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大小的玉势调教她:又嫩水有多18p

你能不能轻点,她是我……”

“小兄弟,你急啥?等老哥爽完了,你再上也不迟。”

我的话被他硬生生打断,还没来得及阻止,这老色鬼另一只手抓住女友浑圆柔软,使劲揉起来。

两指时不时夹住逐渐凸起的颗粒,来回搓弄。

 文学

“嗯……啊……”睡梦中女友似乎已经动情,红唇微张,开始发出令人血脉喷张的娇喘。

“看见没,稍稍一弄就露出真面目。”

中年男子冲我得意一笑,上下其手,动作极其娴熟。

这一幕看的我热血沸腾,浑身热的厉害,腹部那团燥热逐渐扩遍全身。

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友被人肆虐玩弄蹂躏,前所未有的兴奋令我胯下的伙计越发膨胀。

“外表越是清纯的女人,越骚浪,这小丫头就是最好的证明。”

中年男子嘿笑一声,扬起在女友下面一直抠弄的手,在我面前晃了晃。

“看见了没,这水儿,啧啧啧,都能把人淹死。”

女友美腿中间地带,此时已经湿哒哒一片,就跟熟透的水蜜桃似得,嫩的出水,让人很想咬上一口。

“小兄弟,去后面,帮老哥把这骚丫头的腿给我扶住。”

靠!

这是我女友!不是他妈的公交车,谁都能上!

“老哥,今晚这地方女人随便玩,你看你能不能别玩她了?”

虽然我承认喜欢看别人当着面儿玩弄女友,看她平日在我面前不会露出的淫荡一面。

但不管怎么说,顾清是我女友。

要是放任不管,也太不是男人了。

“小兄弟,你说啥呢?这么水嫩清纯的小姑娘,错过可就不会再有了。”

“而且你看看她,稍微一弄就出水,绝对是床上的最佳伴侣。”

说着,中年男子不由分说压在女友身上,对着那一对柔软饱满就是一阵乱啃。

不断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就跟没吃过奶的孩子似得,那叫一个香。

“嗯嗯……啊。”女友开始无意识娇喘,不断扭动,如同发情的母狗。

两片柔软上的颗粒越发凸起,周围出现细小的颗粒,仿佛一个个含苞待放的莲子。

在充满淫靡气息暗沉红灯光芒下,令人无比兴奋。

“还愣着干啥?帮老哥把腿扶着,我两下完事不就该你了么。”

在异象兴奋外加强烈的荷尔蒙刺激下,我鬼使神差的来到女友身后,抓住她两条我平日里爱不释手的美腿。

“这就对了嘛。”

中年男子屁股一撅,早已坚硬的地方就欲直捣黄龙,闹个天翻地覆。

“等下!”

我连忙出声阻止,这老色鬼要真枪实弹上阵,那还得了!

“又怎么了老弟?你这一惊一乍的搞得老哥都差点疲软了。”

“不,不打算做点防护措施吗?毕竟……”

“毕竟咋了?”

“毕竟美这女的这么骚,万一有啥病呢?”我急中生智,虽然这话有些侮辱女友,但她已经被赵淮山灌得人事不省,知道个屁。

只要能阻止女友不会被内入,这就够了。

中年男子一愣,“也对,以防万一。”

带上‘小雨衣’,在我愤怒又兴奋的注视下,中年男子猛然向前一挺!

靠!

亲眼目睹自己的女友被人骑,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兴奋,彻底冲散了我仅剩的理智。

从我这个角度看去,能够清楚的看到女友那两片娇嫩的叶子,在中年男子来回挺动下,不断翻起紧合。

“啪啪啪……”

中年男子就跟个打桩机似得,用力顶撞,“小兄弟,咋,咋样,老哥功夫不错吧。”

“不过比起年轻还是差了点,想当年老哥可是号称电动小马达,只要被干过,没有哪个女的不想再来第二次。”

中年男子气喘吁吁的炫耀着资本,而我一句都没听进去,注意力全在女友身上

没错!我那清纯温婉的迷人女友,此刻正被陌生男人大力侵犯。

而身为正牌男友、深爱着女友的我,亲眼目睹这一切,非但没有感到愤怒,反而异常的兴奋!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林萧那句话的真正含义。

我对顾清的爱,已经超越了肉体,翻过精神,达到了一种‘只要她好,便是晴天’的地步。

或许这是一种心理自我安慰,但不管怎么说,此刻的我没有任何愧疚。

因为女友是兴奋的!

