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影视诸天从知否开始 > 第四十五章 开封府小结

第四十五章 开封府小结

    等到午时,该到用午膳的时间,李皓看着厅里众位吏员都没去吃饭的意思,便准备自己出钱命人买些吃食回来,却没想到这时贾仓曹带人端了餐盒过来。

    李皓看到后就好奇问道:“这是哪里来的饭菜呀,府内还管膳食。”

    贾仓曹听后说道:“这是廊餐呀,由公厨制作,按例每日会提供朝食和午膳,如果有公务需到晚上处理,那也可以按量提供晚膳的。”

    “大人明日想吃什么,也可以提前与我说,由我来安排。”

    李皓听后反应道:“这也是由仓曹负责的吗。”随后望了望其他人,追问道:“是府内所有人都有吗。”

    贾仓曹回答道:“田园厨膳是由我仓曹负责的,其实府内大部分杂事都归仓曹来管,所以说大人有事的话尽管吩咐便是。至于廊餐的话,府内所有官员都是有的,不过等会开餐后,大部分人是自行前去用餐。”

    李皓听后说道:“原来如此,看来很多东西我还需要慢慢了解才行。”

    贾仓曹听后便说道:“大人初次过来,很多细节不知道属实正常,当然也是我等未曾与大人详细说明的原因。”自我检讨之后还是问道:“大人可有什么喜欢的菜式,我明日好给大人安排。”

    李皓说道:“不用麻烦了,我便跟着正常吃就行,没有什么需要特别的。”

    贾仓曹听后说道:“那好,如此下官便先退下了。另外您用完膳后,直接把东西放在一旁便好,会有人来收取的。”得到回应后,便退了出去。

    等李皓打开餐盒,发现工作餐还挺丰盛的,炙羊肉、果子、青菜荤素搭配的挺好。随即尝了起来,发现味道还挺好,不由感概这个工作真是不错,还包吃呢。

    等用完膳后,将餐盒放在了一旁,随后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了一会。

    等下面吏员也全部吃好回来之后,便命人把开封府各司行事案牍拿来,因为李皓发现自以为的了解,实际对各司具体职责并不清楚,所以准备要好好研究下各司具体职责细条与以往成例。

    结果这一研究发现开封府权限之大,各司权责之细都超出自己想象,首先在刑律上京城所犯之狱讼,皆受而审理,小事自行裁决,大事则可直接面圣,若有皇命,连刑部、御史台都无权干涉。而在具体刑狱上又将司录司、法曹和左、右军巡院都有分担,但同时又担当起对其他司异议案件的复核,管理严密。

    其他各司基本也都如此,到时再看仓曹的工作内容中,李皓还发现了分配官舍的工作,当然分配的官舍是不怎么好了,但还是让李皓对大宋的官员福利感到满意,毕竟包吃包住了嘛。

    一下午的功夫就在李皓研究文书的过程中过去了,到了寅时便是官员放衙的时间。李皓于是派人将贾仓曹、章户曹、曹士曹三位请了过来,随后一同离开府衙。

    这时三人都已换上了便服,李皓看着身上官服也觉得不太合适。等出了府衙,正好看到符登已经到了外面。

    李皓便到车上换回便服,随后就让符登自己回府了,不用等了。

    接下来四人一道往樊楼而去,等上了樊楼,李皓便让三人点菜,三人推脱不让说要李皓来电。于是李皓便自己点了一桌子酒菜,等酒菜上来后。

    李皓举杯说道:“诸位也知我初入官场,日后在府衙行事,还需三位鼎力协助,今日我敬三位一杯。”

    三人连忙举杯,随后曹士曹说道:“我等必尽心竭力辅助大人。”其他两人也是连连应是。

    随后四人饮酒吃菜时,三人便旁敲侧听的打听李皓后续大致的为官举措与方向。

    李皓听后便说道:“我如今哪有什么想法呀,府尹大人之前也和我提过此事,我就说过如今不过萧规曹随罢了。毕竟你们在蔡学士任下做的一切都好呀,那便继续保持就好呀。”

    听了李皓这番话,三人算是心中踏实了不少。

    于是接下来的酒桌上,李皓便直接云里雾里的和三人侃起了大山,在这点上经过后世无数废话文学的洗礼经验,李皓成功的让三人晕了头。

    直到卯时四刻这顿酒席才要散去,本来其他三人还要抢着会账说是要宴请李皓的,但李皓哪能答应,直接让人会了账后,便让三人离去了。

    随后便自行归家,等第二日到了开封府后,李皓听说判官蔡据今日已经点过卯了,便特意过来拜访。

    等通报过后,李皓便进了左厅,见到了这位蔡判官。要说他,也是厉害人物,以举子之身从广南摄官进了官场,两任六年之后才入了正仕。随后又因在任期间,又因吏治清明而被调回开封府任职,在这大宋是极为少见的。

    不过很显然这位蔡判官对于李皓这种进士出身,一入官场便赶上他半辈子努力的年轻人没太大兴趣,只简单在与李皓聊了几句后,便让人送客了。

    在之后的日子里面李皓就过上了按时点卯,按时放衙的好日子,平日在府衙也无事。除了正常坐班,也就平日里检查账簿记录,在正常批改下三曹公文,到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大家又都送了一口气。

    反倒是司录司、左右军巡院、还有六曹中的其他主官会时不时来拜访问候,李皓自然都是友善亲切接待,嘘寒问暖沟通。

    不过在翻查账目时,李皓对如今用的四柱借贷法的复试记账方式进行了整理。说实话这套复试记账方法在这个时代已经极为先进了,但也正为此,所以使得相对门槛高,计算复杂,这样便容易让人在其中做手脚。

    于是李皓便在空时就再用借贷记账法重新整理账目,顺便查看下账目是否有问题。

    只不过李皓用的是阿拉伯数字,众人也实在看不明白李皓在写的是什么,只当李皓是无事所做鬼画符呢。不过众人都是下属,自然没人来管这事。

    倒是后面欧阳修知道后,特意在一日放衙后将李皓给叫到了府里,问道:“近些日,我总听说你在右厅办公时,经常在画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的性子我自然是了解的,不至于做什么无用的东西,可你具体是要做什么呢。”

    李皓听后笑着说道:“叔父,那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等弄好后,叔父看了觉得会高兴的。不过容我先卖个关子,等过些日子我把东西弄好,带来给叔父看,叔父就知道了。”

    欧阳修听后说道:“好,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能弄出还是什么好东西来。另外你自己注意些,不要惹得众人物议纷纷,那样终究不好。”

    李皓听后说道:“知道了,叔父。后面我会来注意的。”

    不过在李皓与欧阳修聊天时,便见薛大娘子从后院走了进来,身边还领着一个身着襕衫的青年男子,面容俊秀、身姿挺拔,李皓看了也就觉得比自己是帅了那么一点。

    而后薛氏给李皓介绍道:“这是我家长子欧阳发,字伯和,刚回的汴京,正好今日让你见一见。”

    然后又对欧阳发说道:“这就是我给你提起过得李皓了。”

    听此两人相互见礼,而后重新坐下后。薛氏对李皓说道:“发哥儿回来是准备要议亲来的,所以你有没有想要相看的人哪。”

    李皓听到话后,顿时感觉快乐已经没有了,心里想着我这才多大,就到被催婚的年纪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