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王府娇妃 > 第9章 蝴蝶

第9章 蝴蝶

    从前温玉娇就听说过,昭王虽然将王府中馈交给玉侧妃,但其实最宠爱的是一位常夫人。

    这位常夫人名叫常心悦,是北戎丞相之女,也算得上是大家闺秀,若不是因为玉侧妃是和亲公主身份贵重,这侧妃之位本来应该是她的。

    自己才来了没几天,就让昭王舍下病中的常夫人来寻自己,也难怪府里的小丫鬟会愤愤不平。

    而且书房那事儿也是真的。

    温玉娇心虚地端着药碗,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咱们在此是寄人篱下,她们是主,咱们是客。这王府里暗潮汹涌、明争暗斗的,就像从前的东宫一般,我可不想卷进去。绿珠,你今后也休要与那些小丫鬟们说嘴,只当没有听见罢了。”

    在东宫的三年,温玉娇不是没有想过去争宠,可一来许氏道行太高,二来带着梅儿这个拖油瓶,到底是束手束脚,后来她也便看透了后宅里这点事儿,对男人更是没什么指望。

    别说是几句闲话,只要那些人不是真的要对她赶尽杀绝,她都懒得理睬。

    “是。”绿珠低头应了,心里还是不服气,嘟囔道,“可她们也说的太难听了!”

    “这王府里的姬妾争宠跟咱们都没有关系。以后你再听见她们说什么,离远些就是了,反正左右不过是一个月的工夫。”温玉娇想起母亲马上要派人来接她,嘴角就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等鹭丘那边的人到了,咱们就可以离开这是非之地了。”

    二人正在说话,忽听见门口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衣裙摩擦声。

    接着又听见方嬷嬷的声音,似乎是在与什么人寒暄。

    温玉娇好奇地向窗外看去,见方嬷嬷领了一个鹅黄色袄裙的女子穿过庭院,那女子一看就身份高贵,身后还跟着一个青衣小丫鬟。

    “禀夫人,常夫人来了。”方嬷嬷在门口通传道。

    温玉娇看了绿珠一眼,后者便赶紧退到一旁。

    “请常夫人进来吧。”温玉娇刚说完,方嬷嬷就卷起帘子。

    走进来一个姿容上乘的黄衣女子,脚步姗姗,步步生莲。

    “听闻妹妹从梁国初到北戎,姐姐本来早就有意来探望,只是因为怕玉侧妃她不高兴,这才耽搁了下来。”常夫人朝温玉娇轻轻一笑,两人相互见礼。

    常夫人……不就是小丫鬟说的那位昭王最宠爱的夫人?

    想起传闻,温玉娇不禁多瞧了她一眼。

    常心悦约莫二十出头,容貌俏丽,举手投足间更是难得的稳重,妆容也恬淡,周身上下透着温柔娴静的气息,并没有从前那位玉侧妃那般盛气凌人。

    听见常夫人唤她妹妹,温玉娇先是愣怔了一会儿,接着便向绿珠道:“绿珠,快请常夫人坐。”

    绿珠转身从里间搬了一个圆凳过来:“常夫人请坐。”

    “咳咳!”常心悦风寒未愈,轻咳了两声才在圆凳上坐下,又从袖中取出一个漂亮的蓝色锦盒,双手呈上:“初次见面,姐姐不知送什么给妹妹好?这对儿蓝蝴蝶耳坠是半年前王爷去梁国时,专门请梁国的匠人打造,我想着……妹妹思乡心切,就将这对儿耳坠送给妹妹吧。”

    北戎虽然出产各种玉石宝石,可擅于镶嵌和雕琢的匠人不多。

    如今时兴的珠宝多是产自梁国的巧手工匠。

    半年前去梁国?

    该不会……就是太晨宫宴饮那一回?温玉娇手扶着药碗,脸上一红。

    看来昭王的确是非常宠爱这位常夫人,就连出使梁国那回,都还记得给她买这蓝蝴蝶耳坠。

    “多谢常夫人相赠,只是……我却没什么可以回礼的,让常夫人见笑了。”温玉娇冲绿珠点头,后者便接过蓝色锦盒,递到了温玉娇手里。

    绿珠又给常夫人上了茶。

    “妹妹何必客气?将来咱们都在一个王府里,低头不见抬头见。妹妹将王爷伺候好了,姐姐也为你高兴。”常夫人端起茶盏,云淡风轻的笑着,说出来的话语却是不知不觉带了些酸味。

    温玉娇接过蓝色锦盒,放在手中摩挲了片刻,便打开盒盖,见里面放着一对儿精致可爱的深蓝色珐琅耳坠。虽不是珍稀宝石,可制作这珐琅的工序复杂,倒也十分稀罕。

    “这么贵重的礼物。常夫人真的舍得送给我?”平白无故收人家的礼,温玉娇总觉得不安。

    “自然是真的。这耳坠子配妹妹正好。”常心悦状似无意地扫了一眼屋内,微微蹙起了柳叶弯眉。

    春寒院的寝宫果然高贵典雅,不仅屋舍宽敞,各种物品摆件也比她的月心院要奢华不少。

    王爷果然偏心……

    常心悦暗自冷笑。温氏方才还说,没什么拿的出手的可以赠给自己,可看这屋里的各种小玩意儿件件都镶嵌了宝石,价值连城,还有那妆台上金光闪闪的首饰,更是耀眼夺目。

    远的不说,就说那摆在小桌案上的一对儿金镶玉如意,一眼看去就并非凡品。

    常心悦此刻还不知道,这屋里的摆设用物,都还是原先的样子,温玉娇一件也没敢动,也吩咐绿珠和梅儿不要动。

    “那便多谢了。”温玉娇合上锦盒的盖子,起身行礼道谢。

    “妹妹快起来,这不算什么。”常心悦摆了摆手,柔和笑道,“不过是对儿珐琅瓷的耳坠子罢了,王爷当小玩意儿赏的。我那里像这耳坠一样的蝴蝶首饰,堆了一柜子,戴都戴不过来。咳咳……”

    大概是伤寒未愈,常心悦笑了两声,便又丝帕掩口咳了起来。

    她说的并不是假话。温玉娇只随意打量了她一眼,就见那黄衣女子头发上插着一只蝶恋花步摇,颈上一串白水晶项链,坠子也是蝴蝶形,手上戴着若干玉镯子、金银镯子,但有一个共同点,这些首饰上竟都刻着蝴蝶。

    “常夫人特别钟爱蝴蝶?”温玉娇好奇地睁大了眼睛,“将来妾身回了大梁,若是寻见好看的蝴蝶首饰,也让人给夫人捎来。”

    常心悦脸上绽放出一个虚弱的笑,摇了摇头:“不是我……而是我姐姐喜欢蝴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