“嗯嗯……啊,嗯……”

在中年男子打桩式狂猛挺动下,意识迷糊的女友开始放荡的回应起来。

一双修长没有丝毫赘肉的美腿,出于本能的夹住中年男子那有着三四圈赘肉的腰,忘情的呻吟娇喘。

我想,女友大概是把这个正在疯狂弄成的中年男子,当成了我。

“小,小兄弟,再抬高点。”

正在我浮想联翩之际,中年男子气喘吁吁的说出这句话。

下意识的,我将女友一双美腿稍稍向上提了提。

“对,就是这样。”见状,中年男子双眼放光,就跟他妈的饿狼一样,猛地弯腰,嘴巴张的老大,一口啃在女友面团似的柔软上。

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攀上女友另一个饱满柔软,用力揉捏起来。

双指时不时夹住柔软上那大小如同枣核的凸起颗粒,捻弄挤压,同时嘴巴大张,伸出泛黄的舌头来回舔弄吸吮。

手和嘴的配合,堪称完美,女友立马被攻陷,樱桃小嘴微微张合,不断发出亢奋的娇喘。

那令我一直垂涎的完美娇躯,随着中年男子的挺动以及沉闷的肉体碰撞声响起,好似濒临渴死的鱼突然落入湖泊,由心而发,愉悦的扭动着。

“啊,啊,好有力,大力一点,嗯嗯……”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亲眼目睹清纯的女友,会在别的男人胯下婉转承欢,因为这事搁谁也受不了。

但此刻我眼睛却瞪的老大,死死盯着脸色潮红,嘴巴微张,来回扭动着一丝不挂娇躯的女友。

甚至还帮助他人更方便大力输出女友!

“瞧见了吗小兄弟?这他妈就是个骚到骨子里的浪货!”

中年男子似乎受到女友淫语刺激,起身一抹额头上密密麻麻的细汗,猛地一巴掌抽在女友一片上下忽闪的柔软上!

“啪!”

“啊……!

随着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女友脑袋猛然向后一仰,白皙娇软的脖颈紧紧绷起来,发出一道极其亢奋呻吟。

一张清纯精致的脸蛋,露出似哭似笑的表情。

看起来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但又好像是爽到极点的表现,反正我和女友办事的时候,她从来都没有露出这样的表情。

不是死死咬着嘴唇子,发出跟蚊子一样的哼唧声,要么就是双手捂脸。

“贱货!欠干的小母狗!”

女友激烈的反应让中年男子也亢奋起来,手掌再次扬起,啪的一声抽在女友已经微微泛红的饱满柔软上。

顿时,女友发出一道满足兴奋的呻吟,两条美腿猛地蹬直,脚趾用力弯曲,粉嫩白皙的脚心顿时皱褶满布,就跟猫爪子一样,让人不自觉生出一种想要疯狂蹂躏的冲动。

靠!

这一幕看的我恨不得上去给老色鬼一脚,他妈的这简直就是在玩虐啊!

