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男女主就肉:不要了(h)文

 胥教练,我眼眸迷离地看他,他抱着我与黄剑对峙着。

 

“小子,这是我老婆,你胆子也太大了,敢给她下药!”

 

黄剑以为真是我老公来了,陪了个笑摊手道:“我什么都没做,看你老婆喝醉了,想送她回去而已!”

 

 文学

“哼,滚蛋!”胥教练以前当过兵,一身犍子肉,瘦弱斯文的黄剑连嘴都不敢还,掉头就跑。

我迷迷糊糊地被胥教练抱到了一间空置的包厢,他嘿嘿笑着撩起我的裙子,我还听到了丝袜被扯烂的声音,他的手掌整个按住我的下面,隔着薄薄的蕾丝短裤轻轻按摩着。

 

被药性折磨的我已经完全失控,吟哦声一阵阵响起。

 

我下面很痒,不满足他的撩拨,挺起下半身,主动在他手掌上摩擦。

 

他笑得更开心了,把我扔到茶几上,冰冷的玻璃将我刺激得连连呻•吟,那声音娇媚入骨,听在耳朵里,我都不敢相信竟是我发出的。

 

胥教练快要疯狂了,他一言不发地揉捏我的雪峰,薄唇含住了我的嘴。

 

他的嘴里满是烟味混合槟榔的味道,原本我是不喜欢的,可现在的我空虚到只要是个男人,就能轻易地上了我,我抱住他的头,将他紧紧按在我的胸前。

 

他的舌头好灵活,钩得我胸前挺挺的,下面水汪汪地一片。

 

“啊……唔,嗯……”我疯狂地扭动着身躯配合着他所有的动作。

 

“宝贝儿,你真美,就连叫声都比她们好听!”胥教练脱下裤子,那根涨得通红泛紫的东西嘣地一声弹了出来,像渴到了极致的人迫不及待地寻找着解渴的水源。

 

“哈哈,终于要得到你了,终于……”他念叨着,那帽子顶端刚碰到我的大腿,他的电话响了。

 

我听到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阿东,我唱完了歌,你在哪里?”

 

“哦,宝贝儿,我在……洗手间,你等等,别着急,我很快回来!”胥教练一边温柔地回答,一边找着我身体的洞口。

 

我刚刚到头的火热被他跟别的女人的通话弄得消去了不少,支撑着起身,突然推开他,冲起洗手间扑了一把冷水脸。

 

“我艹,许雅,你他妈的行啊,吃了春药你还要推开我?我告诉你,老子今天不干了你我跟你姓!”

 

到嘴的鸭子要飞,胥教练哪里能忍,冲过来扛着我一把按在地毯上,扶了那丑东西往我胸前放,捏着两坨雪白就要R交。

 

冷水刺激得我的神经清醒了不少,我恶心地想吐,呜呜哭着:“不要这样对我,你有那么多的女人,何必缠着我?”

 

“谁让你长得好看,又那么骚气!老子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想干你!”

 

胥教练说着俯下身,把重新硬起来的东西往我下面塞。

 

还没放进去,房门就被敲响了:“东哥,我听他们说你在里面?”

 

啊……那个打电话的女人找过来了……

 

我看着自己裙子被掀到了胸上,小内脱到了膝盖,而他更是把裤子都脱到了脚踝,一看就知道在干嘛。

 

我没有脸见人了,捂着脸想哭。

 

胥教练低声咒骂了一句,却突然把我抱住放到了茶几跟沙发中间的地毯上。

 

房间里只点了一个射灯,不走到沙发面前来是看不到的。

 

他咬住我的唇警告道:“不想丢脸就别出声!否则你就出名了!”

 

他站起来整理好衣服裤子,倒了一瓶酒在衣服上,摇摇晃晃地开门。

 

“啊……小丽宝贝儿,我回来怎么没看到你们,你去哪儿呢?”胥教练真够鸡贼的,装醉走错房间

 

“东哥,你走错包厢了!”

