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上朝屁股夹玉势:毛笔进花唇惩罚H

虽然刘宝还是童男身,不过他也知道村长此刻在家里在干什么呢。嘿嘿笑了一声,刘宝心想你个孙贵生收了钱不办事儿,那我也让你办不成事儿。

想到这里刘宝就使劲踹门,一边踹一边还大叫着村长。

 文学

“哪个日不死的大白天踹我家的门,还叫唤的那么大声,嚎丧呢啊。”

刘宝踹了老半天,院子里才想起孙贵生的咒骂声。随即刘宝便听到脚步声朝这边走来,门闩也被拉开。

“小王八崽子,大白天的你跑我家踹啥门呐?”

一看到门口站着的刘宝,孙贵生的脸就拉了下来,不过刘宝却笑嘻嘻的看着孙贵生,说道:“叔,我来是想问问队长的事情。”

眼睛往孙贵生家屋里一瞟,刘宝看到一个白花花的人影。虽然没看清楚是谁,不过刘宝能肯定那女人肯定不是村长的婆娘。

“队长不是定了二赖子了吗,还有啥问的。等下回再有这职位我肯定给你留着。”

一听刘宝提起这事儿孙贵生的脸色也缓和了一些,毕竟他收了刘宝一千块钱呢。此时的刘宝已经忘了要钱的事情,只顾想着屋里的女人到底是谁。

“行了刘宝,我还有事儿呢,这事儿以后再说。”

孙贵生说完就不再给刘宝说话的机会,“咣”的一声把大门给关了,随即转身就进了屋子。

“嘿,这个孙贵生居然趁他老婆不在家搞别的女人,这王八蛋可真是个骚包。”

这时刘宝才想起来村长的婆娘一早就去乡里赶集去了,肯定不会这么早就回来。

现在刘宝就想知道被村长骑的女人是谁,朝四周看了一眼,见没有人,刘宝翻身就爬上了村长家的墙头,而后一跃就到了他家的院里。

“村长,刚才是刘宝吧,那小子可真不知死活,屁大个年纪就想当队长,可真是笑话,哎呀你轻点。”

刘宝刚走到窗子跟前,就听到屋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探头一看,刘宝就看到二赖子老婆张巧梅光着身子趴在床上,而孙贵生则跪在她后面奋力的运动着。

“嘿嘿,就是,巧梅你这身子可真好,我是越干越来劲。”

一看到这情形刘宝就知道自己为什么当不上那个队长了,虽然他给孙贵生送了一千块钱,但人家二赖子把老婆都给舍出来了,这哪能争的过。

不过刘宝对二赖子也十分鄙视,为了当这个队长居然让村长睡他老婆。别说刘宝现在没有老婆,就是有他也不会像二赖子这么龌龊,让自己的老婆陪别人睡觉。

“娘的,看来这个队长是争不过二赖子了,不过她这老婆倒是十分不错。”

这张巧梅的身条还真不错,细腰大胸脯的,尤其是她那浑圆的大腚盘子,看着十分舒服。

这阵孙贵生开始是大力进攻,进攻了几下就缴械投降了,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差。

见两人结束战斗,刘宝便笑呵呵的往家里走。一想到二赖子的脑袋上顶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刘宝心里就畅快的不行,心里的郁闷也是一扫而空。

走到家门口刘宝看到不少人围在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分开人群挤进去,刘宝就看到李春杏掐着腰,指着他父亲的鼻子正数落呢。

“我说刘大全,你要脸不要,今天你就得赔我两千块钱,少一个字儿都不成,要不咱们就去村长那说理去。”

刘宝的父母在村里都是出了名的老实人,从来不和别人吵架。见父亲爱欺负刘宝的火“腾”的一下就窜了出来,几步走到李山杏面前,说道:

“李春杏,你这是要干啥?我父亲把你咋的了你就要赔钱,有事儿冲我说。”

刘大全两口子见儿子回来了,脸上现出了一丝轻松。而李春杏看到刘宝顿时就嘿嘿一笑,说道:“怎么了?你问你爹,无缘无故为啥打我家的母猪?”

“打你家母猪?这怎么可能?”

狐疑的把目光看向父亲,刘大全也把事情的经过给讲了出来。原来李春杏家的母猪跑到了他家菜园子里,拱了不少的菜,刘大全一见就用树枝抽了那母猪几下,把它给赶出来了菜园子。

没想到这事儿让李春杏给看到了,非说刘大全虐待她家母猪,非要让刘大全赔两千块钱不成。

这个李春杏一直就是个不讲理的主儿,不过这次她实在是太过分了,她家的猪拱了别人家的菜,她居然还问这边要钱,真是没天理了。

“李春杏,你能不能不放屁,你家的猪拱了我家的菜,我没问你要钱,你倒管我们要钱,你要不要脸。”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这李春杏就在耍赖呢。要不是看她是个女的,刘宝早就揍的她满地找牙了,还能容她在这大呼小叫的。

“嘿呦,刘宝,你爹打了我家的猪你们还有理是了不?你知道不知道我这猪是下崽子的猪,被你爹这一打心情就不好了,产不多猪羔子我得损失多少钱?