但不知咋回事,我脑袋却跟充血了一样,异常的兴奋。

藏在裤裆里的物体前所未有的坚硬,就跟要爆炸似得。

中年男子彻底玩嗨了,双手使劲抓捏女友的两片柔软,使其不断变换成各种形状。

“啊!嗯嗯……”女友完全放飞自我,翘臀抬起,不断迎合中年男子的挺动。

“看见了没小兄弟,老哥说的咋样,越是清纯的女人越骚,特别是这个年纪的小姑娘。”

我不得不佩服这老色鬼的战斗力,大力猛干五六分钟了,丝毫没有停歇缴械的意思。

“这种女人就要好好开发,不要当成人看,就当成一只发情的母狗。”中年男子说完,终于放弃对女友两片柔软的蹂躏,一只手抓住女友的柔顺的长发,用力向后扯去。

出于身体本能,女友蜜桃臀不由自主的向上抬起。

这个角度,使得两人下面完美贴合在一起。

中年男子立马其根而入,狠狠顶撞,“呼……玩女人其实持久力不算啥,最重要的是要会花样,活要好。”

“小兄弟,好好学着点,看老哥是怎么干的,等会你可以亲自上阵实验一便,保准让你不管是肉体还是精神心理都会得到满足。”

女友似乎已经快接近顶峰,光溜溜喷香的娇躯开始大幅度扭动起来,美腿一张一合。

中年男子却在这时候突然停下来,拔出湿哒哒的粗棍,“小兄弟,帮老哥把这小骚丫头翻过去。”

我没有犹豫,立马照做,因为想看看这老色鬼还会玩啥花样,更想看看在陌生男人疯狂输出下的女友,会骚浪成什么样。

我双手从女友腋下穿过,搂住两条细嫩的胳膊,中年男子立马抓住女友不安分的美腿。

中年男子冲我一笑,心照不宣下,我俩猛然用力,直接把浑身瘫软跟没骨头似得女友翻转过来。

“瞧好了小兄弟,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学会这一招,保准让你受益无穷。”

中年男子老气横秋的瞥了我一眼,拽住女友美腿,使劲往下一拉。

顿时,女友的翘臀完全暴露在暗沉的红灯下。

“这一招叫老汉推车。”

将女友的美腿反架在肩膀上,中年男子再次进入,双手也没闲着,不断拍打着女友的翘臀。

“啪啪啪……”

随着中年男子的抽打,女友翘臀红晕一片,但娇喘呻吟却更加亢奋。

女友一头秀发散乱在洁白的床单上,娇躯随着中年男子的挺动,不断抽搐。

两片肉软因为下半身悬空,跟两个乳盅一样吊着,来回摇晃,泛着让我口干舌燥的波浪。

“咝……!”就在我看的热血沸腾,很想掏出家伙撸弄一番,以此来缓解胀痛感时,中年男子突然倒吸一口凉气。

我知道,这老色鬼不行了

这小贱人是大学生吧,真他娘的紧,搞得老子快要坚持不住了。”

狠狠一巴掌抽在女友泛红的翘臀上,中年男子并没继续抽打,而是使劲揉捏起来。

挺动的频率,前所未有的快猛,好像马上就要缴械投降。

“干!干死你,干死你!”

女友虽然意识模糊,但身体的本能却存在,开始剧烈抽搐起来。

“来了!”低喝一声,中年男子上半身前倾,前后快速挺动十几下,狠狠向前一挺。

那狠猛的劲儿,就跟要把自己挤进女友的身体里一样。

“呼……”

长长的出了口气,中年男子跟死狗一样瘫倒在女友柔软的娇躯上。

不知怎么回事,我在此时也松了口气。

虽然目睹女友被别人肆意弄很爽,但终究还是没能迈过正常伦理那关。

“小姑娘玩起来就是爽啊。”拍了拍女友被抽的通红一片的翘臀,中年男子心满意足的直起身子。

见我没反应,他叫了一声,“小兄弟,还愣着干啥?趁这小丫头还没醒来抓紧时间玩啊。”

抹了抹额头,中年男子走进浴室,而我则傻愣愣的看着烂醉如泥,瘫倒在床上的女友。

在散发秀发遮盖下的清纯俏脸,隐约露出一丝满足的笑容。

这就是我那个平日里矜持清纯,温婉可人的女友?和坐台的没啥区别!

