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场 佳丽 亲身经历:自慰高潮到失禁h

今天的黄琴穿着花格子杉,折在牛仔裤里,整个身材绷的前凸后翘,看上去似乎比平时还更好看了,老王的心噗通噗通的狂跳。

黄琴左右看了看,有点小疑惑,就问其他学员没来吗。老王点头说天气不好,没人来。

 文学

黄琴有点纠结,这老王经常偷偷看她弄的她很不好意思,今天一个学员都没有,她性格腼腆,有点不敢一个人面对老王。就跟老王说她也下次再来。

黄琴这么一说,老王急了。今天就他和黄琴两个人,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老天在给他的机会,如果错过了就太可惜了。

“黄琴,马上要考试了,因为你经常让别人练车,搞得你技术在这期里面最差。今天难得只有你一个人练车,你何不多练练?不然到时候考不过多丢人啊?”

老王这一番话,倒是有苦口婆心的感觉,可黄琴还是有些犹豫。因为她感觉每次老王看她的眼神都十分具有侵略性,在他面前,自己好像是没穿衣服一样。每次往这一想,黄琴的脑海中就会出现一些羞耻的情景,所以也是他回避老王的原因。

可老王说的很有道理,这马上考试了。要是考不过在其他学员面前,在学校同学和家长面前,那是多丢人的事情。

黄琴虽然腼腆,但还是比较有自尊心,加上近段时间年轻漂亮女孩儿打车被害的新闻频繁出现,黄琴更加渴望有一个驾照,所以就点头同意了。

一见黄琴同意,老王的心思就活络了起来:“那快上车吧,咱们抓紧时间多练几把。”

黄琴进入了驾驶室,老王做在副驾驶。车门一关,热乎的空调就往老王的脸上吹。今天只有黄琴一个人,老王感觉自己每吸一口气都能闻到黄琴身上的味道似得,下面不自觉的鼓了起来。

“今天视线不好,看不清楚线。我们就不练场地,上路试试,你看怎么样?”老王提议了一句。

黄琴没有意见,就点着了火,松手刹,踩离合,挂挡,这一切步骤虽然生涩但做的还不错。

不过刚一起步,车子还没挪几米远,哐的一下熄火了,两个人的身上都狠狠的晃了晃。

很是抱歉的说了句对不起,黄琴不好意思看王刚,用葱葱玉指将秀发撩到而后,赶紧又从新打火。

而这时的老王的一双眼睛都直了,刚才那么一晃,黄琴的花格子杉胸前的口子松了两颗,老王坐在她旁边,刚好能从她胸前的衣服缝里看见一片雪白的肌肤,还有半边饱满到不可思议的肉团。

随着车子发动机的晃动,这半边雪白轻轻颤动,看的老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黄琴没有发觉异样,认认真真的在努力操作车子起步。老王感觉自己快憋爆了,将外套放在自己腿上挡在,一双眼睛看着黄琴的半球,一只手轻轻活动起来。

这实在太刺激了,老王恨不得立马扑在黄琴身上,但这毕竟是法制社会老王可不敢。

努力了几次,车子终于平稳的开动了,黄琴脸上挂着丝丝自豪的感觉:“教练,还可以吗?”

老王手中的动作越来越快,说话都有点哆嗦:“很可以,右拐,咱们上大路。”

黄琴开的很仔细,眼睛十分认真的看着前方,老王感觉遮住不舒服,甚至还把衣服撩开了几秒钟,用自己的对准黄琴狠狠的套了几下,险些走火。

就在老王快忍不住的时候,黄琴突然“呀!”了一声,老王吓到赶紧遮住自己,把家伙放回原位。

“怎,怎么了?”

黄琴急忙说:“教练,你帮我看看是什么一直在报警。”由于车子在行驶,路上车还不少,黄琴不敢乱看。

老王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长出了一口气:“没事,是你安全带忘记系了!不过我告诉你,没系安全带直接扣一百分的!以后车子起步之前,就一定要系上。”

老王说的有点重,黄琴脸上发烧,漂亮的眼睛看着前方,一只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往安全带那里抓,可是抓了半天还是没抓到,车子一直压在中间视线上。

老王咳了一声:“你在车道上呢!专心开车,两只手握着方向盘,我来帮你系上!”

