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上来动动/我和姪女性故事

王牌小司机李东柳莺全文_强插新娘

闫欣刚生产不久,正在家里休产假。

这是个很漂亮的女人,xìng格有些腼腆,身材却很有料,再加上正处于哺rǔ期,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独有的韵味。

我们邻里相处的很好,她老公黄亿伟经常出差,留下她一个人带孩子不放心,就拜托我多照应。

虽然表面上一本正经,可面对闫欣这种极品,我却很是眼馋。

所以对于她老公的请求,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时常去她家转转,捎带手地帮点儿小忙,顺便瞧瞧那女人饱饱眼福。

文学

今晚我刚洗漱完毕,正打算睡觉,可却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老张,快开门!看看孩子怎么了!”

我打开门,见到闫欣双眼含泪,慌慌张张的。

可能太着急了,她只穿了件半透明的吊带睡衣,我看向她的时候,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她胸前的高耸上,随着她急促的呼吸,正在微微轻颤着。

久违的视觉冲击,让我有一瞬间的慌神,心脏也猛烈地跳动着。

闫欣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我在看她,我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心里有些懊恼,闫欣都可以当我女儿了!她也一直当我是长辈,很尊重我,我却偷看她!

“小欣你别慌,先说说孩子怎么了?”

我平复了一下慌乱的心,刻意控制着的语气尽量淡定些。

“老张,孩子一直哭,怎么哄都哄不好!亿伟还不在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闫欣拉着我的手臂急哭了,丝毫没意识到她胸前的柔软蹭在了我的胳膊上。

“哦?快带我去看看!”

虽然被这一磨蹭心神dàng漾,可一想到她家那可爱的小家伙出事了,我连忙强压下心中的狂跳带上门,赶紧向着她家跑去。

进屋后,我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孩子,并没发现什么异样。

小家伙哭个不停,我顺手拿起旁边的nǎi嘴,放在他的嘴边,这小家伙立即停止了哭闹,小嘴用力地吸哺着。

“你是不是没有nǎi水了?看给孩子饿的!”

见孩子哭得那么可怜,我有点心疼,也知道她没什么经验,把孩子饿着了。

闫欣低下了头,紧了紧胸前的衣服,脸红了起来。

“你呀,太粗心了!nǎi水没了都不知道?家里有没有nǎi粉?”

见我这么说,闫欣有些尴尬,支支吾吾地说:“家里……家里nǎi粉吃完了,我……我……还没来得及买。”

我看了一眼表,对着闫欣无奈地摇了摇头。

“现在超市都关门了,要不去医院吧,找个催rǔ师来帮揉揉你就有nǎi了,要是实在不行……”

我看了眼她的胸前,没有接着往下说。

说着话,孩子又哭了起来,安抚nǎi嘴治标不治本。

闫欣一把抱起孩子,焦急地说道:“老张,怎么办呀?孩子又哭了,嗓子都哭哑了!”

孩子越哭越来劲儿,闫欣忍不住也跟着哭了起来。

见她六神无主,我有些不忍心:“你赶紧换身衣服,我陪你去医院!”

我刚转身,小家伙的哭声突然不那么大了,还断断续续的。

我连忙转头看了一眼,只见孩子的脸憋得通红,连饿带哭,眼看着就要背过气去,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丝邪念……

快!倒点温水!先给孩子喂点儿!”见闫欣还愣着,强压下心头的那丝邪念,轻轻地推了把她的香肩。

将孩子jiāo给我,闫欣急忙跑到厨房。

随着她小跑的步伐,胸前的高耸也在随之dàng漾,让我忍不住将目光放在了她那。

不一会儿,闫欣就拿着nǎi瓶小跑了过来,她不经意地一抬头,四目正好撞到了一起,看得我老脸一红。

“我看着她喝,你去换衣服吧,我开车拉你去医院。”

有些尴尬的收回目光,我错开话题连忙接过nǎi瓶,放在了小家伙的嘴里。

可水是没有味儿的,这小家伙吃了几口后,就把nǎi嘴吐了出来,再怎么喂,他就是不吃,继续哭了起来。

“老张,你是中医,一定会催rǔ,你帮我揉揉吧!看着他哭,我心疼!”