那些猪羔子长大了还能下崽卖钱,也就是看着都是乡里乡亲的,我才要两千块钱,要是换成别人,没有五千我都不干。”

这是一个典型的蛋生鸡鸡又生蛋的问题,李春杏蛮不讲理刘宝早就知道,但没想到现在却这么不讲理,这也是跟她哥当了队长有关系,要不然她也不敢这么猖狂。

“怎么回事呀?吵什么呢?”

就在刘宝还想说话的时候从人群外面挤进来一个人,刘宝一看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竞争对手二赖子

二赖子本名李金贵,跟李春杏是亲兄妹。而李春杏一看到她哥来了,底气就更足了,掐着腰就好像她是武则天似的,谁都不放在眼里。

“二赖子,你来的正好,管管你这刁妹妹,再不管她就反了天了。”

一看到二赖子来了,刘宝对他说道。而二赖子一听到刘宝的话,顿时就翻了翻白眼,说道:“二赖子也是你叫的,说说怎么回事吧。”

“嘿,当了个小队长尾巴就翘上天去了,这要是让你当了村长还得了,那不得把全村的人都给霍霍死呀。”

在心里骂了一句,刘宝忽然想起他老婆已经被村长给骑了,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而二赖子一听完事情的经过就知道是他妹妹不对,他倒是想袒护他妹妹,但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他又刚当上四队的队长,明目张胆的袒护他妹妹影响不好。

“我看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你的猪拱了人家的菜,人家打它两下也算是扯平了,这根本就不算啥事儿。”

还不等二赖子说话,人群里就有人开了口。而李春杏一听到有人袒护刘宝家,顿时把眼睛一瞪。

“你说的算呐,你以为你是村长呀?我跟你说刘大全,今天你要是不赔我钱咱们的事儿就没完。”

这娘们一发起飙来还是挺吓人的,刚才说话那人被李春杏这么一瞪,顿时就没了声音。

“日不死的骚娘们,真特么的能耍无赖,等有一天老子非得骑了你不可,到时候往死里日你,日的你哇哇大叫。”

眼睛瞪着李春杏,刘宝在心里咒骂到。要说这李春杏长的倒是不赖,前凸后翘的,别看她已经过了三十岁,但看着还是十分有味道的。

“行了,你就别在这喊了,赶紧回家,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二赖子发话了,毕竟他刚当上队长,不能让人家说他袒护他妹子。况且这事儿的确是他妹妹不对,要是他再一味的袒护,刘宝肯定得跟他玩命。

他知道刘宝是个二杆子脾气,虽然自己并不怕他但毕竟他是队长,坏名声的还是他。李春杏听到哥哥的话横了他一眼,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哼”了一声便走了。

周围的村民见没热闹可看,也都晃晃悠悠的散了。二赖子看了刘宝一眼,脸上挂起一丝蔑视的笑,点了个烟哼着小曲进了他妹妹家。

朝二赖子的背影吐了口口水,刘宝心想自己一定得当个村干部,要不然以后都得被二赖子给压一头。

这队长别看职位不大,不过队里分地的时候可是他说的算,到时候他一定得给刘宝家小鞋穿,只有当上了比他大的官才能压他一头,才能不受他的欺负。

周围的人散了,刘大全两口子也进了屋子,刘宝刚准备也进屋却看到老霍头一脸贱笑的盯着他。

这个老霍头是前几年搬到他们柳河村的,之前是干啥的身都不知道。这老家伙是个老光棍,就靠着给别人放羊过活,刘宝跟他也只是见面打个招呼,基本没怎么说过话。

“宝子,挨欺负了心里不舒坦吧?”

老霍头嘴上叼了根大烟枪,时不时的喷出一股烟雾。刘宝只是尴尬一笑,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此时老霍头就像看着光屁股女人一样不停的打量刘宝,脸上还带着猥琐的笑,弄的刘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心说这老货不是想搞自己的腚眼吧,都说光棍越老越变态,没准这老霍头就是个已经变了态的老棍子。

“呵呵,想不被欺负其实也没啥难的,去村里当个干部也不难。”

抬起脚磕了磕手中的烟杆,老霍头又从新装上一袋烟,点着了吸了一口说道:“只要你把我这手艺给学了去,以后你想当多大的官都成。”

“啥?跟你学手艺就能当官?还想当多大的官都成?跟你学啥?学放羊啊?”