“怎么还不弄?等她醒来可就得另加钱了。”

见我没动弹,中年男子一边穿衣服一边好心提醒。

我愣了下,恍然大悟过来。

靠!这老色鬼竟把我女友当成这个场子坐台的茶妹了!

“小兄弟,记住老哥刚才的用的招式,好好感受。”

中年男子穿好衣服,在我肩膀上拍了拍,挤眉弄眼笑了笑,潇洒离去。

看着玉体横陈的女友,我不再犹豫,抱着她向浴室走去。

虽然我没有洁癖,可毕竟被别人玩过了,总的洗洗吧。

“唔……”

就在我刚刚将洗的香喷喷的女友从浴缸里抱出来,准备付诸行动,让胯下舒服舒服时,一声嘤咛,打断了我的美梦。

女友竟然在此时醒了,弯眉微微皱动了下,但随即又舒展而来,一把揽住我的脖子,将脑袋头靠在我胸膛上。

“你真坏,弄的人家下面的肿了,不过……我喜欢。”

看着一脸娇羞满足的女人,我是懵逼的。

见我不说话,女友轻轻捶了我一下,“怎么?不承认?不是你把我迷晕,然后肆意妄为吗?”

我他妈还能说什么?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连忙点头称是。

因为这事我无法说出口,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女友被别人玩弄,不但无动于衷而且还出手相助。

这要是被顾清知道了,准得和我说分手!

帮身体软的惊人的女友穿好衣服,我搂着她的细腰,回到原来的房间。

“你们俩可真够疯狂的。”

刚刚推开房门,赵淮山的声音在我耳旁响起。

我连忙看去,不知何时,这小子已经回来,搂着林萧,笑眯眯的看着我俩

“你俩够可以的啊,跑哪玩去了?”

赵淮山目光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和女友,但我能感觉到,他大部分目光都落在女友身上。

原因很简单,只因为此刻女友虽不能说是容光散发,却是娇媚可人。

或许是生理上得到满足,媚眼如丝,一脸潮红。

特别是那一对明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人就跟暗送秋波似的。

说话间,赵淮山起身向我走来,扔过来一根烟,“玩美了吧?走吧。”

话落,赵淮山在我肩膀上重重拍打了一下,就在我不明所以之时,他冲我眨了眨眼。

我愣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

……

一路无话,等回到学校后,我们四人准备各自分别,女友却突然说出了一句话。

而我们三人因为这句话全部愣在了原地,我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这种话怎么能是从我这个温婉可人,清纯靓丽的女友嘴里说出来的。

因为女友竟然说这面具之夜很不错嘛,她已经有些喜欢了!

我听的脑子一热,差点脱口道出实情。

女友确实玩的很好,也已经爽了,可我他妈的还憋着呢。

虽然裤裆的小帐篷已经消失,可那玩意儿依旧憋的胀疼,急欲发泄。

我很想抱着女友好好大干一场,于是就把她拉到一旁,“咱们先回吧,等以后有时间了再去面具之夜。”

“好啊,但是……”昏暗的路灯下,女友娇嫩清纯的面庞,突然泛起一抹羞涩的红晕,“今晚我们角色扮演好不好?”

面对女友这突如其来的要求,我先是一愣,而后欣喜如狂的点头答应。

等这一天我等的黄花菜都快凉了,因为女友老是放不开。

没想到经历这一次事情之后,女友放浪的本性逐渐被打开,竟然对我说出这样的话,虽然有些意想不到,却让我很是高兴。

看来那老色鬼说的一点都不假,越是清纯的女人越骚。

“你想让我扮演什么?”揽着女友纤细的腰肢,我心中火热一片,恨不得立马把女友就地正法,大干一场。

“老师学生,护士病人,空姐乘客,警察犯人,这些都行,随你挑啊,只要你高兴什么都可以。”

很是羞涩的说完这番话,女友娇羞的将头埋在我怀中,一只柔嫩的小手在我腰间一阵乱摸,看样子已经发骚了。

我被摸得浑身燥热,心里就跟猫抓一样似的,痒的厉害,刚准备说好,没想到赵淮山却突然走来。

“你俩瞎嘀咕什么呢?看你一脸兴奋的样子,说什么高兴的事呢?说出来也让我跟着乐呵乐呵呗。”

女友娇哼一声,一阵风似的跑向林萧,只留我和赵淮山两人。

这让我感觉女友好似刻意留给我和赵淮山谈话的空间,又好似不愿正面面对赵淮山,心中不由一惊,女友该不会发现什么了吧?

