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着我说我欠日:皇上训练公主塞玉柱

他揉揉少女毛绒绒的脑袋,嗓线因笑意带了温度,“回去洗个澡,乖乖吃饭睡一觉,嗯”

白芷居然被他诱哄着鬼使神差点点头。

 文学

离开舞蹈室,白芷跌跌撞撞的走回寝室。

脸蛋剔透的肌肤蒙着一层浅红,特别是眼角、眉尾和鼻尖位置,惹人怜惜。

经过操场的时候,有两个同班男同学看到她,想上前打招呼,但白芷连退好几步,低着头绕开了。

她害怕被闻到身上的气息,都是他的,好浓。

同学A看着她挠了挠头,“她怎么这么奇怪啊。”

同学B:“她裙子怎么有点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

两个直男并没有意识到那是一件外套。

她什么也吃不下,洗完澡就早早爬上床铺了。

紧紧闭着眼睛,强迫自己睡觉,祈祷睡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忘了。

然而眼前一片黑暗,也总是想起下午那场荒唐。

他最后射的那一次,存货太多,视觉效果太震惊。

第一次看他射精是昨天,只有一条白线,第二次是在她腿缝,没看见,好像挺多的,但射的时间没这么长。

只有最后一次,又多又浓时间又长。

男人原来还可以这样的吗每次都不一样

还有,他浓郁的男性味道,好像还残留在她的口腔、舌尖、齿间。

她刷了好几次牙了,都还有那种感觉。

现在连吞口水都小心翼翼,甚至想控制着不分泌唾液。

可越是集中控制,唾液分泌的越多越快,弄得白芷久不久就吞一下。

吞咽的动作又一直提醒着她怕别人进来,二话不说就吞下精液的傻事。

“”

白芷懊恼的翻身趴着,整张脸埋进枕头里呜咽。

哭累了,识海里不断浮沉,倒也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

结果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梦里还延续着下午的阴影。

下午,陈流在她耳边说想在全班人面前肏她。

梦里,陈流在上课,忽然让她上去,给大家分享把阴毛刮得很干净的经验。

她说她不会。

陈流摇首,把她双腿掰开给大家看,说那你这里怎么没毛。

班上的人凑上来观看,一言一语道好干净。

她快哭了。

然后陈流说她不诚实,要罚她。

问同学们应该怎么罚。

大家建议:老师肏她

白芷惊慌:不可以

然而陈流当着所有人的面,掏出那根可怕的分身,跪在她中间要插进来。

火热抵在她的穴口,烫得她浑身在抖。

陈老师,摸摸她奶子和骚穴

快肏进去,肏穿她子宫给我们看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一开始是班上同学,后来多了隔壁班的学生,再后来其他老师和校长也来了,越来越多人,围成一圈,中间是她和陈流。

陈流插进来的那一刻,白芷甚至感到真实的疼痛。

不要

白芷哭着祈求陈流放过她,惶然抬眼看周围人的时候,居然看到了爸爸妈妈也在人群里看着她被老师白芷瞬间吓到丢魂,她猛地叫出来:“不要”

寝室三个人被白芷吓了一跳,睡着睡着突然在床上坐起来大喊。

白芷满头都是汗,喘着气,心跳跳得很快。

她茫然的看着被子上的花纹,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是个梦。

可这时一股暖流从小腹流出,濡湿了内裤,花蒂不知何时,再次肿胀充血。

白芷难堪的哭了起来,才发觉嗓子火辣辣的烧,难受。

刘画端着一杯水,站到椅子上,方便递给她。

安抚:“做噩梦了没事,已经醒了。”

“谢谢。”白芷手背拭去泪水,哑着声音,接过水杯,一下子喝完了,但还是没有缓解。

“还要吗”

她摇摇头。

刘画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没发烧啊,怎么嗓子这么哑。”

白芷没说话,没精打采的耷拉着眼皮。

其实她知道原因。

被陈流顶的。

当时撑得太开太久了。

刘画道:“那你再睡回去,现在才晚上九点不到,明天睡饱了就好了。”她们三人从外边回来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回到寝室见白芷在睡,就没怎么发出声响,怕吵她。

白芷嗯了一声,又躺回了床上,也不管身上的汗和挂在脸颊的两道泪痕。

不哭了。

但也睡不着了。

对那个梦,和下午的事,还心有余悸。

坏蛋。

太坏了。

陈流太坏了

小姑娘暗暗腹诽,想骂死他,可会的粗口又少之又少。

九点多,白芷接到一通电话,是城市闪送。

她一头雾水的下楼去拿,顺手把装着撕坏的舞蹈袜、打包好的垃圾袋带了下去扔掉。

快递员给了她一大袋东西,微笑说了一句祝您使用愉快,满意请给五星好评之类的官方客套话后就走了。

袋子上订着下单人的信息,但写的就是她。

谁送的啊

白芷打开,里面有一个小蛋糕盒,还有各种糖果,口香糖。

最底下,还有一瓶水果味的漱口水。

不言而喻了。

“”白芷想扔掉

这时手机又响了,陌生号码。

她隐约觉得是陈流,就走到楼下的角落接听。

她扎了个丸子头,清凉的夜风习习,吹动了她睡裙的裙摆。

“收到了”男人的轻笑掺杂着电流传送过来,异样的磁性。

“你怎么有我电话”