撇了撇嘴,刘宝嘟囔了一句。这个老霍头自从到了他们村子就一直放羊,他有个屁的手艺,有手艺还窝在这里放个鸟的样啊,直接去挣大钱那多好。

刘宝的反应好像是在老霍头的意料之中,老霍头微微一笑,也不说什么,只是走到刘宝身前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才说:

“小子,出不了几天你就会去找我,呵呵,我等着你。”

说完老霍头就晃晃悠悠的走了,而刘宝则是一头的雾水,根本不明白这老货在说什么。不过有一点他是清楚的,那就是这老货肯定没憋什么好屁。

还不出几天就会去找他,要是没啥意外的话,刘宝估计这辈子自己都不会去找他。

回到家里,饭菜都已经做得了,刘宝上桌子就吃。而刘大全和刘宝妈则都看着刘宝,刘宝也知道他们关心的是啥,就是竞选队长的事儿。

摇了摇头,刘宝并没有说什么。而刘大全两口子一见刘宝的样子就知道他是没当上那个队长,顿时就叹了口气。

“爹,娘,你们别叹气,你儿子你们还不了解吗,早晚能当上干部,还是吃饭吧。”

点了点头,刘大全两口子对刘宝这话还是比较相信的。全村没几个人是高中文凭,而且刘宝脑瓜子也活分,早晚都能混出个人样。

吃过了午饭刘宝让爹娘在家休息,自己扛了个锄头奔地里去了。现在地里的活儿不多,也就是铲铲草,他一个人完全能忙的过来,也不用他爹妈去了。

晃晃悠悠的出了家门,没走多远刘宝就看到村长家的婆娘钱莲花端着个盆朝小河塘那边走。

钱莲花今天穿了一套新衣服,被她那饱满的胸脯给顶起来老高。而且这娘们走路愿意扭屁股,扭的那叫一个浪。

再加上钱莲花喜欢打扮,村里的男人没少惦记她。不过碍于她是村长的女人,倒没谁敢真跟她发生点什么事儿。

刘宝一看到钱莲花,脸上顿时就洋溢起了笑意,说道:“婶子赶集回来了啊?你这身衣服可真好看。”

听到刘宝的夸奖钱莲花脸上都笑开了花,说道:“哎呀宝子就是会说话,婶子听着高兴,这是干啥去呀?下地呀?”

钱莲花一笑她那对硕大的胸脯子就不停的上下乱窜,看的刘宝眼睛都有点发花。

“恩,婶子这是要去河里洗衣裳啊?那你忙,我先去干活了。”

刘宝偷看自己,钱莲花心里产生了想法,一把将刘宝给拉了住。

朝四周看了一眼,见没有人,钱莲花微微一笑,说道:“宝子,想多看看不?”

“想……”。

虽然不明白钱莲花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刘宝顺嘴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钱莲花听到刘宝说想看就更乐了,说道:“你想看就去婶子家,婶子好好让你看看。”

说着钱莲花就把刘宝给拉进了院子,而后回身把门栓上,笑吟吟的看着他。刘宝见钱莲花居然把他拉进了她家院子,顿时一惊,说道:

“婶子,你这是干啥?要是让村长看着了还不扒了我的皮。”

虽然他今天是来找村长要钱的,不过要是让村长知道自己跟他的婆娘有事儿,那他以后在村里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怕个屁呀,那死鬼去乡里了,今天不回来,宝子,你还没碰过女人吧,想不想跟婶子弄一下,让婶子看看你这玩意有多大。”

说着钱莲花伸手就抓在了刘宝的裤裆上,别看她是村长的女人,表面上很风光,但村长年纪大了,体力很差,根本就满足不了她。

钱莲花早就想在外面找人,不过这村里的男人没几个能入了她的眼。刘宝不仅年纪轻,长的还俊,钱莲花一抓到刘宝的东西顿时就吸了口凉气,说道:

“宝子,你这东西可不一般,可比我家你叔的大多了。”

“嘿嘿,那当然,我这玩意可是绝世好棍,谁能跟我比。婶子,你隔着裤子摸我不过瘾,要不我脱了裤子让你摸?”