黄琴的脸更红了,乖乖的将两只手握住方向盘,点了点头:“麻烦教练了。”

老王在这说话的时候确实没有太多心,不过当他伏着身子,往黄琴那边靠时,感觉黄琴整个胸脯几乎都快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随着黄琴的呼吸,胸脯上下起伏时不时还会碰到老王的脸,格子衫很薄,老王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格子衫下的温暖以及柔软,如果能将整张脸埋进去那会是怎么一个感觉?

王刚情难自制,加上黄琴架势技术本来就不怎样,配合车子的晃动,用鼻头蹭着黄琴的胸尖,不一会儿老王就感觉一颗小豆子慢慢膨胀起来,咯着他的鼻子。

感觉到黄琴身体上的回应,老王恨不得狠狠的将这件衣裳给撕碎,好好看看里面的风景。

“教,教练,还没抓到吗?”黄琴此时的脸蛋烫的不行,不管怎么说,老王也是个男人,第一次有男人的脸离自己胸口那么近,她的呼吸都变得加快了

老王呼吸出来的热气打在她的胸前,让她有股十分异样的感觉,双腿不自觉的开始并拢,似乎身怕有什么跑了出来。

黄琴的呼喊声,让老王清醒过来,连忙应了一声:“快了,快了,马上好。”

老王不敢墨迹,要是别黄琴发现说自己耍流氓就完了,不舍的又蹭了下,这下真的去抓安全带了。

车内狭隘,好不容易抓住安全带,老王身子还没回到座位上,突然一个急刹,两个整个脸都扑在了黄琴的双腿上,鼻子不偏不倚的嵌在了黄琴的腿心。

虽说黄琴穿的是牛仔裤,但这牛仔裤却很薄,由于惯性巨大,老王感觉自己的鼻子,都挨到深处了。

黄琴路口急刹,刚松口气,就感觉股股热气在自己腿上喷薄十分舒服,整个人都酥酥麻麻的,甚至轻声“恩”了一声。

黄琴味道猛的往老王鼻子里灌,那股少女独特的味道另老王整个人都开始发飘,加上黄庆情不自禁的声音,老王还用脸蹭了蹭。

老王的鼻子和嘴像是有魔力一般,弄得黄琴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快瘫了,刚才自己一直控制没让它跑出来的东西,现在像黄河泛滥般决堤着。

老王心中狂喜,这黄琴虽然外面内心都十分清纯,但这已经成熟的身子倒是十分敏感,看样子自己有戏,于是继续动作,几乎是瞬间就感觉到一股润意。

“滴……”

就在黄琴忍不住快要发出声音的时候,背后传来了汽车了鸣笛声,路口红灯已经结束了,后面的车子在催促。

老王知道不能太过头,赶紧起身,将安全带给黄琴扣好,故作脸不红心不跳道指着前方:“黄琴,该起步了。开车慢没关系,但是实在太慢也是会影响交通的。”

这时黄琴才知道,刚才自己的那种感觉,是来源于老王。自己的教练的脸自己碰到了自己那里,而且自己还……但真的好舒服,虽然害羞的要死,但老王的起身却让黄琴有股淡淡的失落感。

偷偷看了老王一眼,黄琴这会想来,老王其实也还不错,教学什么其实都还比较用心。

“教练,你觉得我能考得过吗?”车子重新起步,黄琴主动开口了。

老王沉吟一会儿笑了笑:“只要你用心,多练车,就一定考得过。”

黄琴点了点头:“那也是多亏您教的好。”

这黄琴还是第一次跟自己闲聊这些,老王心里舒服的不行:“没事儿,只要你以后想练车,什么时候找我都行!”

这一天两人的关系倒是走进了不少,黄琴也会主动跟老王说话,在黄琴内心里,倒是认同了老王这个负责任的教练。

因为王琴对自己的认可,老王赫赫业业,上班儿教车比谁都认真,只可惜在那次摩擦之后两个人就没有单独相处过。

 一天老王睡得迷糊,突然感觉有人来到了他的身边,还撩开了他的被褥,发出了一声甜甜的声音:“王哥我来了……”

  “黄琴?”老王眯着眼一看,黄琴竟然穿着几乎透明的的粉色丝质里衣,一双大长腿搭在老王的肚子上,一双眼睛娇滴滴地看着他。

 “黄琴……你??”老王感觉浑身一震,猛的坐了起来,一张脸扑在了黄琴的怀中,那柔软的触感令他感觉快要升空。    

  “我不在这里,还能去哪儿?”黄琴伸出了手,滑进了老王的裤子,轻轻把控住,还温柔的动作起来。

  感受到黄琴小手的安慰,老王喘着粗气:“黄琴,你……你再这样,可不要怪我了!”