“又不难。东西吃了好吃么都是可以去嘴里的味儿的,以后随身带着一些,没了跟我说,我再买。”

还、还随身带他的意思是,以后还

“你不许买我不要”

“看来比起糖果,你更喜欢我精液的味道嗯好喝比甜味的糖浆还好喝”陈流尾音勾了勾。

白芷隔着话筒,都被欺负的哑口无言。

半分钟后,她磕磕巴巴的骂他:“陈流,你、你姓夏啊”

通话那端顿了顿,然后噗嗤笑了起来。

怎么这么可爱。

陈流真想跑到她面前,把她扯进怀里揉她脑袋。

听见他在笑,白芷沉默,然后不爽的道:“挂了,没事别打我电话,也别买有的没的。”

“等等。嗓子怎么了”陈流从她第一句开口就听出不对劲了。

白芷不回答。

还好意思问。

陈流察觉她的怒意,了然,轻笑着问:“顶得太深了痛么下次老师小心点,别生气了,都怪老师太长”

白芷啪的挂断了

高档公寓的顶层复式,没开灯,一片漆黑,只有夜空和脚下万家灯火映照明亮的露天阳台。

陈流听着听筒里的忙音,隐在夜色里俊邪的脸庞勾出明显而舒坦的笑意。

人小,脾气倒不小。

奶子也不小。

穴儿倒挺小。

软软的咬着龟头吸,吸得魂魄都丢了。

陈流把手机扔在玻璃小圆桌上,西裤口袋里摸出香烟和打火机。

烟叼在唇间,一簇火苗亮起,映明了他棱角分明的脸。

烟草被点燃,他喉结微微滚动。

放下打火机,指间夹着香烟,吸了一口,那一点火星忽明又忽暗的闪了闪,拿远。

半白的烟雾袅袅往上升,但被漆黑掩盖住了。

有点糟糕。

本以为弄了这一遭,内心的欲望会缓解一些。

结果并没有,反而对她更加渴望,更深。

想肏她的穴。

只想肏她的穴。

狠狠肏进去。

仿佛才能结束这种心底的煎熬

陈流一遍遍回味着她吞咽精液的那瞬间,又有一股满足感溢出心脏,和煎熬争夺主权,最后各自胜了一半。

陈流揉了揉又发硬发烫的鸡巴。

白芷走到垃圾桶旁边想扔掉那一袋吃的。

但觉得不能浪费食物,就拿上寝室让室友分了。

她不吃就行了。

室友们有点意外她的做法,要知道,每次放假回家又返校,大家都会带一些水果和零食来分享。

白芷就不,不吃别人的也不带吃的,小小年纪,完全没有口腹之欲,能做到这一点也很厉害了。

大家翻开袋子一看,“进口的啊,这一点都要好几百吧,你男朋友送给你的”

白芷摇头,“不是。”

“那是追求者谁啊我们学校的我们认识么”

白芷疯狂摇头,否认:“不、不认识,就一、一个神经病。”姓夏。

小手攥了攥,去阳台洗干净手脚,等干了之后爬上床,才看到五分钟前的一条未读信息。

陈流发来的。

一条6秒的视频,封面是漆黑的。

还有一条文字:想让你玩

白芷并不知道漆黑封面的视频会是什么。

没有防备的点开。

然后一根坚挺粗长的鸡巴竖在整个画面上,不用手扶都一柱擎天,后面三秒还有一只长手在拨来拨去,鸡巴无论是倾向左边,还是右边,都会自动回到中间,彰显硬度有多强。

白芷立刻关掉,莫名觉得手机开始烫手

她关机,放到远远的位置,躺下床睡好。

巨多碎碎念

嘿嘿没想到吧又更了

前段时间在某条微博的评论下看到一根超级超级超级漂亮的迪奥,真的好好看,好干净,也很长很粗,能入选世界迪奥选美大赛并获得冠军。

上一章忽然想配这个图的,可是忘了保存,翻也翻不到了,我捶胸顿足的后悔以后一定要养成保存美图的习惯白芷的梦没逻辑的好好笑小姑娘真的被陈老师吓得有心理阴影了。

那再编一个小剧场吧:

白同学从小就信奉一个真理:老师说的都是真的

白芷小朋友读小学二年级时,有一次忘了带作业本,老师严肃生气的说:下课后你跪在讲台上,把作业抄回来。

下课铃声一响,老师夹着课本就走了,也没有跟白芷小朋友说是不是开玩笑,要不要跪。

白芷小朋友想了两分钟,拿出新的作业本,跟同桌借了作业,走到讲台跪下照着抄了。

课余时间追逐打闹的同学们诡异的看着她。

白芷小朋友异常认真的对待老师的要求。

十分钟的课余时间很快过去,她还没抄完。

另一个老师来了,叫这个老实孩子坐回去写,她才回去陈老师还不算真正动心,只是有点念想罢了。

凌晨五点半,天才蒙蒙亮。

刘画手机铃声大作,她迷迷糊糊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接起,听到声音,如浇了一头冷水,瞬间清醒。

对着手机说了一声好,下床,走到白芷的床位。

白芷被刘画摇醒了。

她睡眼睁开,一片朦胧无辜。

刘画小声道:“陈老师叫你下去晨练。”

“”白芷要死了。

她不肯动。

在楼下等不到人的陈老师,就夺命连环call刘画的手机。

白芷手机关了机,而刘画是班长,有比赛要报名啊填写资料都是她管的,所以老师们有事通知都靠她传达。

今天,陈老师就靠刘班长通知白同学,

五点半,

下去,

晨练。

刘画的手机一直响,其他室友翻身捂耳朵,不耐的啧了几声。

白芷终于爬了起来,花了三分钟洗漱就下楼了。

室友们也睡不着了,她一走,就开始叭叭起来。

“她惹陈老师了不然怎么针对她”  其实学舞的都要晨练,加强体质,她们六点半也要去练功了。

但现在才

“昨天她动作真的做得不好吧,所以老师生气了给她特训”

“是啊,还特招的呢,什么芭蕾界新星,那个动作好几天都没学会。”

秋季的清晨温度很低,陈流看着女孩儿眯着睡眼走出寝室大门,然后瞬间冻得眼睛睁大,炯炯有神。

陈流不厚道的笑了。

白芷只在练功服外面加了件薄外套,抗不了寒,搓了搓胳膊,看也不看陈流,就朝艺术楼走去。

陈流走过去,揪着她的丸子头往操场走去。

“你干嘛”

“跑步,五圈。”

陈流把人提到800米的塑胶跑道。

“我晨练不跑步的”白芷一边整理头发,一边很凶。

“从今天开始,跑,每天五圈。跑完再去舞蹈室练功。完成不了有惩罚。”

白芷听完,转头就朝校门走去,想吃外面早餐铺的油条和豆浆了。

陈流扯回来,“想去哪”

“去买油条和豆浆。”

陈流扣着她后脑勺按下自己的裤裆,“没油条,有热辣辣的鸡巴吃不吃吃好了就射牛奶给你喝,比豆浆的营养丰富。”

男女力量悬殊,白芷还真被按着跪了下去,脸埋在他那里,隔着修身西裤的面料,蹭着微微硬度和热气的一根。

塑胶跑道的颗粒感印得她膝盖疼,脸颊也好烫好硬,她呜呜着扭脸想躲,摩擦得更厉害。

“全班体能你最差,还很有底气,说晨练里没有跑步项目好,不跑就不跑。但今天起这么早了反正也没事干,给老师舔舔鸡巴”

“你、你疯了”

视野开阔的操场,有人出现立刻就能看见。

而且、而且,也不知道周围有没监控。

陈流被她磨蹭的爽了,骂人的柔软小嘴儿也擦在鸡巴上,一张一合,热气呵出。

那里一点点的涨着,直到最嚣张的尺寸和温度。

白芷挣扎不过,哭脸,“老师,我跑,我跑”

陈流挺胯顶了顶她下巴,吐出两个字:“早说。”便松开了她。

白芷站起身前,看了一眼被绷出形状的西裤。

陈流捕捉到,长眸闪过一抹促狭,还没来得及再逗逗,女孩就落荒而逃了。

白芷绕着圈跑,五圈下来,命没了半条,有点低血糖的症状。

陈流不知哪来一杯饮品,递给她。

白芷没客气喝下,不知道是什么,润得喉咙都舒服了一些。

“喉咙好点了”男声夹带着似笑非笑。

白芷白了他一眼,要离开操场。

陈流一把扯了回来,抱在怀里嗤笑,“之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有脾气”

“你过分”白芷发誓,她以前的乖不是装的,昨天是第一次发脾气,对他然后自从第一次发脾气之后,她就有点打开新世界大门了。

发脾气好爽。但她不敢对别人发,只有陈流破了她的诫,所以她索性特别的,只对陈流凶。

“再过分也没有你过分吧,弄得我日夜都硬得难受,就想肏你。”他咬她耳朵,重音随着气流钻进她耳里,痒,湿,热。

陈流刚说完,旁边操场的楼梯就有两个男生走下来。

白芷下意识的推开他,跳开了两米,失措的盯着那两个男生,发现他们没异色,想来没看到也没听到什么,松了口气。

陈流似乎无所谓被发现,脸色没惊慌,手还保持着揽她的动作,抬在半空,末了才慢慢放下。

还是很多碎碎念。

>>>>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