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啊求求你停下:篇超辣短篇

  敲门,没人应;打电话,没人接。

  韩峰靠在门上半闭着眼,阵阵冬夜的冷风吹过,他上了半层楼梯去关楼道的窗户。窗户关上后,楼道里更加寂静了。

  “郎琛,怎么样,还住得惯吗?没事,没事,新年快乐兄弟。”扣下电话下楼,举国欢庆的夜晚,他显得格外孤独。

 文学

  银火和醉美都是韩峰他们公司旗下的娱乐场所,也是A市比较有名的俱乐部。由于之前安秀总去,导致他对银火没什么好印象,这次直接驱车到了醉美,打发打发时间,驱散一下寒意。

  到达已是一点半。韩峰站在八楼的取酒处叫了杯酒,却只是拿着不喝。眼神散散地落在不远处喧闹兴奋的人群上。

  他就那样看到了安秀。

  而安秀也看到了他。

  韩峰有些没反应过来,可能是近段时间的心力交瘁和今日的期待与落差,把他的反应机制打磨迟钝了,他举着酒杯保持原有的姿势,一派波澜不惊。

  安秀揉了揉眼睛,他的第一反应是看足了绚烂的烟花,导致他的眼睛也花了。

  周边人群的吵吵闹闹都变成了背景音,他脚下一停便被人挤来挤去,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挣脱出来,他一下子反应过来,扯了扯么一可的坤包——“小可,你跟慕扬先走,让他送你回家,我好像看见韩峰了。”

  “……哎?”么一可回头看他,一边拉住慕扬的手臂一起往走廊边上靠,“什么情况?”

  “先回去吧不用管我!”安秀已经匆匆往回了。

  电梯满员,所以他们和大多数人一样选择步行下楼,却没想到能看到他。安秀心里很忐忑,一边闪过对向而来的人,一边担心:会不会是看错了?

  思念与委屈溢满了胸腔,满得他喘不过气,万一不是……万一韩峰真的在B市还没回来……万一以后再也联系不上他了……他不确定自己能否承受得住那份失望。

  下一秒,安秀落入一个清冷的怀抱。

  “你低着头,怎么能找到我?

 

  就这样相拥了好久,安秀死死抓住韩峰的衣服,把头埋入他的肩窝。

  安秀在哭。

  半个月前你跟他说,安秀总有一天你也会因为一个人掉眼泪,安秀指定能一巴掌招呼你。

  但是今天,你要说他因为韩峰哭了。

  他认。

  他流泪了,收都收不住。他以前没觉得和韩峰在一起就特别的不一样,但是分开几天,没有联系,他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生活中有这么一个人,无微不至的对你好,累了能去抱一抱。你问他为什么喜欢你,他说,早在四年前的第一次见面,你就住在我心里了。

  他安秀何德何能,让这么好一男人记挂了四年?

  苦涩的泪水流入口中,安秀突然明白,不管这是不是所谓的爱,他都放不下了。

  “闷不闷,嗯?”知道怀里的人在哭,却不愿意说破,只是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让他安心。

  安秀摇头,不肯起来。

  “起来吧,这么多天没见了,你都不让我亲亲么?”

  安秀还是不抬头,这下是不好意思了,突然想起这是哪里,周围还这么多人……发闷的声音传来:“不让!”

  顿了顿,又说:“我们回家吧。”

  韩峰往后错了错身子,一手拿了块纸巾从他们之间别扭地伸上去,给安秀擦了擦脸。

  “走吧,傻瓜。”

  街上人已不多,只有树上的彩灯还稀稀拉拉地亮着光。韩峰没有开太快,旁边的安秀抽了抽鼻子,脸红红地看着窗外。

  明明从小在B市长大的韩峰,产生了终于回到家的想法。

  安秀在跨年的时候喝了点酒,回到家时已经迷迷糊糊地陷入了半睡眠状态,身体一晃一晃的。韩峰无奈,明知道他没睡着,还是直接把人抱了上去。安秀便动了动,伸手勾住脖子。

  “你倒无所谓了……”到了家门口,“钥匙拿出来。”

  安秀不好再装,别着手掏钥匙,开门。

  一进门韩峰就闻到了某刺激性气味……“安秀,你这两天都吃的什么?”

  安秀一下子想起中午忘了收拾的桶装面。“出去吃或者……泡面。”

 

  “你真行啊,以前还知道自己做呢。”韩峰觉得一阵头疼,又是心酸又是甜蜜,从侧面说明,安秀也挺想他的嘛。

  当夜(凌晨),两人并肩躺在床上讨论是非问题。

  “你怎么会在醉美?”

  “你还问?我没带钥匙,还以为你睡了不想打扰,这才随便找个地方待着,谁知道你在……你又为什么去?”

  “跨年呗。”

  “和朋友们跨年?”

  “本来应该是和你的,我早就订好位了。”

  ……韩峰投降,长臂一伸,变成了一个抱着另一个,继续讨论。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是你没给我打电话啊。”

>>>>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