听到钱莲花说村长不在家刘宝的胆子也大了起来,那个孙贵生收了他的钱却不给他办事,自己睡了他老婆也是合情合理。

说着刘宝就伸手抓在了钱莲花的身上上,摸着手感十分不错,刘宝这一摸上顿时就爱不释手,大力的揉捏了起来。

“宝子,咱们进屋玩,让婶子好好的欣赏一下你的大家伙。”

钱莲花握着刘宝东西的手也不撒开,就拉着他的裤裆往屋里走。一想到马上就能把村长的女人给骑了刘宝更是兴奋不已,那东西不停的在钱莲花手中跳动,弄的钱莲花“咯咯”直笑。

这大小伙子就是不一样,那东西可真有劲,隔着裤子还能在我手里跳呢,等会儿我得好好的享受一下。

一进了屋子,钱莲花就把自己的外衣脱掉,上身全部露出,随即又把她的睡裤给脱了,露出一个淡白色的小内裤。

见钱莲花把衣服都脱了,刘宝的眼睛顿时就直了,这次他倒不是盯着钱莲花的胸脯,而是她的身子。

这娘们那裤子薄的很,被灯光一晃就跟透明的似的刘宝顿时就使劲的咽了几口唾沫,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那里看。

“女人这里你还没看过吧,今天婶子就给你好好看看,不过等下你可得用你的东西好好的捅捅婶子,要是把婶子给捅舒服了,那婶子以后天天让你看。”

一边说着钱莲花一边就把内裤给脱了下来,随即便坐到了床上,而且还轻轻的分开了双腿。

长这么大刘宝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身子,他感觉自己的呼吸好像都要停止了。

这娘们可不客气,几下就把刘宝的裤子给扒了下来。

“我的个天,这是个什么东西?今天你可得让婶子舒服舒服!”

扶着刘宝她正要要下去的时候,刘宝却跟散了气的气球一样,迅速的瘪了下去。

“呀?这是咋了,难不成你这大小伙子是个软蛋?”

“你家孙贵生才是软蛋呢,你没见刚才都起来了吗?你再弄弄,没准一会儿就站起来了。”

听到这话刘宝顿时就急了,他自己的东西他当然了解,根本就不是软蛋。钱莲花一听就又揉又舔的。

可是又弄了老半天刘宝还是没有反应,当下脸都绿了。

钱莲花干脆一屁股坐在床上,也不弄了,而是开始穿起了衣服。

“本来还想舒服一下,被想到却遇到个软蛋,中看不中用,白让老娘鼓弄了半天。”

一边穿着衣服钱莲花一边嘀咕着,而此时的刘宝却还在拨弄自己。

“行了,别鼓弄了,再鼓弄也是个软蛋。”

嘴角抽了抽,钱莲花一脸的不高兴,往门外一指,那意思是让刘宝感觉消失。无奈的把裤子提上,刘宝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男人这方面不行,在女人的面前就矮一等。虽然钱莲花对他很不客气,但刘宝却没说什么,提起裤子就朝外面走去。

一边走刘宝一边想着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不行了,刚才还硬的跟铁棍似的,怎么一转眼就不行了呢。

这时他忽然想到了老霍头跟他说的那句话,说自己用不了几天就会去找他,莫非这事儿是跟他有关系?

但想了想刘宝又觉得不可能,那老霍头也不是神仙,不能预测未来,咋能知道自己的玩意会忽然不好使了呢。

摇了摇头,刘宝朝小河塘走去,刚才在钱莲花家忙活了一身汗,得找个地方洗洗。父母在家不方便,去小河塘洗最好了。

无精打采的走到小河塘,刘宝将衣服脱光下了河,在河里躺下,用手不断的抚摸着。

但是弄了半天还是没有反应,刘宝不禁颓废异常,心说自己还没娶老婆呢,怎么这东西就不好使了呢。

要是以后都不管用了,那就算娶了老婆也没用,肯定得给他戴绿帽子。

洗了一阵刘宝便回了家,他爹妈见他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都问他怎么回事,刘宝也不说,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屋子睡觉。

第二天刘宝睁开眼睛的时候日头已经升的老高,他爹妈早就下地了,看他睡的香也就没叫他。

囫囵的吃了口饭,刘宝扛起锄头无精打采的出了自己家,刚出家门,他就看到李春杏从她家赶着那头母猪走了出来,这娘们是要放猪去。

“哟,这不是宝子吗?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呢?是不是有啥不高兴的事儿呀?”

昨天跟她闹的挺僵,刘宝也不愿意搭理她,而李春杏却好像是不想放过他,几步赶上刘宝,说道:

“哎呀,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成了软蛋,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呀,还咋娶老婆呀?”

