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啊 太大了 会被撑破的|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妻子或许是有些醉,加上今天说的jiāo换让她羞耻,也没来客厅直接去卧室里去了。

我犹豫中跟李强说着:“你喜欢你嫂子穿什么样的衣服?看起来很xìngfèn,很,很sāo的那种?”

 文学

我的话说完,李强吞咽了一口唾沫,炙-热的眼睛看着我,明明xìngfèn的控制不住自己,偏偏在我面前不好意思的说着:“嫂子那圆球和屁-股,还有大长-腿,简直要人命。

我每次看嫂子穿着丝-袜高跟鞋和包臀短裙的时候最后感觉,那个时候,我就无数次的幻想过让嫂子穿着那样的装扮,把她成熟火辣的身-体压下,从后边撩起裙子,把xìng感内-裤拨到一边,狠狠的后入她。

不行了,一想就xìngfèn的止不住,感觉快bào了一样。”

酒真是好东西,让年少的李强对着我说出这样的话,而且说的女人还是他的表嫂,是我的妻子。

我听着心中越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xìngfèn感。

“我去让你嫂子穿上,或许你可以直接撕开她的内-裤,撕烂她的丝-袜呢。

你这小子对你成熟xìng感的嫂子想法不是一天两天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酒精的催发下,我向李强说着,然后灭了烟站了起来。

李强的呼吸都变得混乱了起来,今晚都喝了酒,看起来让我们的yù-望都催发了起来。

加上妻子平时传统矜持,可今晚的妻子明显也处在xìngfèn的状态中许久,我相信只要我加把劲的话,肯定能实现的。

在我想来,秦小雅不愿意的话,那只能遗憾的算了,我这个年纪,对于二十出头的清纯靓丽少女还是很有感觉的。

不过今晚哪怕我和我表弟跟我妻子一起实现了三人行,在我看来也是一件巨大的突破。

亲眼看着自己xìng感火辣的成熟妻子,被年轻的表弟抱着屁-股凶猛的撞击,想象着魅力的妻子发出诱-惑的浅吟低唱。

我感觉自己也快要xìngfèn的zhà开。

妻子肯定更加的xìngfèn吧,毕竟老公和老公的表弟,两个男人同时玩-弄她的话,妻子的xìngfèn程度最强烈不过了。

这一切我都在心里默默的思索着,也做出了决定。

正当我站起来准备去卧室里跟妻子聊一下这件事情的时候,身后的表弟李强也跟着我站了起来:“哥,你,你去跟嫂子聊吧。

只要是嫂子同意让我弄她,我一定不会让嫂子失望的,嫂子那么xìng感,我今晚估计能玩嫂子到天亮。

我现在就去跟小雅聊聊去,趁着喝了酒迷糊着,我估计也能说通了。实在不行,晚上的时候哥你就当成是我,偷摸的溜到她卧室里,趁着她又醉又困的,把她给弄了吧。

到时候我就说昨晚我没控制住,是我-干了她,以后我再慢慢试探转变她的思想,倒时机成熟我再告诉她真相。

哥,你看这是个好办法吧?你在我女朋友卧室里玩她,我去你卧室里干嫂子去。”

我转头看着李强,特别是那家伙裤子那夸张的帐篷,已经说明醉酒的他被yù-望燃烧的承受不住了。

我心里原本都做好了带上这个高大威猛的表弟李强,两个壮实男人跟我妻子一起去三人行了,但当我听到李强的话后,我心里跃跃yù试,也就没阻止李强。

我跟他一起走到了走廊,他站在门口悄悄小卧室的门,呼喊着小雅的名字,里边有应声,看来秦小雅还没睡。

我继续向前走,来到了主卧室直接就推门进去了。

当我关上门站在卧室里的时候,看着我眼前的妻子。或许是今晚有了李强的存在,我现在看着妻子,竟然也会有强烈的xìngfèn感。

此时妻子白皙的皮肤带着微红,应该是酒劲未消。她正弯腰翘-臀整理床被,听到门响让她惊慌的转头,看到是我自己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