   “我喜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你呢……人家想的恨呢,快用你的很狠弄我……”

“那我不客气了!”老王红着眼,欺身而上!

就在要提马上刀的时候,老王感觉身体一轻,周围的环境一变,麻痹居然是梦!

坐在床上,老王对刚才的梦境回味无穷,可眼瞅明天就要考科目三了,上午模拟下午正式考试,一旦考完科目三,学员就能直接考科目四,考完科目四就能当天拿驾照。

因为自己的尽心尽责,王琴的驾驶技术日渐提高,这样一来的话,以后恐怕真要跟王琴失之交臂了。

一想到这里老王就难过的不行,买了一打啤酒打算把自己灌得半醉,街头上失足女给老王打着招呼,拉着他胳膊不让他走。

要是以前,老王还会进去玩儿玩儿,但现在他的心中只有王琴这么一个女神,这些庸脂俗粉岂能入他的眼睛?

老王拿出手机,翻出自己偷拍到的王琴的照片给失足女看:“这是我老婆!离我远点。”

失足女白了老王一眼走了开:“也不瞅瞅自己什么德行。还你老婆?呵呵……”

失足女的话深深刺痛着他,老王心中越来越难受,酒也没心情喝了。他打开微信,打算给黄琴表白。可当他翻到黄琴微信时又停了下来。

照目前的状态,他跟黄琴平日里都是有说有笑,偶尔自己还能揩揩油占占便宜,这样的日子让老王十分开心,但如果这么一表白,恐怕自己连跟黄琴以后做朋友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么一想,老王深深的叹息了一口,准备回家,可就在这时候,老王微信响了。

老王心想这么晚谁跟自己发消息,可当他一看手机愣住了。是黄琴。一直以来老王在微信上都是小心翼翼跟黄琴说话,生怕自己过分了黄琴把自己给删了。

这都快十一点了,黄琴还给自己发消息,而且是第一次主动给自己发消息,老王激动的快哭了,点开微信,黄琴发了一个五个字字:“教练,你在吗?然后加一个抓狂的表情。”

老王忍着自己狂跳的心,回了个我在,你怎么了。

黄琴发来语音,老王点开,里面是黄琴有些慵懒的声音:“我睡不着……”

这声音跟有魔性似得,老王的内心当时就澎湃起来,而且黄琴跟自己说睡不着,难道?

老王咽了口唾沫赶紧回复:“你怎么了?为什么睡不着?明天还要考试呢。”

黄琴发来语音:“就是因为明天要考试了,我好紧张,要是考不过怎么办。”

老王一听,嘿嘿笑了。学员考试前紧张,是常有的事情,他遇到的可多了:“别紧张嘛,你的技术那么好,应该没问题。”

黄琴马上回复:“为什么是应该没问题,教练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考不过?”加大哭的表情。

老王回复道:“你别激动,我是你教练,当然有什么说什么。你切换档,和靠边停车处置的不是很好。”

黄琴又发了一排抓狂的表情,都快把老王手机屏幕给霸占了。然后又发了一排可怜的表情:“教练,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老王听看到王琴的回复,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或许来了:“你说说看。”

黄琴说:“你能不能今天晚上再教我练练,帮我巩固一下,我好担心考不过……”

老王说,这样不好吧。都这么晚了,你一个大姑娘出门,父母不担心吗。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老王这是欲擒故纵。如果他太容易答应,反而会有点唐突。

果然,老王刚一回复完,黄琴就打来了电话。老王忍住内心的激动接通了。

“教练……”黄琴的此时的语气跟撒娇没什么区别。

老王一听到黄琴软绵绵的声音,下面一下子怒吼了起来:“恩,怎么了琴琴?快睡了,不然影响明天的状态。”

黄琴俏皮的哼了一声:“你不是答应过,我想练车随时都可以吗?你怎么说话不算数!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教练,呜呜。”

老王假装很激动的说:“我这人一向说话算数!”