“李春杏,你说谁是软蛋,你信不信我日你的嗷嗷叫。”

一听到李春杏说自己是软蛋,刘宝当时就急了。这话可不能乱传,要是传出去的话他可就真娶不着老婆了。

“就你这样还想把我日的哇哇叫,你来呀,我让你日。”

听到刘宝的话李春杏非但没生气,反而朝他挺了挺自己的大胸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刘宝一见李春杏这架势,就知道肯定是钱莲花那个娘们在乱扯老婆舌,要不然李春杏咋能知道这事儿呢。

“欠日的娘们,竟敢传老子的坏话,等老子这东西好使了看我怎么弄你。”

在心里痛骂了一遍钱莲花,刘宝却不对李春杏服软。“李春杏你得瑟个啥?真以为我不敢日你呀?有种你跟我去我家,看我怎么日你。”

平日里这个李春杏就是个霸道的性子,她家那口子见了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要不然也不会跑到城里去打工。

被刘宝将了一军李春杏哪能示弱,把脸一扬,说道:“嘿,真是淹死会水的,打死犟嘴的,自己明明不行还要逞能,行,那我今天就让你日,我倒想看看你能不能日的成。”

说着李春杏便拉住刘宝往他家拽,刘宝见李春杏动了真格的心里就没底了。要是他那东西好使,那他肯定把这个娘们给日了。

关键是他现在东西不好用了,还真不敢把李春杏弄回家。要是让她知道自己那玩意硬不起来,肯定得满村嚷嚷去,倒时候丢人的还是他。

“我说你这个娘们咋这样呢?你哪能拉着大小伙子日你呢?你不要脸我可还要呢,行了你赶紧放手,我还得去地里干活呢。”

本来李春杏也只是听说刘宝的东西不好使,想要埋汰埋汰他,倒没想动真格的。刚才她是被刘宝给将了一军,所以才拉着刘宝去他家。

其实她心里也没多少底,要是那传言是假的,她可就得真让刘宝日了。不过现在一看到刘宝这幅躲闪的样子,李春杏的底气顿时就足了。

心说那传言铁定是真的,要不然这刘宝干啥这么躲躲闪闪,肯定他那玩意不好使,是个软蛋。

“嘿嘿,我就说你是个软蛋,想日也日不成。哎呀这可真是报应啊,昨天还跟我大呼小叫的,今天就成了软蛋,报应啊。”

此时的李春杏别提有多高兴了,感觉自己昨天受的气全都找补回来了,心里爽快无比。而刘宝一听她这话顿时脸色就胀的通红,一把甩开李春杏,说道:

“李春杏你神气个毛啊?有啥好得瑟的,说不准我哪天来了兴趣就真把你给日了。”

“嘿呦,那我等着,今天我把话放这,你只要敢来我就敢让你日,但我就怕你日不了,只能干着急,呵呵……呵呵。”

看到刘宝的脸已经成了猪肝色,李春杏别提有多痛快了,哼着小歌就走了。看着李春杏的背影刘宝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心说等老子这东西管用了第一个就把你这臭娘们给日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跟我得瑟。

被李春杏给埋汰了一顿,刘宝也没心思去地里干活去了,回家把锄头一扔,立马就朝山上走去,去找老霍头。

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去老霍头那试试。昨天老霍头说的话神神叨叨的,没准他还真有办法帮自己把东西弄好,就算是弄不好也没啥损失,反正这事儿也不多他一个人知道。

平日里老霍头都在山上放羊,所以要找他也只能到山上。爬到半山腰,刘宝就看到了那老家伙。

此时他正一边抽烟一边喝着小酒,地上铺了块小布,上面放着一个酒壶和半袋花生米,老头正眯着眼睛哼着小曲,别提多惬意了。

“嘿,这老霍头的日子过的可比我舒坦多了,还挺会享受。”

又往山上走了一段,刘宝还不等说话老霍头却先开了口,倒把刘宝给弄的一惊。

“本来还以为你得过两天才能找我,没想到这么快就找来了。”

睁开眼睛,老霍头朝刘宝微微一笑,拿起两颗花生米扔进嘴中,随后又喝了一小口酒才朝刘宝摆摆手,示意他坐自己身边。

“呵,老爷子,你还真知道我会来找你呀,还真神了。”

本来刘宝以为这老霍头就是个猥琐的老头,没想到这老爷子还真有两下子

刘宝的心里便是一喜,眼中也充满了期盼,说道:“老爷子,既然你知道我能来找你,那肯定是知道我为啥来找你了。”

“当然了,嘿嘿,怎么了?是不是不好了?”

看着刘宝,老霍头一脸的猥琐,也不知道为啥,刘宝一见老霍头这眼神就浑身起鸡皮疙瘩,而且浑身也不舒服,好像会被他捅一样。

“老爷子,我也不瞒你,你能给我治治不?”

“要治这东西其实也不难,不过我这手艺可是正经拜师学来的,你要是想让我给你治,那你也得拜我为师。”

“啥?治个病还得拜师?”

