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刘辩,开局自带武将模板 > 第二十一章 美妙的小误会

第二十一章 美妙的小误会

    听了何进的话,董重顿时恍然大悟,彻底搞清楚了他这番话的用意。

    “想吓唬老子?董爷爷可是吓大的?!”

    自觉一下拆穿了对手的诡计,董重心中满是得意。

    他还记得前些时日和营中众将的一席酒宴。

    那时众将酒酣耳热,便谈起何进带着十几部属马踏宫闱,又凭一己之力击杀了蹇硕和十几员骁将。

    董重自然对此传言嗤之以鼻。

    何进的身手虽比他董将军好一些,可也就只是好一些而已。

    他们这些上位者,又哪有自己身先士卒亲临战阵的?

    真打起来,或许还不如麾下的精锐骑卒。

    酒宴上都是久经战阵的老将,一通讨论下来,清楚的得出了一个结论。

    何进造假!

    当日他之所以能有如此辉煌的“战果”,无非就是一个原因:他提前就知道了蹇硕的阴谋,并且成功策反了大量羽林卫和宦官。

    等到蹇硕自以为得计时,才发现自己准备的伏兵其实大多是对方的人,真动起手来,自然是兵败如山倒。

    无非贪天之功为己有罢了。

    什么潘隐示警、巧计令他脱身、寻何苗兵围皇城,都是扯淡!

    他们肯定早有勾结,做了这一套戏就为名正言顺的封锁现场,好让他们能成功摆好戏台,上演这出大将军威武不凡、以一敌百的“大戏”!

    至于他们为何如此大动干戈……

    当初董重只是以为何进此人好名声、逞勇力,试图在本就一手遮天的朝堂中更上一层楼。

    可现在看来,这厮还真是有手段,早就为收编京中驻军埋好了伏笔!

    而他现在提出这一要求,无疑就是图穷匕见了。

    战争打的是什么?

    平日整训、战前资源、战时士气……

    否则要那军前斗将干嘛?所为正是提振士气耳!

    一个带十几骑就能以一敌百的神将,不用打,只往队伍前面一站,对面的战力都要锐减三成。

    如果对面还是只有一百人的小部队呢?

    想想对手的战绩!

    那还不恨爹娘没有多生两条腿,有多快就跑多快?

    如今何进提出这个百人小比的建议,还特意提出100人这个数字,用意再明显不过。

    就是吓唬他这个对手,想要不战而屈人之兵。

    “何进小儿,若是换了旁人,或许真信了你的鬼话,为你所诳退避三舍。我董重久历沙场,阴谋诡计见得多了,岂会上你的恶当!”

    对方为什么搞这么多阴谋诡计吓唬自己?

    当然是怕了!

    他这骠骑将军手下骑兵可是与西凉铁骑并称的无敌骑军,论精锐,妥妥的京中第一,就是在整个大汉都是敢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的强兵。

    理清了前因后果,董重心中胆气更盛,立时拍案而起。

    “好!”

    称了一声好,董重立刻抱拳告辞。

    “大将军既然有意考较属下们,那便一言为定,我这便回去通告东大营的同僚,待大将军定好时日,一同前来观礼。”

    他是认定了别人会被何进吓到,或许到时只有自己,这才给“同僚”们定了个观礼的位置。

    何进见他答应的干脆,也不在意这些,只是起身相送。

    迎客冷淡、送客热忱,一时间宾主尽欢。

    那诡异场面看得帐外两方亲兵都是一头雾水,不知两位将军在帐内到底搞了些什么。

    ……

    送走了董重,何进回到大帐时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只是挑了个对自己最有利的点子丢出去,已经做好了对方断然拒绝后讨价还价的准备。

    可是没成想,这董重平日里难缠的很,今日却特别的善解人意。

    “难道是来之前太皇太后对他交代过什么?他这次来就是想示好的,只是找个台阶下下?”

    何进也是不解,对方明知自己武名在外还敢叫板,里面必有玄机。

    “算了,既然人家好心好意,到时便不要太落他的面子就好。”

    想到对方“示好”的举动,何进也觉得要投桃报李一下。

    就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小比”的消息不出两日便传的尽人皆知。

    洛阳城中的百姓自然是没机会见到这样大场面的,可这不妨碍他们对比试的结果充满好奇。

    对了,还有就是想知道是哪一位长了颗天大的狗胆,敢挑战咱们大将军。

    当然,这只是大多数老百姓最朴素的想法。

    其实董重的猜测不是孤例,当初传闻刚出的时候,就已经有些不屑者提出了这事或是“自导自演”。

    可是阴谋诡计的诡谲隐秘又哪及得上战阵厮杀的热血故事?

    于是这些人便理所当然的成了小众,这也更加坚定了他们的猜测。

    谣言经久不息,在这次小比之前攀上了巅峰。

    人们都想知道事情真相,而这一次的比试,恰恰可以为月余来的各色谣言做一个定论。

    老百姓不清楚事情始末,军中人却是大多有自己判断的。

    当日亲历全程者十几人都是何进部属,如今俱都升任各处要职。他们与麾下军将当然对自家大将军深信不疑。

    而另一波虽没见到全貌,却都在事件的某一阶段被打过或被打跑过,亲自体验过的战力不会作假。

    自己人和中立的都对结局没什么期待,反而是向来与何进不对付的人,纷纷蠢蠢欲动。

    这可是一个好机会,一个戳穿何进虚伪面具的大好机会!

    至少董重是这么想的,被他说法说服、对“造神阴谋”深信不疑的部将们也是这么想的。

    连带他这段时间联系的一众老相识,都被他的自信感染。

    其中就包括了朝会之上被何进狠狠落了面子的袁术,袁公路。

    “何进贼子,欺我太甚!”

    想到当初在朝堂之上为对方“故事”所摄的丢人模样,袁术就越发深恨上了这个草包大将军。

    因为袁绍托庇于大将军府的缘故,他一直就对何进没什么好感。

    之前冲突一步步升级,原因皆在此处。

    不过现在嘛……

    这事已经与袁绍那妾生子无关,全是私仇了!

    “将军何故如此恼怒?小心气坏了身子。”

    一旁侍妾一边替他侍弄茶汤,一边出声安抚。

    “哼!才不与此等人置气……”

    侍妾闻言,将茶汤递上。

    “每次士纪少爷一来,将军总是肝火冲撞,折腾好几日才……”

    侍妾脸蛋红扑扑的,一脸娇羞。

    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袁术虽手上动作没停,那本就细长的眉眼却渐渐拉直成了一条细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