黄琴马上道:“那我现在想练练,教练你得教我。”

老王心中冷笑,然后一副勉为其难的口气:“好吧好吧,怕了你了,那咱们在哪儿汇合?”

老王这么一答应,黄琴十分高兴,就给了老王一个地址。让老王去接她。

到了之后,老王就看到黄琴站在路边等他。此时的黄琴在路灯的映照下,看的老王都呆住了。

一件白色T恤被她两团胸脯绷得紧紧的,平坦的小腹露出了一截皮肤,跟水晶似得晶莹通透,一张小脸粉嫩,鼻梁精致挺巧,小嘴性感无比,整个人都美到无可挑剔。

而她下面穿着条白色热裤,几乎都快包不住她浑圆的翘臀。一双长腿饱满,腿心一点缝都没有。

老王也是一把年纪,很清楚这种腿型的女人,一般男的要是弄起来,根本超不过三分钟就要投降。

平时黄琴穿的十分保守,但本来她已经换好衣服睡了,但又激动得睡不着,这会儿就光是把内衣穿上就出来了,热裤里面还是缕空的。

见老王来了,黄琴十分高兴。老王把驾驶位让给黄琴,黄琴坐上之后就对老王甜甜一笑:“教练你真好。”

这一句话把老王美的不行,这玲珑有致的身材就这么近距离坐在自己身边,老王强忍着自己想要犯罪的冲动,认真的指点着黄琴。

此时的老王可是确确实实把自己二十年的驾驶经验耐心的传授给了黄琴,黄琴听的十分认真,很快终于能够准确按照路口情况变换灯光,和刹车鸣笛。

“做的很好,靠边停车试试。”老王指挥了一下,黄琴便点了点头,打了转向,就开始靠边停车。

靠边停车是科目三很重要的一门,需要离路边线三十公分内才算合格。黄琴努力停靠之后,老王下了车,一看,离得起码有四十公分以上了。

老王叹了口气:“我说了多少次了!你没听吗?一定要点对点,看好了之后再打方向,你看这个距离肯定是不行的!”

老王这么多年,还是有点教练脾气,说话一时没注意就重了一点。黄琴下车一看,一听,眼睛都红了。

老王惊觉赶紧安慰,用手拍了拍黄琴的肩膀:“哎呀,别气馁,咱们继续。”黄琴的香肩摸起来柔滑无比,老王的手流连忘返。

不过黄琴并不买账,蹲在地上哭了出来:“呜呜……我肯定考不过……好丢人……”

他这不蹲还好,一顿,胸前浑圆雪白的巨物几乎都被被膝盖顶了出来。老王居高临下,刺目的白皙,看到一清二楚。更让老王激动的时,今天T恤的领口很松,几乎都看到黄琴整个胸脯的一半。

老王内心狂跳,心中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当下赶紧蹲下来,出声安慰:“别急,别急,我还有一个办法。如果这样你就应该没问题了。”

黄琴一听,立马不哭了:“什么办法?”

老王脸上迟疑的说道:“额,这样,我来主控,你坐在我身上,我手把手教你。姑娘你可千万别多心,我只是为了你能过关。”

黄琴听老王这么一说,有点为难了。坐在教练身上,那多羞耻啊,而且自己只穿了件这么薄的热裤,里面还是缕空的。

老王见黄琴开始犹豫,马上趁热打铁再给黄琴加了一剂强心针:“那是算了吧,我这糟老头子抱着你这确实不像样。那咱们就先回去了,你也别太紧张,就算明天考不过,以后都还能再考四次,总能成功。”

黄琴看着老王,老王故作一脸正色,看着十分正经。

黄琴轻轻咬了咬嘴唇:“那好吧,我试试。”

见黄琴答应,老王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虽然自己现在老了,但年轻时候挑逗的女人的技术并没有丢下。

上次在路上的意外,老王就十分清楚黄琴的身子是非常敏感的那种类型,凭借自己的技艺,今天无论如何也得把黄琴给拿下!