 

“嗯,那我们回去吧!”胥教练装得很像搂着小丽要走,却冷不丁被她半道上拉了回来,反手把门一关。

 

一头扑到他身上,透过透明的茶几缝隙,我看到两人互相亲吻搂抱着往沙发上扑。

 

走到一半的时候胥教练想起了我还躲在下面,便立刻将她就地按倒在了我刚刚躺的地方。

 

“哎呀,这地毯弄得人家好痒!”

 

“宝贝儿,咱们在床上搞过,茶几上搞过,车上也来过,就地毯上没有,试试!”胥教练上下其手,三两下就把小丽弄得气喘吁吁,双手抱着他的腰不停地拱着身子想要。

 

“啊……哦,啊……”

 

我听到一声沉闷的入•肉声后,便响起了小丽连绵不绝的吟•叫。

 

那声音忽高忽低,似乎极痛可又极爽,我不由得夹紧了双腿,右手食指轻轻摸到了洞口,伸进去一根轻轻搅了一下。

 

唔……

 

我用力捂住嘴,可身边现场春宫,我又中了春药,这双重的刺激让我实在是受不住,一声轻微的呻吟从我的手指缝漏了出来。

 

小丽正在律动的身子一僵,看向沙发的方向:“有人?”

胥教练眉色一沉,摸出手机放出一部爱情动作片,里面女子的叫声一浪高过一浪,他嘿嘿一笑:“可不是有人吗!”

 

小丽挺着凶前雪团没好气地撞他的胸膛:“东哥你好坏哦!”

 

“口是心非的宝贝儿,你不是最喜欢我这一套了吗?”

 

两人越弄越来劲儿,我顶着浑身的火热,迷迷糊糊地听着,双手用力地揉捏着胸,像被架在火上烤着一般,都快要被他们两个人弄出来的动静闹到窒息了。

 

而下面更像被一万只蚂蚁爬过,又痒又空,手指根本不够用,要是现在胥教练分出心神来,我估计我恐怕就主动躺他身•下了,任由他作践了。

 

“啊,东哥,快快快,啊……我到了,东哥,我到了!”

 

听着那跟要死一样的抽气声,我心口的火热越来越浓,浑身颤抖着,恐怕这就是所谓的欲1火焚身的感觉。

 

全身三百六十个毛孔都打开了感受着这番极乐。

 

两人终于弄完了,小丽还要拉着胥教练下面那根东西,摸了又摸,真是爱不释手。

 

“宝贝儿,我刚刚射•里面了,你快回去吃药,不然怀上了怎么办?”

 

“那你离婚娶我呗!”

 

“胡闹,当时是你说你老公下面不行,让我们只打炮,不说结婚的事!”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那你送送我!”

 

小丽像没骨头一样靠在胥教练怀里,两人又摸又抱才好不容易分开。

 

听到关门的声音,我的手指在颤抖地过程中突然钻了进去,在里面被紧紧地吸住了,我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

 

“啊……啊……”我想要,想要!

 

弄得太投入的我,却没看到门再次被推开又关上,却是胥教练去而复返,他站在阴影处摸着下巴欣赏着我浪•荡的模样,然后蹲下•身伸出手摸着我湿成小河的下面。

 

“啧啧,许雅,你怎么这么骚呀,看看你的水!”

 

我红着脸,全身发着烧,看到他就像看到解药的人:“给我,啊……给我!”

 

沉沦在春药里的我,放1荡到让人发指的地步。

 

他却故意折腾我,迟迟不肯解开裤腰带,让我用牙齿一点点地拉开他的拉链,那东西一下子弹到了我脸上,我像被打了一耳光,脸上的火热和心底的欲•望纠缠。

 

短暂的羞耻过后,我呻吟着握住他的硬物将他拉到我身上,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可我心底的火只有它能灭!

 

在极度的纠结中,他的东西落入了我的桃源洞中,啊,空虚被填满的感觉,先前的火热,灼烈,好似一下子全都被抵消了,我深吸着气,小腹先是一热,突然便是一抽,好痛!

