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明:天下第一皇商 > 第50章 戳破

第50章 戳破

    吃完午饭,众人便开始了短暂的午休。

    毕竟,刚吃完饭不能从事重体力活动。

    这点养生常识,古人还是有的。

    众人横七竖八的坐在院子里聊着天,气氛分外和谐。

    不过,胡长安却是有些疑惑。

    总感觉来吃午饭的人太多了。

    胡长安所在的碱液浓缩作坊统共只有十几个人,如果其他工序也是一样的人数的话,整个作坊最多也只有四五十个人。

    可是据胡长安的观察,来吃饭的足足有一百个人,甚至还更多。

    这不科学啊!

    吃饭的人都快是干活的人的两倍了,这多出来的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胡长安不禁向舍友小张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没想到,小张却是十分淡定:“铁柱,你未免也太少见多怪了吧。”

    “公家的食堂么,多几个人吃别人也看不出来啊。”

    “像王管事的一众亲戚,都是在这里吃饭的,吃的还是好菜呢!”

    什么!

    胡长安的三观再次受到了冲击。

    这管理这么随便的么,连饭也能蹭?

    难怪账上的伙食开支这么大。

    胡长安还以为是工人们吃的太好了呢,没想到是来蹭吃的人太多了!

    可恶,必须严查!

    胡长安暗暗下定决心。

    没多久,工人们的午休便结束了。

    大家三三两两的结伴走回作坊,又开始了下午的劳作。

    这次,胡长安干活更加麻利了。

    干活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飞快。

    胡长安感觉只是干了一小会儿,收工的喇叭声又响起了。

    这次,胡长安熟稔的跟着人群走向了食堂,吃起了晚饭。

    晚饭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胡长安随便扒拉了两口就没了食欲,还是靠着小张的芝麻饼才免于饿肚子的命运。

    晚饭后,众人便继续聚集在院子里,三三两两的聊着天。

    毕竟,古代普通人也没啥娱乐,也只能随便侃侃大山这样子了。

    然而,胡长安那是越聊越心惊。

    没想到,这小小的肥皂作坊竟然有这么多大大小小的问题!

    各种管理不规范,各种内斗,简直颠覆了胡长安的三观。

    而胡长安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周一这么老的资历,却还是奋斗在一线了。

    原来王主事一到这肥皂作坊,就迅速拉拢了一帮老员工。

    这些被拉拢的老员工们,天天不需要干活也能拿钱,小日子过的别提有多滋润了。

    胡长安不禁暗自冷笑。

    难怪老员工都不吱声呢,原来都被王主事买通了。

    而那些坚持不被拉拢的老员工,则是被安排到了一线,脏活累活铺天盖地的扔过来,简直比那些新员工都苦。

    而且,王主事据说在应天城里还有些背景,好像有亲戚是衙门里的小杂役。

    要是老员工们妄图反抗,王主事就以他们的家人相要挟。

    这样一来,老员工坚持的人越来越少,最终只有周一和其他零星几个人还在挺着不松口。

    而其他人,则都变成了王主事的走狗。

    王主事在这肥皂作坊里,也是越发的肆无忌惮。

    可以说,王主事就是这里的天,这里的规矩。

    胡长安那是越听越气,发誓三天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一番这个王主事。

    三天,转瞬即逝。

    在这三天里,胡长安不仅完成了自己的工作,还偷偷潜入所有作坊,把真正干活的人的名字都记下来了。

    胡长安冷笑。

    呵,好你个王主事,看你还怎么狡辩。

    终于,三日之期已到,是时候揭开真实身份了!

    一大早,官道上就传来了哒哒的马蹄声。

    为首的,是骑着马的陈管事。

    跟在陈管事后面的,是两辆装潢精致的马车。

    里面不仅被老管家塞满了各种可能用得到的生活用品,还坐着几个干活麻利的婢女。

    马车后面,是几个骑着马的小厮。

    一群人顺着官道,浩浩荡荡的朝着肥皂作坊奔去。

    大老远的,王主事安排在路口的探子就发现了这一大队人马。

    探子见了这一大队人马,登时吓得屁滚尿流。

    好家伙,之前都是陈管事一个人来的啊,怎么今天这么多人?

    探子连忙抄近路飞奔回肥皂作坊,猛地推开了王主事的办公室大门:“不好啦王大人,陈管事他们正带着一大批人,朝这儿赶来呢!”

    “什么!”王主事登时吓了一大跳,连忙胡乱的把手中的话本藏好,连滚带爬的赶出了门。

    半路上因为太急,王主事还差点平地摔了一跤。

    可恶,这陈管事突然赶来这里,该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

    王主事越想越心虚,连衣袖下的手都在忍不住的颤抖。

    不不不,应该不会这么倒霉的吧。

    这里距离应天城那么远,作坊里的工人们也都被他买通了,应该不会出什么幺蛾子的!

    王主事勉强定下心神,抹了把冷汗,便装作勤奋的样子,装模作样的去作坊里视察起来。

    不一会儿,哒哒的马蹄声在作坊门口响起。

    是陈管事到了。

    王主事连忙放下手头的活,热情的迎了上去:“陈管事,今儿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我们这里来了啊,要不要先喝点茶润润嗓子?”

    陈管事却是没理会王主事的套近乎,只是冷淡的问道:“王主事,我之前带来的那个小工,被你安排在哪里了?”

    “哎陈管事,那个小工被我安排在碱液浓缩作坊里了,您要不要去看下?”

    “可以,马上带我过去。”陈管事大手一挥,便在王主事殷勤的带领下朝着作坊走去。

    穿过一间间明亮的屋子,陈管事终于走到了碱液浓缩处。

    此时的作坊里,大家正热火朝天的干着活。

    胡长安也混在里面,卖力的干着活。

    几天不见,胡长安明显瘦了许多,身上的肌肉轮廓也鲜明了不少,一看就是有在努力的干活。

    陈管事见状,一脸心疼。

    少爷这几天辛苦了!

    王主事见陈管事一脸复杂的表情,心中不由打鼓。

    啊这,有什么问题么?

    正在王主事愣神的当口,陈管事再也按捺不住内心澎湃的情绪了。

    只见陈管事快步走到正在给铁锅添柴火的胡长安身边,单膝跪下,恭敬的道:“少爷,您这几天辛苦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