老王先坐进驾驶座位,将车子座位尽量往后挪又下降了些,给黄琴留了足够的空间,也是给自己留了足够的空间。

到时候情难自制时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要不是路灯不是很亮,此时都能看到老王的脸都臊的厉害。

“来吧?”

看着老王做好了准备,黄琴还是有点犹豫,毕竟他内心真的很单纯,也很保守,这种跟男人如此亲密的动作,对她来说有些过了。

老王见黄琴一而再再而三的由于心中急了,很快的欲望就转化成了不耐烦:“行了,你不想考过就算了,上车,我送你回家去。白瞎了我真心实意想教你!”

老王脾气不好,黄琴也是十分了解,见老王真生气了,就连忙走上前来:“教练,你别生气,我坐上来就是了。”

说着黄琴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按着老王的大腿,翘臀轻轻一挪。

黄琴的小手摁在自己腿上,老王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见她翘臀挪过来,甚至隐隐能看见一条凹陷的纹路。

黄琴居然是空的!?

老王见状,呼出的气息都带着火星子,趁她还没坐下来之前速的拉开拉链,将自己给放了出来。

而黄琴根本没察觉什么,对着老王的双腿就坐了上去。

就是现在!

老王抓住机会,悄悄把沙滩裤的大裤脚往下一拉,半边大腿露在外面,连着他的那怒吼的身躯释放了出来。

随后,他趁黄琴坐下的瞬间,不露声色的将黄琴的热裤拨在了一旁……

他知道,黄琴并没有穿内内,所以……

黄琴哪知道老王正在算计她,坐下的那一瞬间,便顿时感觉到一处滚烫的坚硬,毫无阻隔的紧贴着她的圣地,那一瞬间,灼热和空虚瞬间弥漫着她整个身心……

为了防止她逃脱,老王故意抱住她的腰,把她死死压在自己身上……

黄琴忍不住扭动着身体,关键处的摩擦给她带来了巨大的敏感,瞬间击中了她,将她撩得一片混沌,快感如潮。

她只觉得浑身一软,战栗着软趴在了方向盘上。

这一瞬间,她很想摆脱老王,却又使不上力气,而且他完全控制不住身体的自然反应,紧紧地夹住了老王那儿,浑身瘫软、娇喘连连。

老王也感觉浑身都被点燃了一般,他那多年没有再开光的老枪再也忍不住了,管它呢,这么完美的女人,先弄了再说!

想到这,他扶正自己的老伙计,对着黄琴的深处,狠狠的冲了过去……

坐下去的那一瞬间,黄琴就感觉不对,屁股下好像有一个像棍棒一样的东西顶着,好像是……

黄琴的脸腾一下就红透了,她不好意思动了动屁股,可这一动,身下的老王可受不了了,他差点忍不住想把黄琴就地正法,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他咬牙将手覆在黄琴的手背上,轻轻拍着她的手背,装作一本正经说道:

“来,别动,仔细看好了啊!”

车子启动了,黄琴本来羞得不行,见老王这么正经,也就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只能努力忽视身下的异物,强装镇定看着前面。

老王见黄琴没有抗拒,心里暗暗偷笑,索性将脸偷偷凑近黄琴的脖颈处。他暗吸了一口气,一股来自于少女特有的芬芳体香串入鼻间,老王心下迷醉,他流连花丛这么多年,怎会不识这是未经人事的女孩才有的体香?但凡被破了身的,无论年纪有多小,这股体香都会消失的。

老王心想,这么一个极品的美女,颜值高身材好,还是个雏!如果能被他上一次,就是死也值得了!

老王越想越心痒,恨不得撕开黄琴身上的超短裤直接冲进去!可黄琴的性格这些日子他多多少少也能摸个七七八八,知道她很清纯害羞,如果表现得太猴急,一定会把人吓跑。

就在这时,老王看到马路前面有一排减速带,他眼珠子轱辘乱转,顿时计上心头。

“其实考这个靠边停车还是有一些小技巧的,今天我就私下教教你……”

他一边说着话交来转移黄琴的注意力,脚下的油门却没有减速,不一会就到了减速带区域。

黄琴听到有小技巧的时候眼睛就亮了,可还没等她追问下去,车子忽然一阵大力起伏,颠得厉害。

黄琴的热裤料子比较软薄,加上车子本身颠簸的作用,她整个屁股都被颠地悬空起来,老王看准时机,趁她屁股掉下来的时候就着车子晃动的间隙狠狠往上顶了几下,这一顶直接连带着热裤都顶到了穴口边缘。