 

这痛意来得突然而强烈,我不由得皱紧眉头,再看下面,已经一片血红。

 

胥教练退出了我的身体,拿纸巾擦着他的东西指责我:“我艹,许雅,你亲戚来了,靠,老子差点以为我玩了个处•女!”

 

我身体软到了极致,光着身子在地毯上躺了这么久,头晕乎乎的,此时身体与心理的双重重压下,我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我醒来的时候,头有些重,我皱了皱眉,周遭一片白色,头顶上还顶着好几个点滴液。

 

“宝贝儿,你醒了,你吓坏我了,唉,都怪我,明知道你身体不好还带你出去野,幸好胥教练在外面捡到晕过去的你送到医院!”

 

“啊,是他……是胥教练送我来的?”我大脑处于缺血的状态,只知道我好像被他上了,不对,进去了一点儿,还没开始动的时候我大姨妈来了,他就退出来了,接着我就晕了!

 

黄婷婷一脸坏笑的道:“你可真行,大夏天的都能得风寒,你别不是老公不在家把自己憋坏了吧?”

 

我翻了个白眼,看到了诊断单,大姨妈来引发的低血糖,再加受凉引起的发烧,病都赶一块儿了!

 

黄婷婷陪了我好一会儿,突然看手机道:“那啥,我帮你向经理请了假了,你安心养着,这会儿我得回去公司一趟,有个客户要过来,晚些我给你送饭!”

 

我谢过她照顾我叮嘱她:“嗯,你路上小心点!”

 

关键时刻只有闺蜜最靠谱,什么老公,男人全都是玩笑!

 

我正埋怨着,电话响了,竟是我老公。

 

“阿雅你病了?”刘向海的声音里满是疲惫,也不知道是工作太累了还是别的方面……

 

“嗯,发烧,还有低血糖,老毛病了!”

 

“那阿胶补血胶囊你得坚持吃,吃完了,我再给你寄些回去,记得多喝热水!”

 

“嗯!”我心里一热,老公虽然人在外地不能照顾我,却还是想着我的!

 

想到昨夜我被下了药之后的疯狂与放•荡,我心里不由有些愧疚,便想多跟他聊聊,现在的我极其脆弱,很需要他的陪伴,就问他什么时候能够回一趟。

 

“我这边实在是走不开,有个项目我必须得盯着,下个月我尽量吧!”

 

我还想再说,可他说完后就直接挂断了。

 

“喂,喂,老公……”

 

靠,连话都不让我说完,有那么忙吗?

 

我窝进被子,心塞得一逼,心里刚刚涌起的愧疚也顿时被心寒淹没了!

 

隔着被子,我听到地板上响起了皮鞋“哒哒”的声音。

 

接着一双大手握住了我捏住被子的手,我吓了一跳,以为是老公给我的惊喜,便扭着身子推他:“你个死鬼你不是说不回来嘛,现在跑来干什么?”

 

那人手一僵,突然笑了:“许雅,你不会以为我是你老公吧?”

 

我一惊,立刻扯下被子,又是胥教练那张小麦色的脸,仔细看他的五官生得还算好看,有着男子的力量美。

 

但此时的我却很尴尬,一双眼眸不停地闪烁。

 

他嘿嘿笑着凑近我小声地道:“不过你要是想拿我当老公我也不会拒绝的,不如你说说你喜欢什么姿势?”他一边说一边抚着我的下巴,用粗砺的手指肚不停地刮来刮去。

 

我的心跳加快,却生不出拒绝的力气,只在嘴里轻声道:“别这样,这里可是医院!”

 

公共场所,他竟连一点都不克制吗?

 

“我知道这里是医院,不然我摸的就不是这里了!”他的眼神意有所指地扫过我的胸和下面。

 

我一脸害羞伸手捂住他的嘴,他也不躲,反而坏笑着伸出舌头舔着我的手掌,濡湿而又酥痒的感觉让我小腹一阵火热。

我抽回手,闭上眼缓和着莫名火热的身子。

>>>>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