没想到老霍头会提出这种要求,刘宝顿时就呲了呲牙。师父师父,如师如父,如果拜了这老霍头为师,那他以后就得把他当亲爹来供奉。

刘宝很注重这些东西,平白多了个活爹他有些不习惯,所以有些迟疑。而且他就是个小农民,生活条件也不是太好,要是让他养这师父的话他还真养不起。

“嘿嘿,要是为难就可以不拜,我从不强求人。”

好像拿准了刘宝的脉门,老霍头一副泰然的样子。刘宝想了想,终于咬了咬牙,说答应拜老霍头为师。

多了个活爹总比自己一辈子当软蛋强,这点账他还是能算明白的。

“今晚子时到村后面的小桥上来找我,到时候在正式拜师。”

朝刘宝扬了扬手,老霍头就像是赶苍蝇一样把刘宝轰走。不过刘宝却没生气,而且心里还十分高兴。

看样子这老霍头是真能治他,等到治好了,他先得让李春杏好看,让她老找自己的麻烦。

还有钱莲花也得教训,这事儿就是她给传出来的,不好好弄弄她她不知道自己的厉害,整天咧着张破嘴乱嚼舌头。

心情大好,刘宝下山一路都是哼着小歌的。也是巧,刘宝还没到家门口就看到李春杏赶着猪往回走,刘宝想起刚才她说的话,就问道:

“李春杏,我要整你,你就让我整还算数吗?”

“算数。”

刚刚刘宝的表现让李春杏已经确定了他是软蛋,而且现在全村的人都已经在传这件事儿,她就更加的肯定了。

这时已经是午饭时间,刘大全两口子也从地里回来了。一看到刘宝,他娘马翠兰的脸上便露出一丝愁容。

村里人传的那些闲话早就进了她的耳朵,要是那事儿说的是真的的话,那刘宝可就真说不着媳妇儿了。

朝刘大全看了一眼,马翠兰示意他问问刘宝。毕竟刘宝已经是大小伙子了,有些话当娘的不方便问。

不过刘大全却是摇了摇头,他也不好意思张口。刘宝看他爹娘的神色不对,顿时就明白他们肯定是听到什么闲言闲语了。

呵呵一笑,刘宝说道:“爹,娘,你们别听村里那些人瞎咧咧,根本就没那么回事,你儿子身上所有的零件都正常工作呢。”

听到刘宝的话,刘大全两口子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欣喜。相对那些流言来说,他们当然更相信自己的儿子了。

刘大全咧嘴一笑,说道:“刘宝,去村里的小卖店买点猪肉去,下午地里没啥活儿,咱改善一下伙食,中午我也喝点。”

从身上拽出两张十块的票子递给刘宝,刘大全十分高兴。一听到能吃肉刘宝也高兴的不得了,他家得有半个月都没见荤腥了,总算能改善一下伙食了。

“冬梅婶子,给我割二斤猪肉,再来一瓶白酒。”

一进了庞冬梅家的小卖店刘宝就裂开嘴喊道,而庞冬梅一见来生意了,连忙热情的招呼。

“宝子呀,今天有啥喜事呀?又割肉又打酒的,是不是要相亲了呀?”

“相啥亲啊?我爹说今天下午地里没活儿,想改善一下伙食,婶子,你家丁彤最近没回来呀?”

丁彤是刘宝青梅竹马的朋友,两个人从小一块长大,不过丁彤初中一毕业就去读幼师了,现在在乡里的小学当老师呢。

“呵呵,小彤她这周末能回来一趟,宝子,婶子问你,村里传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吗?”

刘宝和丁彤的关系虽然还只停留在朋友的阶段,不过庞冬梅眼里可不揉沙子,她知道他们相互之间都对对方有意思,只是那层窗户纸没有捅破。

要是刘宝真像村里人传的那样,那她可不能答应把她家丁彤嫁给刘宝,这不是害她闺女要守一辈子的活寡吗。

“没有的事儿,都是他们瞎传的,婶子你可别信,等小彤回来我再来找她玩,我先走了婶子。”

给过了钱,刘宝便拎着东西出了小卖店,村上的人见了他表面上不说什么,不过一等他走过去就开始窃窃私语。

刘宝也只是微微一笑,没当回事儿。要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今晚一过,到时候村里的传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下午地里没啥活儿,刘宝陪他爹喝了点酒。喝完之后刘宝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一直睡到天色全黑他才睁开眼睛。

“我草,几点了,别过了时辰。”

倒是还没忘了和老霍头的约定,刘宝把灯打开,往墙上的挂钟看了一下才松了口气。

“才十点,不过既然打算拜师,那还不如早点去。”