黄琴吓了一跳,那种陌生的舒适感忽然袭来,她只觉得身下好像有点酥麻酥麻的,口中情不自禁嗯了一下,她忍不住夹紧双腿,贝齿咬紧唇瓣,脸红得能滴出血来。

如果老王能看到她这幅咬着唇瓣的羞涩模样,指不定真的会化身为狼,让她躺在自己身下哭着求饶。可惜此刻黄琴是背对着老王的,所以看不到这番香艳的美景。

而老王此时正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黄琴的饱满浑圆的屁股上,他假装要扶住黄琴,一只手按在她的小蛮腰上,另一只手则扶住她的屁股,这一摸才知道,黄琴居然没穿底裤!

老王血脉喷张,差点就当场发泄出来了,但想到会弄湿黄琴的裤子,到时候就没法解释了,他只能咬紧牙关,硬生生忍住。

很快车子就过了减速带,车身又变得平稳了。

黄琴暗暗松了一口气,她红着脸侧头看向老王,表情似埋怨又似娇嗔。

“教练,你干嘛呀?过减速带都不减速,真是的!”

老王被她瞪得心驰荡漾,身下又硬挺了几分,黄琴立马就感觉到了。她又羞又燥,但鬼使神差地没有出言说破。她干咳了一声,红着脸低声催促道:

“教练,你刚刚说的小技巧是什么?快教教我。”

老王听她这么一说,三魂七魄这才回归了,他以为黄琴没有发觉,暗暗告诫自己要忍住,万一唐突了佳人,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样想着,老王万分不舍地将手从黄琴的小蛮腰和小屁股上移开,他将手重新覆在黄琴握着方向盘的手背上,强装正经说道:

“其实靠边停车找30cm的方法和科目二坡道定点时用的方法是一样的。就是当右侧车头的三分之一处与边线重合时,刚好是右侧车轮距离边线30cm的距离,注意观察车辆,调整车身,当车身距离马路边缘线小于30cm处就可以停车了。”

话落,老王将车稳稳停在路边的临时停车位里。黄琴赶紧探头往车外的黄线看去,果然停得很标准。

这下黄琴可高兴坏了,她回过头崇拜的看了老王一眼,摩拳擦掌说:

“教练你好厉害,你这么说我就觉得简单多了,我也来试一下!”

老王被她夸得飘飘欲仙,正想回话,不料黄琴冷不丁打开车门,做势要下车。

黄琴的屁股一起来,老王顿时就要暴露了。他吓得大惊失色,还没来得及捂住,黄琴却在此时回头道:

“教练,你坐回去副驾驶坐吧,我自己来开下试试……”

老王被她这一举动吓得差点没痿了,他慌忙伸手捂住身下,可心里已经哀呼来不及了。

千钧一发之时,只听啪的一声,路边的一杆路灯忽然烧毁。

这条路是老王特意选的比较偏僻的马路,从刚才练车到现在,都没有一辆车经过,这里的路灯也基本都快了,整条公路只剩两三盏灯,还隔得挺远,所以这灯一灭,眼前的视线一下子全暗了下来。

黄琴吓得立马掩头惊叫,周围一片黑暗,哪还看得清老王干了什么。老王狠狠松了一口气,赶紧趁着黑暗整理好自己的裤门,刚拉上拉链,黄琴就摸黑串进车子里,一屁股坐在他腿上。

“教……教练,你快开下车灯!“

黄琴好像很怕黑,她吓得紧紧抱住老王,芊芊玉手揽在他的脖子上,那对挺傲的玉峰紧紧贴着老王的身体。

老王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给砸懵了,只觉得全身的血液直往脑门上冲,若是按他平时的习性,他肯定顺水推舟一把将美人抱住,但此时,他脑袋一片空白,下意识就听了黄琴的话,将车灯打开了。

啪——

车灯一开,老王就后悔了,暗骂自己傻,这灯开了,美人哪里还会投怀送抱?

