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一心文学 > 质子成皇 > 第六十八章 点到为止

第六十八章 点到为止

    “小哥儿,拿出真本事来。”

    沐居正看向退后的七弦,言语间尽显轻松,又向他勾了勾手,示意切磋继续。

    七弦感受着手臂上的阵痛,就方才那么一击,他的左手手腕就差点没承受住,他不敢托大,一脸正色地望向沐居正,屏息凝神重新摆好姿势。

    “再来。”

    话音刚落,沐居正猛地提速,他脚下尘土飞扬,一瞬间就又与七弦对上,他此次应该是全力出手,一手下劈一手上挑,拳速极快,连贯且流畅,每一招都伴有呼啸的风声。

    爪功、肘击、寸腿、冲拳,沐居正攻势如暴雨狂袭。

    司徒锡看得心惊不已,他在思考要不要下场叫停。

    这沐居正的拳法好生凶猛,他打的地方都是对方要害,倘若给他命中一拳,七弦这小子怕是都要重伤吧。

    不过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面对沐居正的攻击,七弦脚步快速变动,他的身体将沐居正的每一击都躲闪开来,双手也变换着架势,或抓或靠地削弱着沐居正的劲道。

    “绵烛式?你的武功是不是跟一个老秃驴学的?”

    看到七弦灵活地闪开自己的进攻,沐居正忽然停了下来,七弦方才化解他拳法的那架势他以前在召国见过,记得这是《圆石拳法》,是由一个叫圆石的和尚所创,他之前还与这和尚交过手。

    “找死!”听到沐居正的问话,七弦第一时间不是去疑惑沐居正是如何知晓的,而是神情一凝,脸上闪过狠色,这蛮子居然敢辱骂他的师傅。

    七弦终于主动出击,他双脚一踏,身子如同离弦之箭疾射而出,这速度快得围观之人都没反应过来,沐居正也脸色一正,双臂交叉并作一个十字挡在胸前,接下了七弦的一记踢腿。

    而几乎就在下一秒中,七弦身子倒置,双手一按地面,双腿又变化角度朝着沐居正的膝部连环踢出,动作中随之传出的声势接连不断。

    “好快!”钟离墨惊呼出声,他神情激动、舌挢不下,一旁的陈管家也看得目瞪口呆,他平日里也没少见街边那些个卖艺的秀弄武艺,但像这样的精彩对决他还是头次见到。

    “好厉害。”朝云此时已经站起身来,她前倾着身子不愿遗漏两人的一招一式,蔓君则在一旁淡定地看着。

    苏和珞也牵着妹妹的手愣愣地观摩着,而她没有发现的是,她身旁同样在观看二人切磋的苏和酒正目光灼灼、眼神闪烁。

    “来得好!”沐居正爽快一笑,一个空翻跳向一侧,七弦不想给他喘息的机会,连忙紧贴而去。

    阵风吹过,飞沙走石。

    接下七弦几招后,沐居正或也觉得有些恼了,他不再退让,站在原地也不防御,右臂被七弦一记鞭腿命中。

    得手了,七弦心中一喜,脚下发力,准备乘胜追击。

    而沐居正也是开心地笑了,只因为他就在七弦踢中的瞬间用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小腿。

    “不好!”七弦神色一沉,下一秒便感到天旋地转,他的身子被沐居正抓着朝着一侧的院墙丢了出去。

    身体在空中翻转一周,七弦狼狈地飞向墙壁,他的后背接触到一片花丛,受到了一些缓冲,他最终在墙边上停了下来,趴倒在地上。

    “啊!姑爷!奴婢今早刚修剪的花丛!”但惨叫却是从轻语的嘴中传出,她怒视着院中的沐居正。

    沐居正自是听到了轻语这句呼喊,他两眉朝上一挑,神情尴尬,又下意识地挠挠头,转过头不敢与轻语对视。

    窸窸窣窣的声音又从那花丛后方传来,七弦摇晃着脑袋又缓缓地站起身来。

    他再次看向沐居正,一整身形,又快步地冲上墙壁,两腿一蹬,欲借力从空中向沐居正攻去。

    “够了!”

    司徒锡一声令下,场中二人的战斗戛然而止。

    幸好这两人是赤手空拳的搏斗,倘若准许他们借用武器,估计自己这新买的院子都要被他们拆掉。

    另一方面,司徒锡则在心中回想起了陈芝酥跟他讲的与武功相关的事情,他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误区,这世上或许是没什么内功心法,也不会有人能移山填海。

    但并不代表这世界的寻常武功就不厉害。

    至少以眼前这两人的身手,什么飞檐走壁,以寡敌众,肯定是没问题的。

    而且刚刚听他们的对话,似乎七弦手上还有一套可以修炼的拳法。

    不行,一定得从他手里搞到手。

    他方才也是看出来,沐居正是以绝对的力量取胜的,据他说他是天生神力,这玩意儿复刻不来,但七弦完全就是凭借招式和速度,他那套功夫说不定自己也能学得很好。

    “差不多了,切磋点到为止就好。不打不相识,你们如今也见过,以后或许很长一段时间要在一块儿相处,还是要以和为贵。”

    “某明白!”沐居正朝司徒锡行礼。

    “下次我会赢你。”七弦则拍拍衣服上的灰尘,朝着沐居正略一拱手后又默默转身向院子外走去。

    “等等,先把院子给我收拾了。”

    七弦脚步一顿,老老实实又走了回来,和沐居正一同去角落里各自拿起一把扫帚。

    “不过瘾,不过瘾啊!姐夫,不若晚点儿让他们俩跟着我回府上,小弟的院子宽敞,家中演武场更有百种兵器,必定能让他们斗个痛快!”钟离墨一脸的意犹未尽,这表演才看了一半,就这样生生止住,让他有点儿不上不下的感觉。

    “先不说他们二人,你确定你娘能同意?”司徒锡白了他一眼。

    “呃……”钟离墨一滞。

    “相公,今日家中难得如此热闹,墨哥儿与陈管家也留下吃个饭吧,妾身得先提前去准备一下晚膳,好在今日回来时妾身多买了许多食材。”钟离愔并不反感家里来客,她反而心中欢欣,偶尔热闹一番,让她感觉这新宅子中家的氛围更浓几分。

    “夫人,我也来帮忙。”白蔓君不知何时凑到了钟离愔的身旁,她听到了钟离愔的话,以平淡的语气向她请示。

    司徒锡诧异地看着白蔓君,这姑娘给他的印象其实是比较冷淡的,他还以为她是个内向的人,没想到她还挺主动。

    盯着白蔓君那淡漠的表情,司徒锡细心地发现她似乎在努力地扯起嘴角,但几次尝试后,她似乎又放弃了。

    这是在干嘛?

    “不行!是我先来的!”轻语急忙把她挤开,发声捍卫自己的地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