闫欣哭着拉住我,眼底的羞涩,很快就消释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孩子的担心。

“催rǔ……我倒是会,可是……可是……我……”虽然这时候很想答应闫欣,可我表面上还是装作一脸为难,不然会让这女人产生警惕。

故作犹豫地看了眼哭着的孩子,我一脸无奈地说道:“好吧!我先给你检查下!”

我的表演显然很成功,闫欣对我完全没有戒备,有的反而是惭愧和羞涩,看了眼身上的衣服,又羞红着脸看了我一眼。

我心里就像有个虫子在蠕动着,对接下来的检查兴奋又期待。

我把孩子放在婴儿床里,然后让闫欣坐在沙发上。

闫欣羞涩地把衣服掀开,将那雪白展现在我眼前,看到那诱人的高耸,我顿时愣住了,喉咙中不自觉的咽下了口唾沫。

“老张,可以开始了吗?”就在我愣神时,闫欣突然开口叫了我一声。

“啊?可以,可以开始了!”我回过神有些尴尬地看着她,感觉老脸有些滚烫,坐在她的对面,颤抖着将手向她伸了过去。

触手的那一刹那,我顿时感觉自己这颗老心脏受不了了。

真软!

不仅弹xìng十足,而且格外柔滑。

当我的手触摸到她那敏感地带时,她的娇躯一颤,俏脸变得越来越绯红。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心里的虫子不时地咬我一口,痒痒的,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我紧了紧心神,强忍着心中的狂跳为她检查起来。

检查的过程中,那持续不断异样的舒适和刺激,让我险些哼出了声!

不过我最终还是强忍住了,一边按摩一边寻找问题,很快我敏锐地发现,在她的右胸中有两个不大的肿块,不出意外应该是rǔ腺堵了,导致nǎi水无法通畅。

“小欣,你忍一忍,可能会有些疼!”我瞅着她,她脸更红了,只轻轻点了一下头。

“嗯……”

我手上用了劲儿,她疼的轻哼了起来,身体不停地扭动,眼角含着泪珠。

她闭着眼睛、紧抿嘴唇的诱人样子,让我移不开目光,竟感觉格外的刺激,更让我羞耻的是,这一刻我那的反应变得很是强烈!

我的力道越来越大,rǔ汁从她的身体里一点点涌了出来。

“啊!老张,用力点!”

更重要的是,随着我的动作,闫欣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痛苦慢慢的变成一种愉悦的潮红,喘息的口中竟发出了一声催促,听的我心头一跳。

难不成这小娘们被我按出感觉来了?要不然怎么连这种羞耻的话都说出来了。

“嗯——”

心中一阵激动,我手上的力道又不自觉地加大了稍许,可就是刚加力道,闫欣的口中顿时发出了一声略带痛苦的闷哼。

我浑身一僵,有些尴尬地连忙收住了力道。

随着我这一放松,闫欣也从那种迷醉中回过神来了,显然意识到了自己刚才说了那么羞耻的话,脸上红的仿佛能滴血。

虽然很想再试试刚才那种刺激的手感,可看到闫欣这样,虽然心头充满了想法,可我却没敢再继续用力。

按照之前的力道,直到肿块被全部揉开,才放开手。

闫欣感觉胸口的手已经离开,赶紧睁开眼睛,满脸的羞红,眼神有些躲闪地看着我:“好了吗?老张!”

“嗯!好了。”

我有些紧张地回答着,只觉得老脸格外滚烫。

闫欣赶紧抱起来哭累了的孩子,开始喂起这嗓子都哭哑了的小家伙。

本来精神有些萎靡的小家伙,闻到那独特的味道,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咕咚咕咚的就开吃了。

看着真香!