穿好了衣服,刘宝便出了家门,往村后头的小桥上走去。路过村长家见他家大门开着,而且屋里还亮着灯,刘宝就朝他家院子扫了一眼。

见院子里摆了张桌子,孙贵生和二赖子正喝酒呢。两个人可能是喝了不少,又搂脖子又抱腰的,就跟亲兄弟似的。

刘宝“呸”了一声,心说这个二赖子心可真大,老婆都让孙贵生给骑了他居然还能和他喝的这么热闹。

要说二赖子是故意让孙贵生骑他的老婆刘宝还真有些不信,为了一个小队长的职位就把自己的老婆给献出去,这代价有点太大了。

“喝吧,最好把你们两个二货都喝的半身不遂,到时候老子村长和队长一块当。”

在心里嘀咕一句,刘宝刚要走,这时二赖子应该是想撒尿,晃晃悠悠的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见到外面站着个人,二赖子用手一指,说道:“特么的谁呀,大半夜的站在这吓人,给老子滚开。”

本来刘宝和这个二赖子就不对付,听到他骂骂咧咧的刘宝当时脸就拉了下来,说道:“二赖子,几杯猫尿就把你给灌的不会说人话了?还让我滚开,你特么的算什么东西。”

此时孙贵生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二赖子一听到刘宝的声音,顿时就笑了。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刘软蛋,嘿嘿。我不跟软蛋计较,我还得撒尿呢。”

说着便晃晃悠悠的站到了墙角,解开裤子就开始尿了起来。听到二赖子叫自己软蛋刘宝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一脚踹在二赖子的屁股上把他给踹了个狗吃屎,骂道:

“软蛋也比你戴绿帽子强,都当王八了还这么高兴呢,草,以后你特么的就天天戴顶绿帽子过日子吧,狗屎。”

骂了一句刘宝就直接走了,也不管二赖子在他身后乱叫。一想到二赖子的脑袋上戴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刘宝的心里就是一阵舒爽,比吃了冰棍都痛快。

到了村后头的小桥刘宝见老霍头已经坐在桥上了,看到刘宝,老霍头眯着眼睛,笑眯眯的看着他。

忽然这老货把自己的一只鞋脱下来,随手扔到桥下,然后往桥下一指,那意思是让刘宝帮他捡回来。

“尼玛的,拿自己当黄石公呢,还让我去捡鞋,老子又特么的不是张良。”

心里不满的嘀咕了一句,但刘宝还是到桥下把老霍头的鞋给捡了起来。也不知道这老货多长时间没洗脚了,那鞋臭的都能把羊给熏死过去。

难怪他的鞋一扔到桥下那些蛤蟆都不叫唤了,估计是被他的臭鞋给熏迷糊了。

“老爷子,你不会还让我给你穿上吧?”

见老霍头坐在桥上翘着二郎腿,刘宝呲着牙问了一句。老霍头倒是没让刘宝给他穿鞋,自己拿过来穿上,说道:

“行,你小子还懂得尊师重道,我算是没看错人,那今天我就正式收你为徒。不过收徒之前要有个仪式,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你先面朝南跪好。”

虽然心里老大不情愿,不过为了自己的终身“性”福刘宝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他朝南跪好,老霍头两手一晃,两只长烛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也不见他点火,那两只蜡烛居然亮了起来。老霍头把蜡烛分别插在刘宝前面的地上,随后背着手站在刘宝面前,说道:

“磕三个头,要诚心,如果不诚心的话那火烛就会熄灭,现在可以开始了。”

此时的刘宝已经完全愣在了当场,心想这个老霍头可真不是一般人,居然还有这手段

以前乡里唱大戏的时候他倒是见过诸如此类的魔术,不过这老霍头好像比那些变魔术的厉害许多。

而且刘宝发现老霍头往那一站就有一股气势从他身上散出,也十分的神秘,让人不禁肃然起敬。

之前的轻视完全被刘宝抛出心头,恭恭敬敬的给老霍头磕了三个头,随即叫了声师父。

“恩,看你小子还算诚心,那我就收下你这徒弟了,起来吧,跟我走。”

现在的老霍头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浑身上下都透着一丝神秘。老霍头不说话,刘宝也不敢说话,静静的在后面跟着。

一直走到山脚下刘宝才看到那有个小院子,院子里有一间小草房,原来是到了老霍头的住所。

“刘宝啊,为师本名为霍云生,你要记住了。既然你已经拜我为师,那我就将我的手艺都传给你。”

说着霍云生从身上的布口袋里掏出一本十分旧的书递给刘宝,刘宝接过来一看,那书的封皮上写着正阳经,不过刘宝却不明白正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所谓正阳就是指男人刚阳之气,可以强身健体,如果你觉得理解有难度你可以理解你在习武练功。”

“卧槽,这跟九阴真经比,谁厉害?”

