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一心文学 > 王府娇妃 > 第8章 本王强求又怎么了?

第8章 本王强求又怎么了?

    “王爷,凡事讲究你情我愿,强求无益……”温玉娇不敢与他大声争辩,只敢小声嘟囔两句。

    陆晏听着这话心凉了半截,棱角分明的脸上显出清隽落寞之姿。

    望着怀里的女子,他还是不信她对自己没有情意,板着脸道:“本王强求又怎么了?你如今就在本王的手掌心里,休想翻出去。”

    见他这般无赖,温玉娇也放弃了讲道理,由他抱着。

    不知是否因为方才她的抱怨,陆晏搂着她一晚上,倒是没有做什么,可温玉娇总觉得有什么东西一直膈应着自己,一晚上悬着一颗心,总也睡不舒坦。

    翌日。

    昭王早早穿戴整齐,离开了春寒院,又吩咐邱嬷嬷去请了个医女来给温玉娇瞧病。

    巳时,天色仍不敞亮,天边卷云层层叠叠,似是又有风雪要来。

    邱嬷嬷领着个一袭白衣的医女进来,向温玉娇行了礼。

    那医女约莫四十多岁,面容素净,态度谦和。

    “夫人可是下边不舒服?”医女只看了温玉娇一眼,见她神色恹恹的,方才又听邱嬷嬷说了事情的原委,便有了几分猜测。

    温玉娇红着脸点头,又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邱嬷嬷。

    “夫人无需担心。张医女是我们威州城中有名的医女,擅医女子的病症,平日里常给高门大户的夫人小姐们瞧病的。夫人哪里不舒服,尽管跟她说就是。”邱嬷嬷态度和蔼地朝她笑笑。

    昭王府外院养着两个德高望重的御医,可早上殿下特意吩咐自己去王府外面请医女。

    邱嬷嬷是何等通透之人,一听便知王爷的意思,便没有去请外院那几个御医老头,而是将张医女请了来。

    张医女给温玉娇把了脉,开了一副补气养人的方子,留了一盒药膏便走了。

    邱嬷嬷吩咐绿珠去煎药,见房中没有其他人,才小心问温玉娇:“夫人,可要老奴服侍您上药?”

    “不……不用了……”温玉娇脸红了一片,连忙推辞,“我就是……就是有点不舒服,过两天就好了,其实根本用不着上什么药的。”

    这么羞耻的事,她可不愿让人服侍,就算要用药也还是稍后自己来吧。

    “诶,夫人这就说的不在理了。有病就是要用药才好得快,再说……您等得了两三天,王爷他,也不一定等得了……”邱嬷嬷笑着看了一眼窗外。

    昨夜王爷在外书房等到夜深,最后还是冒着风雪跑来了春寒院。

    邱嬷嬷听青竹和青兰说起此事,也不禁称奇,一大早天还没亮便赶到春寒院中听吩咐,果然看见王爷从晨夫人的寝房出来。

    趁着雪停,方嬷嬷正带着梅儿在院中玩耍,梅儿手里拿着一只烤鸡腿,坐在秋千上,红扑扑的小脸儿上扬起满足的笑容。

    一想到那个难缠的昭王殿下,温玉娇就低下头,绞着手里的帕子。

    邱嬷嬷说得对。昨夜他虽然没把自己怎么样,可他在这王府里向来是说一不二,哪里可能为了一个女人忍耐两三天?

    “老奴多一句嘴。自从王爷六岁时起,老奴就跟着他伺候,后来又随着王爷来到威州,这十几年来从未见过王爷他对哪一个女人如此用心。咱们昭王府虽然比不上皇宫大内,可王爷他在北戎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府里的奢华用度也是外边比不了的,咱们王爷更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邱嬷嬷说的眉飞色舞,好像在推销自己养大的瓜,“晨夫人,您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梅儿考虑……跟了昭王殿下岂不皆大欢喜?”

    温艺娇点头,附和道:“嬷嬷说的是,我只是觉得自己配不上王爷罢了。我是有夫之妇,又不是北戎人。早晚……是要回大梁去的。王爷他天神一般的人物,后宅之中环肥燕瘦,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

    温玉娇话音刚落,就见邱嬷嬷掩口笑道:“晨夫人可是在介意昨晚的事?昨晚,王爷本来要过来用晚膳的,可听说常夫人得了风寒,便赶过去看一眼,仅仅是看一眼,陪着常夫人说了几句话,连晚膳都未用完,就去了外书房。王爷在外书房摆了一桌酒菜,本来想请夫人前去一同享用。可夫人称病不愿去,王爷他这才憋了一肚子火,大半夜的赶到春寒院来。”

    邱嬷嬷见多了后宅里姬妾争宠的场面,本来是不愿掺和的,可昭王这几日一直叮嘱她“看紧春寒院”,她便知道王爷心里没有底。

    这种事儿王爷也不好找别人帮忙,只能自己多帮衬一些了。

    “邱嬷嬷,我……不是介意昨晚的事,只是我和王爷之间,始终不是长久之计。”温玉娇望着窗外正在无忧无虑玩耍的梅儿,眼底浮现一抹暗色。

    梅儿好像很喜欢这里,她自从出生,从前在东宫就没感受过什么父爱,反倒是这位北戎昭王,这几日为了讨好小姑娘,给了不少好吃好玩的,还特意让人在院中扎了一个秋千架。

    邱嬷嬷坐下喝了杯茶,又陪着温玉娇说了一会儿话,便离开了。

    昨晚没睡好,温玉娇觉得十分困倦,便让人不用叫她起来用午膳,斜靠在窗前的软榻上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直到听见绿珠的声音:“夫人,起来喝点儿药吧。”

    温玉娇这才睁开眼,接过药碗喝了一口,又见绿珠神色不对,遂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好像哭过似的?”

    绿珠憋着一肚子气,指着院门方向道:“方才……方才奴婢去厨房,刚出了院门,就看见几个月心院的小丫鬟蹲在咱们院墙底下嚼舌根。她们说您……是什么九尾狐妖转世,说梅儿是‘狐狸崽子’!还说王爷从前最疼的就是常夫人,昨夜常夫人病了,王爷却只是陪她说了两句话,就离开了月心院。还说夫人你与王爷……在外书房行那事儿,引得王爷荒废政务……奴婢气不过,与她们争辩了几句,还被骂‘小狐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