。

“小子,时间差不多了,跟我们去见老板吧!”俩人随即便押着我上了一辆轿车。车子行驶到一家夜总会门前停了下来,俩人叫我下了车。

我抬头看了一眼,这家夜总会名叫“醉色缘夜总会”

“夜色撩人,醉生梦死!”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还醉生梦死无非是行尸走肉的意思。

“看什么看,还不快进去!”我随着这俩个人走进了夜总会,夜场内花红酒绿,一进去就听到劲爆的音乐声震的我弱小的心脏都扑通扑通狂跳不止。

在前面的舞池里,一些打扮妖艳的女子,正舞动着性感的身姿,勾引着对面蠢蠢欲动的男子。

我被带到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内,昨天那个男子正坐在一张木质的办公桌前。

“你小子胆子还挺大,竟然没有逃跑,真的过来了。”

“我怎么能不来呢,有钱不赚王八蛋嘛。”

“老板……你让我做什么?”我急忙陪着笑脸,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先顺着他的意思。

男子点燃了一只雪茄,接着说:“我这里的客人非富即贵,客人都很重要,你的工作就是陪他们喝酒解闷。”

“把她们哄得开心,你的工作就完成了。”

“这种工作我没做过,有没有简单点的工作?”这不是让我做公关鸭子嘛,我有些犹豫沉默半天没有吱声。

男子冷笑着说:“我不管你和那个贱人是什么关系,既然你签了契约就要为我做事,不然就还钱!”

“还钱?还什么钱……我从没有管你借过钱啊。”

男子伸手拿起桌上的契约,走了过来阴声说:“你自己看看吧,睡了我的女人,就值这个价钱!”

“我还没有睡你就进来了,我算是彻底进了套。”那张契约合同上确实写了,可是昨天我真的没有看到这一条,这混蛋竟然改契约!

这个老混蛋,真是够阴险的,摆明了阴我。

“行了,去带他领套工作服,打扮的帅一点,可别把我的客人吓跑了。”两个男子把我带到了库房让我换了一身衣服,白色的高领衬衫,下身是一条紧身的皮裤 ,最可恨的是在脖子上戴着狗链一样的装扮。

“小飞你过来,这是老板新招来的男公关。”皮衣男子叫来了一个身着和我同样装束的小伙子,那小伙面色清秀,脸上的皮肤比起女人还要白。

“知道了虎哥,这小子就交给我吧。”

以后你就跟着小飞,他是这里的公关领班。”让我跟着一个人妖,这人一开口就发出嗲声嗲气的声音,听的我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林峰……”小飞竖起了兰花指,把我带到了一间屋子里,那屋子里有五六个同样穿着打扮的小伙子。

“姐妹们,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新来的姐妹。”

姐妹?我听的有些心里忐忑不安,这个领班小飞,总感觉像是没有净身的太监,尤其是他那富有磁性的嗓音,足可以摄人魂魄了。

“你好,我叫暧暧……”

“我叫鑫鑫……”

几个人依次介绍了一下,我真的担心之后和他们一起工作,我会不会也变成这样。

“好了姐妹们,你们去忙吧。”几个人走了出去,小飞倒了杯水递给了我。

“小峰啊,你既然在这里做,就要懂得这里的规矩。”

“来这里潇洒的人,都是一些富婆,只要我们把她们伺候好了,她们就会重重有赏。”

我笑着说:“那……那以后全仰仗小飞哥照顾了。”

“这个好说,你以后机灵点就行了。”我和小飞走出了房间,来到了大堂,此时刚好有几个富婆从外面走了进来,点了一些酒水果盘坐到了一张台桌旁。

“你跟我过来,看我怎么做的。”小飞扭动着屁股,走到了台桌前,声音嗲声嗲气地说,“几位姐姐,要不要叫一些帅哥来陪陪你们呢?”

“你们这里有什么货色,我们要最好的。”其中一个脖子上戴着金链嘴上叼着香烟的富婆,瞟了小飞一眼说:“只要让我的这几个姐妹开心,姐姐有的是钱!”

小飞竖起了兰花指,冲我说:“小峰快过来,招呼几位姐姐。”

我急忙走了过去,一时有些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小子长得一般,连话也不会说,难不成是一个哑巴?!”

“几位姐姐这是新来的,头一天上班,几位别见怪啊。”

“哦?快坐我这边来,我们深入交流一下!”说话的是一个体态丰满,双手带满金戒指的女人,女人眼睛只勾勾的盯着我,口水都从嘴角流了出来。

我咽了口唾沫,感觉双腿像是灌了铅似的,挪动着步子走上前。这俩只老母猪,我看到就想吐。

“这个我要了,今晚他陪我出去。”一句声音悦耳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我撇过头只见一个身着黑色皮衣皮裤的女人。

女人披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年纪也就二十七八岁左右,身材和苏澜差不多,尤其是身上的气场,整个一个女王范。

“这些够不够?”