虽然这霍云生变的十分神秘,不过刘宝还是感觉他在吹牛逼,这句话下意识的就溜出了嘴。

毫不客气的用烟杆在刘宝的脑袋上敲了一下,霍云生又拿出一条项链交给刘宝,让他戴上。

刘宝见那项链上挂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黄色石头,那石头摸着温热温热的,倒是很让人舒服。

“这石头乃是正阳石,可吸收阳气,对你修炼正阳经有好处,以后就不要摘下来了。”

顿了一下,霍云生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有很多疑问,可能也在想我为什么会选你当徒弟。”

见刘宝只是愣愣的看着自己,霍云生微微一笑,“很简单,你小子挺对我的胃口。”

“行了你以后就按照正阳经上面的方法修炼就行,不过在这之前你还要学抓水术。”

“抓水术?那是什么东西?”

现在刘宝只觉得他这个师父花样不少,这抓水术他连听都没听过。霍云生也不说话,摆摆手示意刘宝跟他出来。

霍云生的小院里摆了一个水缸,走到水缸前面,霍云生朝缸里伸手一抓,一捧水便被他抓起。

而且那捧水居然不散,成球形在霍云生的手中缓缓颤动。霍云生手掌一阵,那水球才散了开去,又落到水缸里。

我草,这可比江湖上那些变魔术的骗子牛逼多了,看来这个老霍头还真是有些本事,自己得好好的跟他学学。

“如果你能练到这种程度,女人只要被你一摸就会受不了,到时候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嘿嘿,练吧。”

说完霍云生便拎了把椅子坐在一边,看着刘宝在那练抓水术。用手抓水这活儿技术含量太高,刘宝抓到快半夜也没能抓上一捧水来。

不过他倒没气馁,他知道越是厉害的东西就越难学,要是这么容易就练成了,那老霍头教他的这些东西就不值钱了。

“行了,今天就练到这里吧,以后每晚你都到我这来练习,一直练到你练成为止。”

说着霍云生在刘宝的肩膀上拍了几下,刘宝顿时就感觉到小腹处升起一团火气,。

“嘿呀,我好了。”

刘宝的兴奋劲就别提了。而这时他又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为啥老霍头拍了自己两下就变好了。

之前就是被这老货给拍了两下他那东西才变得不好使的,难道是这个老家伙在自己身上弄的手脚。

此时老霍头屋子里的灯都熄了,刘宝有心想问但又忍住了。反正他好了,再说老霍头这样做也肯定是为了让刘宝拜他为师。

东自己好了后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李春杏那娘们,她不是笑话自己是软蛋吗,今天一定得让她见识见识自己到底是不是软蛋,一会儿……

想到这里刘宝兴奋的不行,急忙出了老霍头的小院,直接朝村里走去。走到李春杏的家门口刘宝伸手就要砸门,但想了想又把手给缩了回来。

现在已经是半夜了,要是这么一砸那周围的邻居肯定都能听到。而且他家离李春杏家也很近,要是让他爸妈知道了这件事可就不好玩了。

不过刘宝可没打算放过李山杏,走到门边上纵身一跳,就上了李春杏家的墙头,随即便蹑手蹑脚的往他家屋子前走。

蹲在窗户下面,刘宝仔细的听了起来,这时屋里的灯忽然亮了起来,刘宝探头一看她手中拿着两截黄瓜。

心里升起一丝惊奇,刘宝探着头往屋里面看。李春杏长的不难看,而且还长的挺美的。

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刘宝并没有急着行动,而是继续观看。

李春杏长的不难看,身体也是十分诱人。

刘宝在外面看的实在火大,猫着腰走到李春杏家屋门口,轻轻一拉门,那门居然开了条小缝。

“真是天助我也,李春杏这娘们居然没插门,嘿嘿。”

“李春杏,你干啥呢?”

刘宝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吓了李春杏一跳,急忙把手中的黄瓜扔到一边,随后转过头来看向门口。

“刘宝,你……你咋进来的?”

见刘宝双眼放光的看着自己,李春杏这才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伸手拉过毯子盖在身上,李春杏说道:“你这小子,咋大半夜的进我家了呢?小心我到村长那去告你,把你送进派出所。”

看到刘宝忽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里,李春杏心惊不已。不过刘宝却是满不在乎,嘿嘿笑道:“李春杏,你自己说的话不会忘了吧,是你说我随时都能来弄你,现在我来了。”

而李春杏一听到刘宝的话微微一愣,随即说道:“你…好了?”

“好不好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