“这么害怕?怕强子进来把你这个表嫂强间了?”我笑着跟妻子说了一句,对着妻子那圆-臀的丰-臀拍了一巴掌。

妻子吃痛呼喊一声,幽怨的嘟着嘴看着我,妻子这一刻看起来充满了无尽诱-惑:“老公,你今晚真是越来越变态bào力了。

还说什么让李强来强间我,丢死人了,今晚的你真的好变态。不行,太羞耻了,我还在犹豫你说的事情呢。我现在都后悔了。”

我从妻子身后抱着她纤细的蛮腰,身-体也贴在她的后背,感受着那突起的圆-臀带给我的磨蹭感觉,我的手已经向前下方滑了下去。

当我摸到妻子还是夸张的湿-漉之后,妻子如同触电一样的并拢修长美-腿,又羞的哼了一声。

“都湿成这样了,还说不想呢,你就是口是心非,索xìng今晚放开了享受呗,老婆?

我是认真的,不影响感情,只是当夫妻的调剂,增进一下刺激的情趣,相信我好吗?

你今晚都xìngfèn成这个样子,别跟我说跟李强没关系?

二十出头的老公表弟哦,身材结实健壮东西又足够大,而且长得清秀讨人喜欢。

这个的小鲜ròu和你这个闷sāo少-fù的搭配,是不是心里其实很期待呢?”我的手又向上攀在妻子硕大的圆球上,开始任由那美妙的感觉随着我手不断的变化着,我嘴贴在妻子的耳边说着话。

妻子的身子那么烫,我的动作都会让妻子发出止不住的美妙哼声。

枯燥乏味的生活,今晚对于我和妻子,都是一个从未体验的刺激,我能确定妻子现在xìngfèn程度并不比我低的。

我这会儿感受到妻子转动着圆-臀,要隔着裤子把我卡在那美妙臀缝中。

可是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害怕给妻子这时候止不住的开始大战起来,今晚对我来说还有更加刺激的事情,我要控制。

我松开了妻子,看到妻子那一脸风情的朝红脸庞带着疑惑。

此刻xìng感火辣的妻子只穿着一身黑色的时尚内衣,我跟妻子说着:“老婆,今晚你就穿的xìng感一点呗?

我记得上次你买的那件包臀的超短裙就很xìng感,再穿上黑色丝-袜和高跟鞋,这样的打扮配上你的成熟火辣身材,我估计你能把那小子迷死。”

我说的那小子,妻子当然知道说的是谁了。

妻子在我松开她之后,有些躁动不安的失落,她微微弯腰翘起丰-臀准备穿睡衣呢,听到我的话妻子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老公,大晚上的,让我穿超短裙和丝-袜高跟鞋做什么?

那超短裙我都后悔买了,穿上就包着大腿跟,稍微一动就有点走光的感觉,太丢人了。”

我让她这么xìng感的穿着,妻子心里隐约知道我的目的,可还是矜持之下在明知故问。

我继续说着:“这样不是刺激嘛,你走出去,让年少的表弟看着你成熟火辣的xìng感身子,对你各种冲动的幻想,是不是很刺激?

来呗,好不容易有机会这样展示一下的,可不要浪费了机会。李强这小子刚才跟我说了,看见你这个当嫂子的这么穿,都会xìngfèn的控制不住想强bào你。

今晚趁着酒劲,穿的再大胆一点,看看这小子有没有胆子当着我的面玩-弄你这个表嫂。”我继续诱导着妻子。

妻子脸上带着强烈的羞耻,可闪亮的眼神有些意动,今晚的妻子,真的是xìngfèn到令我惊喜。

妻子看着我纠结几秒钟,最后又咯咯的娇笑起来。

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妻子说着:“好,穿就穿,变态老公让我穿的sāo,那我还在乎什么?

其实以前强子来咱们家的时候,我很多次也能感受到他总会偷偷盯着我的身子看,我也有些异样xìngfèn的。

今天他要是敢,敢,敢强间我,那我就翘着屁-股分开腿,让他随便弄。”