果然,有了光之后,黄琴很快镇定下来了,镇定下来之后,她就发现自己刚才居然抱住了教练,一瞬间面红耳赤,腾一下打开车门从老王身上下来,羞得头都低下来了。

老王气的想扇自己一巴掌,可还没等他后悔,只听黄琴又尖叫了一声,她忽然捂住双眼转过身去,背对着老王又气又恼道:

“教练,没想到你居然这么龌蹉!“

老王被她骂得莫名其妙,心想自己刚才也没做什么越矩的事啊?他下意识低头看着自己的裤门,这一看不得了,他的裤门没拉好!

老王简直欲哭无泪,刚才摸黑也没注意,那裤门的拉链被他的内裤卡主了,此时裤门那鼓鼓的,那一半没拉上的地方,内裤都被顶出来了……

“黄琴,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老王急的不知道怎么自圆其说,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憋不出一个正当理由。黄琴气的一把甩上车门,头也不回就跑了。

老王赶紧开车追了上去,他摇下车窗将车开到黄琴旁边,也顾不上替自己解释了,只能苦口婆心劝黄琴先上车。

这大半夜的,她要是真跑丢了,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不得被人生吞了?

之前黄琴不是对老王的行为没有察觉,而是老王表现得太过一本正经,让她以为这都是自己的错觉,也不好意思点破。

特别是刚才在减速带那,她分明察觉到老王顶了她几下,她当时心想两人都隔着裤子,所以摩擦到也没什么,可这会被她撞破老王居然没拉裤门,虽然还隔着一层底裤,可想起那个动作,还是羞耻到极点,哪里还不明白他的龌蹉行为?

黄琴确越想越气,她也知道自己一个单身女孩半夜这样走回去不安全,可她也不敢再上老王的车了,谁知道会被他载到哪里去?

老王见黄琴这次是气急了,心里暗呼倒霉,几番劝说无果后,他就放弃,只能开着教练车慢慢跟在黄琴后面,直到她走到比较繁华的大马路,并且上了一辆网约车。

老王也怕那网约车司机会觊觎黄琴的美貌,一路跟着那网约车护送黄琴到家,这才敢离开。

回到家后,老王万般后悔,可现在再后悔也没用了,他打开微信,点开黄琴的聊天页面,想跟她解释点什么,可编辑了几次还是不敢发过去。

就这样磨蹭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只发了一句: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祝你明天考试顺利。

老王鼓起勇气点了发送,没想到发送失败,黄琴把他拉黑了!

老王这下是真的慌了,没想到一次好好的机会就这么被他给搅黄了,他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加上明天黄琴就要考试了,如果考不过还好,要是考过了,老王肯定,黄琴这辈子都不会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了……

想到这,老王觉得自己的心都痛了,好在明天还有考试,黄琴一定会去驾校,他只能等考完试找个时机向她解释一下……

这一晚,老王躺在床上睡不着觉,他回想起之前跟黄琴相处的种种,心想黄琴没准也对他有那么一点感觉?

可这个想法很快被自己否定了,他低头看看自己,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大叔,要钱没钱,典型一穷屌丝,像黄琴这样的女神怎么可能看的上他?

老王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安慰自己,只要黄琴还是单身,他就还有机会,不能放弃!

怀着这样的念头,老王虽然一夜没睡,第二天还是早早来到驾校,他特意站在门口等着黄琴。

可他万万没想到,黄琴虽然来了,身边却带着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

老王一时间只觉得五雷轰顶,脸当时就白了。

黄琴身边的男人似乎发现了老王的视线,疑惑地询问黄琴。黄琴顺着那人的视线看过来,一看是老王,立马就想起昨晚的事情,脸顿时就红了,眼神似气恼又似羞燥地瞪了他一眼。

后来又见老王脸色不是很好,想起他昨晚一路跟着护送自己回去,黄琴的脸色又缓和下来,隐晦又担忧地望了他一眼。

老王的目光就没离开过黄琴身上,自然收到她那略带担忧的眼神,霎时又心花怒放,觉得黄琴还是关心自己的。

他想趁机走过去跟黄琴说两句,顺便问下她旁边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跟他是什么关系。但是考试马上要开始,所有学员已经在排队进考场,老王叹了口气,只能作罢。

这边,黄琴跟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分开之后,就跟着排队准备进考场了。昨晚黄琴也是一夜没睡好,今天精神萎靡,加上这是她觉得最难考的科目三,黄琴的一颗心一直悬着,紧张的要命。