我突然很想尝尝,甚至有点嫉妒正在吃nǎi的小家伙。

不过这种事我也就在心里想想,真要敢凑上去,肯定会被闫欣认定是老流氓,到时候一旦被捅出去,肯定会被人戳脊梁骨。

不过虽然不能亲自去尝尝那滋味,可并不妨碍我看着这难得的福利,饱饱眼福。

这小家伙显然是饿久了也哭累了,在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会后,小脸上变得有些疲倦,靠在闫欣的胸前开始呼呼大睡了起来。

看到这小家伙这么快就吃饱了,我突然有些遗憾,有些不舍地将目光收了回来。

“老张,我感觉舒服了不少,不像白天那样胀痛了!”

将衣服拉下去遮住那诱人的风景线后,闫欣脸色依旧有些潮红,抱着孩子,手指不停地搅动着那边角衣襟。

“那就好……”尴尬地回了句,我连忙恢复了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老张,谢谢你!”

闫欣红着脸看了我眼,声音夹带着颤抖,之前是因为孩子哭得伤心,没太注意,现在一冷静下来,她就感觉有些羞耻了。

“一会儿烫个毛巾,趁热再敷下,这几天注意休息。”

我看着一脸娇羞的闫欣,压制住身体的那股子冲动,眼见闫欣打算将孩子放回婴儿床,简单jiāo待几句,不敢继续呆下去,就打算准备走人。

“老张,疼,疼!”

可就在我刚转身的时候,突然听到她又叫了起来,连忙转过身。

“怎么了?哪里疼?”看着从一脸通红变成苍白的闫欣,我没多想连忙扶着她坐下。

“这里疼,非常胀。啊……”

闫欣指着胸前,脸色苍白,身体颤抖着。

看到她的样子,我连忙掀起她的衣服,看到她的双峰比之前大了一圈,而且胀得发青,nǎi水成线流着。

“小欣,你这是涨nǎi了,要是不赶紧把堵在里面的nǎi排出来,可能会……”

我心中莫名的有些兴奋,可脸上却故作凝重。

“老张……会怎么样?”看到我的样子,闫欣痛苦的脸上透着一丝慌乱,连忙问道。

“可能会引起rǔ腺炎病变,严重的话可能会要动手术……”

“那老张你快帮我疏导一下啊!”

还没等我说完,闫欣就紧张地一下抓住了我手,感受到她柔软的玉手,我的心中顿时有些dàng漾。

“好好,小欣你别急,叔这就帮你!”我赶紧安慰了她一句,强压下心中的颤抖将手放了上去,心中那丝邪念愈演愈烈。

“老张,可以了吗,怎么越来越疼了……”在我一边享受一边刻意避开那些穴位后,闫欣很快就忍不住,带着一丝哭腔地问道。

“小欣,可能是回nǎirǔ腺管堵塞了,现在排不出来。”心中暗自窃喜,我故作有些无奈地样子。

“老张,那我怎么办啊?”被我说的这么严重,闫欣都有些快要崩溃了。

“要不……我帮你吸出来吧?”

看着眼前这诱人的雪白,我喉咙咕咚一声,咽下了口唾沫。

“小欣,你……你别误会,这是现在最简单有效的方式,推拿的话没法将nǎi排出来,就只能用吸力疏导了。”

看到闫欣一愣,我连忙解释道,都到了这一步可不能让她产生别的想法。

“没……没有,老张,我没有误会你,我只是……”

听到我的解释,闫欣也生怕我误会,可说着说着一下就红到了耳根子。

“小欣,叔送你去医院吧,只不过这距离医院差不多半小时的车程,要是耽搁久了……”我话虽然这么说,可故意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完。

或许是今天好运钟情于我了,我这话刚说完,就看到闫欣的身体一颤,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

“老张,你……你来吸吧!”

>>>>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