妻子长舒一口气,像是彻底想开了一样,按照我说的xìng感风sāo打扮开始穿了起来。

妻子慢慢的穿上超短裙和紧绷上身的T恤,慢慢的把xìng感丝-袜穿在美-腿上,当把高跟鞋穿在美-足之后,我的眼里也充满了yù-望。

这时候妻子带给我的诱-惑要比不穿衣服还要强烈,更何况妻子晚上穿的这么火辣xìng感,还是因为诱-惑我那个年少活力的表弟。

我看着今晚的妻子,酒精的作用下,保持着这样的xìngfèn,让妻子看起来又紧张又期待。

成熟xìng感,几乎比模特还要热辣的妻子展现在我面前,我现在突然有些担心李强这个愣头青,可别在真的要强间我妻子到时候太猛伤害到她。

要真把妻子吓到那就没得玩了。

不过转念一想,现在的妻子或许巴不得身为老公的年轻表弟狠狠的强间呢,应该会很配合的。

我的心里充满了心酸忐忑和强烈的xìngfèn期待,很难以言说的感觉,但是那种刺激感确实从未有过的强烈。

妻子穿好之后,用手梳拢整理勉强包裹住圆-臀的超短裙,xìng感高跟鞋踏在地面上走动两步,发出xìng感的声音。

修长的美-腿被黑色丝-袜紧紧包裹,更加的有视觉冲击力。

齐13小短裙紧紧包裹着妻子圆润火辣的丰-臀,在她高跟鞋迈步时候,圆润臀ròu不断的挤压变型,变幻着yù-望的臀浪。

紧身t恤紧绷上身,腰肢那么细,更加突显妻子那两团圆球的硕大。

我的反应更加强烈,惹得妻子那双美目看了一眼我的裤子,又止不住的笑了起来:“自己的妻子都要被自己表弟给玩了,你还能这么xìngfèn,我真是越来越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了,变态老公。

那么现在,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直接让强子那啥吧,太丢人了。”

妻子都xìngfèn成这样了,还在最后维持着羞臊的矜持。

正在这时候,我就听到卧室门外有声音,轻微的脚步声伴随着李强和秦小雅的轻声对话,他们俩好像又从卧室里出来了。

我和妻子对视了一眼,这时候妻子更加的娇羞,丝-袜美-腿并拢在一起:“小雅也出来了,太丢人了,不行,我可不好意思穿的这么sāo就出去,会被笑话的。”

我原本搂着妻子xìng感的腰臀弧线上,准备跟妻子也一起出去呢,可见妻子临阵退缩了,估计是又渴望又羞耻的心情让妻子不断的在犹豫着。

“现在吃过晚饭还不到八点钟,时间还早呢,你们俩喝的是红酒,没多少酒精度数的,小雅肯定不会睡觉啊。

你看她外表清纯羞涩的,其实李强都说了,她在学校可浪了,跟不少男同学玩过呢。

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都司空见惯,比你经验丰富多了,你这当嫂子的还羞什么。”我哄骗着妻子,希望用这样的方式让妻子别这么羞臊,真正放开了才最为刺激和xìngfèn的。

我这时候都开始幻想着我们四个人的大战了。

我玩-弄着年轻靓丽的清纯校花,同时看着旁边我成熟xìng感的妻子被年轻力壮的李强玩的大呼小叫。

想想就xìngfèn的我头皮发麻。

妻子又开始扭捏,毕竟yù-望的力量足够的强烈,妻子还是犹豫着没有彻底拒绝,而是小心翼翼的说着:“老公,要不,要不你先出去看看他们俩的情况,要是没问题,我就出去。

看看他们是不是,是不是也穿的很随意。”

我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妻子:“那好,我先去看看去,等会儿你直接出去就好,不用我再来请你了吧?”

妻子幽怨的看着我,我还是笑着离开了卧室。

我走出来关上门,出了走廊的时候,正看到壮实的表弟李强和他女友秦小雅坐在客厅沙发上,两个人凑近着在窃窃私语。

当我出来之后,清纯靓丽的秦小雅一下子坐正身子,心虚的低下头。

秦小雅穿着拖鞋展现出她那双小巧玲珑的xìng感美-足,身上还是穿着今天穿的那一身。

T恤修身牛仔裤,简单又充满了年轻的活力,身材好穿什么都那么诱-惑,清纯的诱-惑,更何况还长得漂亮,带着清秀的眼镜。

想想这个还是大学生校花,这更让我心中燥动。

见我出来的时候,秦小雅惊慌失措的站起来,脸上还带着醉酒余韵的红润,看起来更加的清纯动人。

“哥,你还没休息呢?你,你跟李强聊吧,我先回卧室了。”秦小雅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羞涩,见到我慌的不知怎么才好,说完话就起身,高挑xìng感的身影快速的向走廊那边而去。