黄琴这次的监考员是个跟老王年纪差不多大的中年大叔,看他一脸不言苟笑的样子,黄琴就更紧张了。

轮到黄琴的时候,她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监考官的视线不着痕迹在黄琴的胸口瞄了一眼,今天黄琴穿的是很平常的T恤衫跟牛仔长裤,为了方便考试,她特意换了一双白色球鞋,一头长长的头发扎成了马尾辫,整个人看起来青春洋溢。

可就算是这种最平常的穿着打扮,放在黄琴身上居然也穿的如此性感。

特别是刚才她紧张地拍着胸脯的时候,那两座高耸的玉峰还是引起了监考官的侧目,可黄琴这会可没空察觉这些,她围着车子走一圈,检查好车子的四个轮子,然后才说:

“报告考官,车辆检查完毕申请上车!”

监考员点了点头,黄琴这才小心翼翼地进去。可上了车之后,黄琴就更紧张了,她甚至忘了做车内调整检查,直接就点火发动了。

监考官头疼地看了她一眼,但黄琴哪里还有时间顾及他,因为她刚起步,车子就熄火了!这意味着,她的第一次路考已经失败。

黄琴紧张得手心额头全是汗,她想跟监考官要张纸巾,可考试期间是不允许说话的。她只能苍白着脸抹了抹额头上的香汗。

那监考官面上看着严肃,但不知是个看脸的还是什么,居然在黄琴第二次准备开始的时候隐晦地提醒她做车内检查。

意识到自己居然漏了这么重要的一个步骤,黄琴更慌了,那监考官看在眼里,那表情好像比她还着急。

这下就连黄琴都发现了监考官的异常,好在之后第二次点火起步没问题了,直线行驶也顺利通过。

可接下来就没那么乐观了,黄琴在后面的加减档位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低头换挡,那监考官眉心一跳,假装没看见。

接下变车道的时候,黄琴又忘记打方向灯,监考员嘴角一抽,又隐晦提醒了她一下。

后面的掉头又让黄琴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果然转弯的时候她又差点错把油门当刹车,好在她及时反应过来,不然等监考员出手踩刹车,那她这一科就注定挂了!

最后是靠边停车,幸亏多了昨晚的练习,靠边停车她顺利通过了。

考完试下车的时候,黄琴的手都是抖的,这一路她出了多少错自己都数不清了,她已经预料到自己过不了了,脸色十分沮丧。可不想监考员下车之后通知她,考试通过了。

黄琴愣了一下,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她抬头看着那个监考官愣愣说道:

“考官,你……你刚才是说我过了吗?”

那监考官见她这样,再严肃的脸都绷不住了,他嗤笑了一下,拍了拍黄琴的肩膀,眼睛又似有似无落在她胸口处那道性感的鸿沟上,饱满了眼福之后,才说道:

“你没听错,你科目三过了,快去准备一下,去考科目四吧,过了今天就能拿到驾驶证了。”

黄琴简直高兴地要飞起来,虽然不知道这监考官为何对她这么明显的放水,但她以为监考官没准看起来凶,但人比较通情达理?

这样想着,黄琴就觉得自己今天运气很好,正好又遇到一个已经考完但是没通过的学员,那学员正是她的好姐妹刘玲玲。

刘玲玲跟黄琴虽然差不多同一时间学的车,但并不是同一个教练,她今天的监考官也异常的严格,刘玲玲两次机会都是在起步的时候就挂了。

黄琴不敢说自己是因为监考官放水才过的,怕给那个监考官带来麻烦,她只说自己很幸运,刘玲玲羡慕不已,同时还告诉了她一个意外的消息……

“你说什么?我那个监考官跟我的教练是老同学?”

刘玲玲点头说:

“对啊,我刚才无意间听到他们两在说话,好像以前是同一个小学的,好多年没联系了。我估计啊,没准你们教练有让他老同学手下留情,给你们放放水呢!”

黄琴可不傻,这事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

“玲玲,我们教练手下的学员得有多少个人,那监考官怎么可能都放水呢?而且他们那么多年没见,什么情分都淡了,这种被发现就得丢饭碗的事,谁会轻口答应啊?”

>>>>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