女子伸手从兜里掏出了一沓钞票拍在了桌上。

小飞看到那一沓钞票,顿时双眼泛着金光,急忙伸手拿起了钞票,“那小峰你就陪着这位姐姐吧。”

我连忙点头,与其陪着这几个肥婆,不如陪这个冷艳女王。不过这样一个美女竟然会来这种地方,难道是年纪轻轻就死了丈夫,变成了寡妇?

女人拉着我的胳膊走出了夜总会,伸手打开了车门。

“还不上车,我可是给了钱的。”

我犹豫了一下,走上了车说道;“你要带我去哪啊?”

“当然是去酒店了,不然你以为还能去哪?”女子缓缓发动起了车子,带我到了一家星级酒店。

我和女子走下了车,径直走进了酒店。女子走到吧台,伸手从兜里拿出了一张金卡递给了前台的服务员。

“给我开一间房!”我来随着服务人员走进了电梯,坐着电梯上了楼。

“你是新来的吧?”

“嗯,今天第一天开工。”我看她跟那些女人不一样感觉这个女人不一般,不像是专门去那种场所找乐子的。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带你来这里。”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们这种人都是寂寞难耐,喜欢找男人帅哥,男人就喜欢找小姐漂亮的小姑娘。”

“你这张嘴可真能说。”女人脸上显出妩媚的神色,随即脸色一变冷声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为了找乐子的嘛?”

“我是警察!”女人伸手掏出了一个证件拍在了桌上,那上面清楚的写着“警署司凌菡”,我微微一愣,不过并没有感到有多么惊讶。

“你好像一点也不害怕。”

我无奈地说;“我害怕什么,我又没有犯法。”

“我已经在那里勘察了一段日子了,一直在搜集吴江雄的犯罪证据。”

“吴江雄?你是说那个夜总会的老板?”弄半天她是一位美女警察,还好我刚才没有轻举妄动,不然可就吃亏了。

凌菡又继续说到:“不过现在还没有眉目,所以我想让你做卧底。”

“噗……”我一口可乐喷了出来,猛咳嗽了两声,“你说啥?!”

“我是说让你做卧底,帮我搜集他的犯罪证据,这样我就可以抓住他,还你自由身,你也不想一直这样下去吧?”

“你给我时间想想吧。”我又不是傻子,让我做这种事情,到时候成功了你升职,我有啥好处?搞不好被发现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儿呢。

“那好吧,你今晚就住在这里,明天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回去继续上班,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凌菡留下了一张名片,随便放下了五千块钱。

想不到第一天开工就遇到了这种事情,也幸好遇到的是警察,不然我还合计会被哪个客人带出去,把我蹂躏一翻呢。

我索性就在酒店住了一宿,第二天便去了学校。

“林峰!你跟我过来一趟,我有话和你说!”我前脚刚走进教室,就听到苏澜叫了我一声

苏澜拿着教科书走了过来,伸手拉着我的胳膊走出了教学楼,来到了学校的花园里。

“你昨天去哪了,我去夜总会怎么没有见到你?”

我也有些故意的说到:“昨晚有个富家女把我带去了酒店,我在酒店住了一宿。”

“你……”苏澜的脸色一下子就不正常起来,眼睛里也有了一层雾气。

“对不起,我故意骗你的,不要生我气好吗?”看她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心一下就软了。

苏澜一下就抱住了我,笑逐颜开,轻轻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坏笑地说,“昨晚有没有受欺负,屁股有没有被打肿啊?!”

“为什么屁股要肿?!”

“讨厌……因为那些女人其实和男人一样嘛,男人女人没有分别,都喜欢刺激!”

我叹了口气,“那你在那里是做什么,可别告诉我也有女人找你陪?!”

“我是酒托,负责陪着一些喝花酒的男人,上次就是那个男的在我酒杯里下了药。”

“现在我们俩个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你可以告诉我那个男的是谁了吧?”

苏澜犹豫了一下,沉声说:“他叫吴江雄,是那家夜总会的老板,而且他的势力很大,黑白两道都有关系的。”

“那你怎么会成为他的女朋友,你们俩个关系有些复杂啊。”

“他之前确实追求过我,但是我么的,后来我父亲生意上出了一些事情,需要一大笔钱周转,我只好找他借钱。”

“我也就答应和他交往了,其实我只不过是被他包养了而已,但是我一直没有和他睡过觉,他在这一点很尊重我。”

苏澜说到这里脸色有些伤心,有些难以说出口:“为了还他的钱,我也只能帮他做事,卖酒来把钱还给他。”

“说的像电影似的,谁知道是真是假!”不是我不相信苏澜的话,但是从一个女朋友发展成下属,夜总会的头牌,这要经历什么样的转变才会这样。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你只要玩明白这里面的事情,工作也就好干了!”