我诧异了一下,还以为她走出来是默认了今晚我和李强准备做的事情呢。

当我眼神从秦小雅被牛仔裤紧绷的圆润小翘-臀上转移到李强身上,李强的表情倒是带着惊喜的神色,让我更看不懂。

当我坐在刚才秦小雅坐的地方时,还能感受到沙发上的些许温度,这是那个年轻靓丽的女人翘屁-股留下来的痕迹。

我身旁的李强脸上带着强烈的xìngfèn向我说着:“哥,我刚才给小雅聊过了,她今晚同意跟我睡一起了。

等会儿再晚点该睡觉的时候,你就装成我去她卧室,她说不锁门,你进去之后别开灯,在黑暗里干她就可以。后续的事情jiāo给我去处理就好。

那今晚,今晚我是不是就可以去你卧室,去,去玩嫂子了?”

李强已经激动的不成样子了,正这时候,我成熟惹火的妻子曼妙身影出现在走廊那,依旧穿着高跟鞋,xìng感丝-袜包臀短裙。

“很晚了,我先去睡了。”妻子感受到表弟李强那喷火一样的炙-热目光,努力装作平静的向我说了一句,面色朝红的转身离开。

李强那眼睛还直勾勾锁定着我妻子浑圆的美-臀上。

“怎么样?你嫂子今晚穿的sāo吗?”

“太sāo了,好xìng感。”

“看出来了吧?你嫂子已经默认你干她了。我先去帮你把你嫂子的刺激程度再加强一些,一会儿你直接进卧室就可以。”

我说完话就站起来,然后迫不及待的向卧室走去。

当我来到卧室,故意半关着门,留出巴掌大的空隙,此时妻子前突后翘的火辣身子正紧张的坐在床边。

我进来之后一把把妻子给抱着站了起来,妻子惊呼的同时,我已经紧紧抱着妻子的xìng感腰臀,和妻子疯狂的吻了起来。

我足够的xìngfèn了,可妻子看起来比我还要不堪,当我跟妻子的美妙红唇碰触到一起的时候,妻子立刻抱着我的肩膀脖子。

疯狂热烈的回应着我的吻和揉-捏时,妻子一只灵巧小手向下,熟练无比的握住了我快要bàozhà的身-体。

正在这时候,我看到了房门出一个高大健壮的身影出现,那是我的表弟李强。

此时我妻子正背对着我陷入了xìngfèn的疯狂,而李强只是盯着我的妻子成熟xìng感的腰背美-臀。

在我眼神鼓励下,李强也受不了,直接走了进来。

我妻子一切都不知道,表弟李强直接从我妻子身后抱住了她,我看着李强疯狂的把短-裤直接退下来,结结实实的盯在我妻子圆润的美-臀上。

李强抱着我妻子的瞬间,我妻子意识到了什么,惊呼了一声。

我感受到妻子的紧绷,这一刻我的心脏也xìngfèn的快要跳出来:“老婆,强子很想干你这个嫂子。

你把屁-股对着他翘高点,感受到他的东西没?年轻的东西,看着可真凶猛,你不握一下试试吗?”

妻子极度的xìngfèn,在一脸情迷,她羞耻的不敢去看身后的表弟李强,可还是悄悄把手伸到后方,紧张无比的轻轻握住了李强的东西。

这一刻的妻子看起来从未有过的xìngfèn和疯狂。

她被我抱着亲吻,身后还有表弟李强充满年轻男人荷尔蒙的身-体跟她亲密接触。

李强双手迫不及待的攀上了我妻子圆球在疯狂的揉-捏,当我妻子小手握住他的瞬间,李强发出满足的闷哼。

“嫂子,分开腿,把屁-股翘高点,我想你都快想疯了。”不断亲吻着我妻子脖颈的李强,对着我妻子,对着他的表嫂发出了颤抖的xìngfèn声音。

我妻子没说话,可是默默的迎合着这一切。

她一只手抱着我的同时,那双带着yù-望的眼睛跟我对视,妻子很听话的高跟鞋微微分开些。

妻子丝-袜美-腿展开,弯腰的同时,默认这一切的发生,将被超短裙的xìng感圆-臀对着身后的表弟翘了起来。

>>>>全文在线阅读<<<<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