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农门娇女有福气 > 第八十四章 挨骂

第八十四章 挨骂

    宋莳给王菜花倒了碗水,“娘,你饶过我爹吧。”

    “我还没说你呢,你说,你从哪找来的那些人,实话说。”王菜花又吼宋莳。

    宋莳要是在镇上认识这些不三不四的人,那她的铺子真就别开了。

    宋莳抖了抖,外人都说娘性子软,可娘有时候训自己和爹,真是很凶悍。

    “娘,那些人是我让二姑父找来的,都是唱戏的。”宋莳昨天去了二姑嫁的那个村,让二姑父找几个人,演这么场戏。

    “唱戏的?你没骗娘?”王菜花有点被宋莳骗怕了,宋莳说的话,她在心里都要打个问号。

    “娘,我骗你做什么,不信我姑父来的时候,你问他。”宋莳这次真的没撒谎。

    王菜花暂且信了,回屋就躺下,她心里现在还怦怦跳呢。

    宋旺拉着宋莳出了屋,严肃地问她:“阿莳,你老实告诉爹,你的铺子真的没出事?”

    “爹,真没有,我那都是编的。”宋莳轻松地笑着说,前世她看了那么多电视剧,可不是白看的,刚才那种时候,当然能编得跟真的一样。

    “你真没骗爹是吧?”宋旺又问了一遍,宋莳年纪轻轻就开铺子,真的容易上当的。

    “真没有。爹,刚才让你背黑锅,嘿嘿,对不起。”宋莳拉着爹的手摇晃。

    宋旺一点没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他是那种老婆好,女儿好,他就好的男人,“只要你跟你娘别互相生气,爹被骂就被骂吧,没事,就希望你娘以后能一直跟你姥保持距离。”

    “爹,这次我娘一定会长记性,咱俩也得监督我娘,时不时给我娘提个醒。我娘犯糊涂,我们俩也有责任。”爹的责任最大,宋莳在心里加上一句。

    宋旺也觉得是该这样做,虽然他是不太在乎王菜花给她娘银子,但架不住宋莳不同意。

    “爹,我把我奶叫来,刚才我奶肯定担心死了。”

    宋莳来了孙苞谷家,孙苞谷上来就用棍子抽了她两下,“小混蛋,你主意也太正了,这么大的事,也不提前找我商量,说干就干。”

    孙苞谷刚才为了宋莳,把自己的棺材本都拿出来了,后来知道是演戏,她先是松了口气,后来就是一肚子气,宋莳不来,她正准备去收拾宋莳。

    “奶,我怕露馅嘛,不过我二姑知道,那些人就是我二姑父找来的。奶,你别生气了,走,上我家吃饭。”宋莳拖着孙苞谷出门。

    孙苞谷笑骂道,“你啊,心可真大。”

    叫一般人遇上今天这事,就是提前知道那些人是演戏,也会吓得吃不进饭,不过孙苞谷喜欢宋莳这性格,像她,拿得起放得下,做事果断。

    回到家,宋莳就忙活开了,咸肉炒辣椒,酸菜粉条炖大骨头,她还煎了王菜花腌好的鲫鱼,配着玉米面饼子,四个人都吃的喷香。

    吃完饭,王菜花要收拾碗筷,孙苞谷叫她先坐下,“菜花,你要是再犯糊涂,我就直接让宋旺休了你,我可不是跟宋莳一样吓唬你,听见没有!”

    “娘!”宋旺舍不得王菜花挨骂,娘骂王菜花,他也心疼。

    孙苞谷瞪宋旺,“你给我闭嘴,跟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一样,你舍得让宋莳处理这些破事,我还舍不得呢。她是我孙女!”

    “娘,我再不会了。”王菜花保证道。

    “奶,我娘都下保证了,你就相信我娘吧。”宋莳心里甜滋滋的,奶奶是舍不得她受委屈呢。

    前世她奶也是这样,虽然对她要求严苛,但要是她被人欺负了,奶总是会保护她的。

    “哼!我就再给你次机。”孙苞谷站起身,宋莳也跟着站起来,“奶,我送你回家!”

    “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不能动弹,不用人送,太矫情!”孙苞谷脚下生风走了。

    第二天,宋莳来到南瓜家,喊南瓜娘一起去镇上,南瓜娘出来,但还没换衣服,宋莳问她怎么了,南瓜娘犹豫着说:“阿莳,我不去铺子了。”

    昨天的事,虽然宋莳解释说是演戏,可南瓜娘这个人想事情细,她回家就一个人琢磨,是不是铺子生意好,但赚的不多,宋莳不好意思张口,才演那么一出戏,让她自己说不去铺子了。

    自己家虽然日子清苦,但南瓜娘也不想让宋莳为难。

    “婶子,你是不是还想着昨天那事,我那真不是演给你看的,想让你走人。婶子,铺子很挣钱,铺子也缺不了你。”宋莳都说了是演戏,可从爹娘到南瓜娘,都是想得太多。

    “真的,宋莳?”南瓜娘还是犹豫。

    宋莳把她扯上了车,“婶子,你就跟我去铺子吧。你放心,要是铺子生意不好,雇不起你了,我肯定会第一时间跟你说,不会不好意思的。”

    南瓜娘这才放心跟着宋莳来了铺子。

    铺子外面,已经有些人在等着买花饽饽了,见到宋莳的驴车,就围了上来,“姑娘,你昨天怎么没来,也是为了躲那几个恶霸?”

    “什么恶霸?”宋莳问道。

    “姑娘,你不知道?这条街上有个温爷,说这条街上的铺子都是有他罩着,才会生意兴隆,他是你们这些人的财神爷。每过半年,他的手下会挨家收银子,昨天正好是到半年。”

    “他是每家收多少银子?”宋莳这是才知道这条街还有温爷这么个人物。

    “没定数,端看温爷的心情,不过昨天温爷心情好,抱着侥幸心理开门的几家铺子都遭殃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