我有些疑惑地问:“这里面还有什么事,不就是陪一陪女客人吗,指着她们给的小费混口饭吃!”

苏澜伸出玉指掐着我的脸蛋,撅着嘴说:“你不知道阿飞吗,那阿飞可是头牌,混的相当不错,所以不到三年就当了领班。”

“他就是靠着拍客人马屁,轰动客人开心,所以就顺风顺水,很快就当上了领班!”苏澜这几句话倒是让我灵光乍现,脑袋里一道闪电仿佛把我奇经八脉都打通了。

“好了,我该去上课了,你也回教室吧,晚上要不要一起吃个饭,我们一起去夜总会?”

“晚上放学再说吧!”

我回到了教室,依旧是趴在桌上睡觉,这下晚上要陪客人喝酒,需要养足精力才行。

看来我真要好好考虑一下凌警官的建议,这样不仅可以把我自己解脱,也可以让苏澜离开那种烟花之地。

……

傍晚,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路边的霓虹灯略显得凄凉。

我坐车来到了醉色缘夜总会,特意去附近的药房买了点醒酒药。此时才刚刚开业,一些服务人员正在整理着桌椅。

“林峰你过来!”

“知道了虎哥!”我跟着虎哥走进了一间包房,虎哥坐到了沙发上,随手点燃了一支烟,“坐吧……”

我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有些警惕地问:“虎哥,你找我什么事?”

虎哥深吸了一口烟沉声说:“你昨晚和别人出盅了,怎么样还习惯吗?”

“还好,只是没有经验而已!”

“嗯,慢慢习惯就好了,你就用你的能力,想办法让那些女人掏钱,赚的还多!”“虎哥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请笑纳!”我眼珠一转急忙掏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两千块钱小费,昨天凌警官给了我五千块钱,拿出了两千递给了虎哥。

虎哥瞥了一眼,伸手拿过钱看了看,“嗯,不错,你小子挺机灵的,好好干会有前途的!”

“虎哥……我把龙龙带来了!”

“嗯,让他进来吧!”两个小弟拉着一个穿着暴露的男子走了进来,那男子面相清秀,白嫩的脸蛋上涂抹着淡妆,耳朵上也戴着耳环。

虎哥缓缓吐出一口烟沉声说;“龙龙你在我这里做了多久了?”

“已经……已经五年了,虎哥我知道错了,您就放过我这一次吧!”龙龙脸上显出惊恐的神情,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你既然知道竟然还敢吃里扒外,你也算是老人了,难道不懂得这里的规矩?”虎哥眯着眼睛,眼中闪过了一丝寒意。

“虎哥我下次不敢了,您就饶过我这一回吧!”

虎哥脸色一变,怒声喝道;“饶了你我怎么向其他的兄弟交代,这里的规矩你不是不懂。”

“啊……”虎哥用手中的烟头狠狠的摁在了龙龙的脸上,龙龙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半张脸都被烫的红肿了。

“来人……把他那只手给我废了!”两名小弟一个伸手摁着龙龙的胳膊,另一个小弟伸手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砍刀。

“虎哥……不要啊,我还有老母亲要养活呢!”

“滚!”

“不要啊……”

“噗……”一道寒光闪过,手起刀落,刀子落在了龙龙的左手上,鲜血如泉喷溅了出来,染红了身上的白衬衫。

龙龙脸色惨白,蜷缩在地上,身体开始抽搐了几下,便晕死了过去。

“把他给我扔进海里喂鱼,叫人把这里清理一下,准备开工!”我愣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这些人心狠手辣,残忍血腥,有着自己的一套法则!

要想在这里身先立足,必须要懂得这里的规矩,才有活命的机会。

“小峰,去换衣服,准备开工吧!”我回过神急忙跑出了包房,来到了更衣室,换好了衣服,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小飞和两个同事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小峰,昨晚怎么样啊?”小飞递给了我一支烟,掏出火机为我点燃了烟卷。

“你的命真不错,那个女的几乎每天都来,这里的姐妹她都看不上,你才来第一天她就带你出去了。”

“是啊,我一直把她当做我的女神呢,可惜她却看不上我。”鑫鑫一脸惋惜的样子,脱下身上的衣服,露出了如同苗条一样瘦小枯干的身材。

“我把身体练得这么强壮,她竟然一眼也不看我。”

>>>>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