“你俩刚才说什么呢?看你一脸贱笑的样子。”

我接过赵淮山递过来的香烟,还没有点燃,这小子又给我很上道的点上。

“能说什么,男女朋友之间的私密话题呗,怎么,连这个你也想听?”

哪知赵淮山却拍了拍我的肩膀,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你不说我也知道,刚才我隐约听到什么角色扮演。”

“说实话,你俩今晚是不是没有玩爽?想等会儿角色扮演好好干上一场?”

“可不是吗?顾清她非要和我角色扮演,让我……”嘴上没把门儿,一时说漏嘴,幸好我反应过来及时刹住。

在看赵淮山,他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笑容,嘴巴就差没咧到后耳根,凑到我耳旁,“没想到你女友看着清纯,隐还挺大啊。”

“你看这样行不行?刚好我也没有玩尽兴,今晚不住校了,我在校外租了一间公寓,咱们四个去我公寓好好的玩一场,怎么样?”

我没想到赵淮山竟然自告奋勇,想了想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妥。

毕竟赵淮山这小子连我女友也玩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刚好女友不是喜欢刺激,不是喜欢被人凌辱的那种感觉吗?今晚就好好的玩上一场。

见我点头答应,赵淮山兴奋的拍了拍我肩膀,“兄弟我就知道你也好这一口,走。”

见我和赵淮山勾肩搭背的走来,女友一愣,“干嘛去?刚才不是说好了……”

我用手指戳了戳赵淮山,“他在校外租了一间公寓,今晚睡他那。”

女友似乎有些意想不到,很惊讶的看着我,好像在等待着我的下文。

压下心中的躁动,我走过去揽住女友纤细的腰肢,压低声音凑到她耳旁,“角色扮演有外人在场,岂不是更刺激。”

想象中女友剧烈的反应并未出现,反而冲我很是羞涩的点了点头,细若蚊声的嗯了一句。

但在这羞涩外表下,我看到的是女友放浪形骸的一面。

她喜欢刺激,更喜欢当着别人的面展示自己!

“走吧。”

见女友不反对,赵淮山勾住林萧的脖子,一只手毫不避讳的捏着她的翘臀,径直向外面走去。

我心中一动,见四处无人,一只手伸到女友胸前,穿过层层布料阻隔,捏住那片柔软,使劲的抓了一下。

女友顿时娇呼一声,瘫倒在我的怀里,“要死了,被人看见怎么办。”

话虽如此,但女友只是装模作样的在我胸膛上轻轻地捶打了几下,并没有极力阻止。

于是我一边捏着女友高耸的柔软,紧随赵淮山离去。

……

“不错啊,还是三室一厅,得不少钱吧。”

在赵淮山的公寓转了一圈后,我不由感叹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错。

哪知这小子竟然说了一句钱到算个鸟,人活一世应当及时行乐。

“主卧是我的,你们两个随便住,别客气,把这里当成自己家。”

赵淮山说完冲我一阵挤眉弄眼,顺道还在林萧的翘臀上狠狠拍打了几下。

女友这时揽住我的臂膀,“咱们……洗洗睡吧?”

看着媚眼如丝,脸颊泛红,清纯可人的女友,我小腹突猛然串起了一股邪火。

特别是见识到女友在那老色鬼胯下婉转承欢,放浪形骸的模样,我再也忍不住,一把抱起女友,随手打开一间卧室,将她扔在床上

>>>>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