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滑向胸前的柔软:女人是不是都喜欢被?

 闻说此言,丹青眉花眼笑:“真的?师兄这样夸过我?”

 

  海怀山道:“我也不要你写这个体那个体,就写你自己的体吧。”

 

  丹青一愣,道:“舅舅果然高明。我还真没什么机会由着自己的性子写字。也罢,今天试试手。”

 

  三个人进了屋,海怀山打开地下的大藤条箱子,和海西棠一起把里边的草稿便笺拿出来摊在条案上,开始一张张整理。有的是药方,有的是病例,有的是书籍条目注释,有的就是一段不知所云的话。

 

  丹青看了看,其中居然还有皇帝起居录里的内容,不由问道:“舅舅,这些东西……您不会是从宫里偷偷抄出来的吧?”

 文学

 

  海怀山得意洋洋:“然也。要不我师徒二人何必摧眉折腰事权贵,在太医院委屈好几年。”

 

  丹青乍舌。又是一个为追求事业奋不顾身的狂人啊。

 

  这时海西棠理出一沓药方递来,丹青拿过案上的金粟冷光笺,略一凝神,提笔开始抄录。

 

  起头的两张,写得还比较慢,到后来,速度逐渐加快,一张方子竟然只须看一眼,就从头默写到尾,再换下一张。

 

 

  清理资料的两人起先只是偶而瞄他一下,没过多久,完全被他吸引,干脆放下手中的活,站到身后专心致志看起来。

 

  海怀山拿起字迹已干的几张。嗯,笔笔有源头,字字有来历,流畅舒展而又法度谨严。又拿起后来的几张,渐渐脱了窠臼,飞扬跳动,摇曳生姿。放下笺纸,再看案上丹青刚刚写好的两张。只见笔画变幻无穷,满篇勾连呼应。分开看,每个字如白雨跳珠,晶莹透亮,铿锵有声;整体看,所有字浑然一体,水起潮动,流涌回旋。叫人每多看一眼,就多一种印象,只觉意随心转,纷至沓来,无边美景,目不暇接……

 

  “还有没有?”丹青长吁一口气,心中畅快无比,转过头问海怀山。

 

  师徒俩都是半天才反应过来:“怎么没有,这一大箱子呢,可够你写过瘾的。”

 

  “若不是这次急急忙忙,走得狼狈,还能多带一些回来。”海怀山叹道。

 

  “咦?难道舅舅你东窗事发了?从皇宫里逃出来的?”

 

  海西棠也望着师傅。这次师傅找了个借口说老母辞世,要回乡奔丧,突然坚决向太医院请辞,也一直没有跟自己说原委。

 

  “西棠别这么看我。当时咱们人没有离京,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后来走在路上,我想着你终有一日要回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直犹豫要不要讲。”再后来遇到丹青,师徒俩也忘了提这茬。

 

  “三月的时候,皇帝就时常说头昏眼晕,夜里心悸多梦。太医院都说是劳累过度,我看不尽然。”

 

  猛料啊。海西棠和丹青都坐下来,支着耳朵瞪大眼睛听海怀山讲皇家隐秘。

 

  “我也去皇帝寝宫请过几回脉。书案上有一个祥龙木雕的笔筒,那是安神的宝贝。可是三月再去的时候,味道有点不对,像是遇着了犯冲的东西——虽然若有若无,哪里瞒得过我的鼻子。与祥龙木犯冲的,只有乌青草。若单用,那都是救命的神药;若混用,则损人心神。时间长的话,可杀人于无形。”

 

  “寝宫里头,只添了逸王进贡的一幅画,我看奥妙就在上头……大变在即,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师傅!”海西棠猛然打断。

 

  丹青一张脸煞白,摇摇晃晃站起来:“舅舅……西棠大哥……我出去走一走……”

 

  站在院子里,满地都是明晃晃的日光,如刀枪剑戟林立。

 

  丹青垂下头,看着自己的手。

 

  起死回生,天赐妙手。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一双握笔的手,竟然成了他手里杀人的刀。

 

  恨。

 

  好恨。

 

  海西棠急着跟师傅解释了两句,忽听院子里小陶高声惊叫,忙冲出去。

 

  丹青硬挺挺的站着,右手血流如注。地下,躺着一把铡草药的刀,和,一截断指。

>>>>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